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千里姻缘一鸟牵
    张子安对着这只鸟仗猫势的解语鸟完全无语了,他又惹不起菲娜,只能悻悻地瞪了一眼理查德,将拖把扔在一边。

    解语鸟见计谋得逞,异常得意。

    “茶老爷子,您可是一直在旁观,要为我作证啊!”张子安向老茶求助。

    老茶很为难地:“子安想要老朽证明什么?”

    “证明那是一只贱鸟!”他指着理查德。

    “这个……”老茶沉吟道,“昨天它可能是开玩笑吧?”

    “就算它昨天是开玩笑,今天的淫诗浪词总不是开玩笑吧?”

    老茶苦笑,“老朽没听懂啊,只是觉得那些诗词的组合很奇怪,不知子安何以认为那是淫诗浪词?”

    “这……”张子安瞠目结舌,尼玛这没解释啊!

    锄禾日当午,清明上河图,复方草珊瑚,造血干细胞……这些东西,在现代中国人一听就能秒懂,但老茶听不懂是很正常的,菲娜听不懂也是很正常的,怎么解释?他要是真解释了,恐怕他在菲娜和老茶心目中的形象就彻底崩坏了……虽现在大概也好不到哪去!

    理查德见张子安窘迫,立刻嚣张地道:“陛下!看见没有?这家伙就是在污蔑我!一问到证据就不出来了!依微臣之见,还是速速将之赶离神宫为妙!”

    靠!你还蹬鼻子上脸了?居然自称起“微臣”?你可是鸟啊,要不要这么快就投诚啊?

    菲娜虽然对它的马屁很受用,但闻言还是脸色一沉,道:“那倒不必了,若是把他赶走,何人来照顾本宫的生活起居?”

    理查德还想再什么,菲娜却一跃而起,跳到最高的猫爬架上,居高临下地:“好了,快去给本宫准备早膳,都快饿死了。”

    “呵呵。”张子安捋胳膊挽袖子,“你的靠山走了,我看你这下还怎么玩?”

    理查德不知菲娜为何突然翻脸,但知道自己肯定是把马屁拍到了马腿上,黑眼珠一转,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

    “等下!”

    张子安站定了,“你想求饶?”

    “不!本大爷才不会求饶!”理查德色厉内荏地:“不过本大爷可以提供给你一个等价交换的机会!”

    张子安哑然失笑,“你有什么可等价交换的?先好,你要是敢拿鸟屎来交换,我就把你揍出屎来!”

    “呵呵!肤浅!天真!”理查德昂然而立,“本大爷可以帮你脱单!”

    “哈?”张子安双膝一软,差点跪了!

    “你就是所谓的单身狗吧?”理查德轻蔑地望着他,“想不想脱单?”

    “想!”张子安老实地回答。

    “那就好,跟着本大爷,保证你能脱单!”

    “你也给我等下!”张子安可没那么容易上当受骗,“你区区一只破鸟,哪有资格帮我脱单?”

    理查德哈哈大笑,“嘎嘎!你没听过一句话?千里姻缘一鸟牵!”

    卧槽!一鸟牵?

    张子安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为什么听理查德的话总感觉很污?

    理查德哼哼唧唧地:“而且,可能还不止一个女朋友。”

    “哈?”张子安又差点跪了。

    “不止一个女朋友是什么鬼?是跟我想的一样么?”他激动地问。

    理查德淫笑着:“嘿嘿,骚年啊,想不想试试左拥右抱的齐人之福呢?”

    “想!做梦都想!”张子安已经顾不上形象崩坏了,如实以答。

    “那就好了,本大爷可以让你实现这个愿望。”理查德信心满满地。

    “怎么实现?”

    理查德上下打量着他,“本大爷觉得你的外形还算可以,起码不会在黑夜吓到人。”

    它又抬起脑袋扫视了一圈店铺,“这间店铺是你的?那也算是薄有家资。”

    张子安一脸懵逼,“你到底想啥?”

    “你看,你不算丑,又有些钱,还有一个‘杰夫’的洋气名字,为什么还找不到女朋友呢?”理查德谆谆教导。

    “等下,你这魂淡,别得好像那么理所当然似的!”张子安吐槽道,“杰夫这名字还不是你随便瞎起的!”

    “有什么关系?杰夫·理查德森这名字多好听!另外,据本大爷走遍世界各地观察所得,其实丑和穷没有关系,关键是要会话,要有一副讨男孩子欢心的伶牙俐齿,你有么?”它扑腾着翅膀飞起来,落到张子安身前的一具空展示柜上。

    “这个……好像真没有。”张子安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等下,男孩子是什么鬼?我讨男孩子欢心干什么?”

    理查德鄙夷地望着他,眼神仿佛是在看另一个次元的人,“你难道不知道?同性之间才有真爱,异性之间只有后代!这地球上已经这么挤了,就算是为了后代子孙着想,你也要做出牺牲的觉悟才行!”

    “凭什么要我牺牲啊?我才不要为别人的后代牺牲!再现在国家还鼓励生二胎呢,我连一胎都还没有!刚才明明好的帮我找女朋友,怎么又变成男朋友了?”张子安已经快被它弄疯了,总觉得它在把自己往歪路上引。

    杰夫诧异地张开嘴巴,“本大爷的女朋友,其实是0嘛。”

    张子安秒懂,但又恨不得自己根本没听懂。

    就在这时,卷帘门被敲了几下。

    “张大师在吗?”是李大爷的声音。

    菲娜本来对张子安与解语鸟之间的聒噪颇感厌烦,趴在猫爬架上以猫爪掩住耳朵,一听到这个声音,它立刻站起来——准确的,它不是听到了声音,而是闻到了某种味道。

    片刻之后,店铺角落里在看早间新闻的老茶也闻到了。

    张子安对理查德比划了一下闭嘴的手势,去拉开了卷帘门。

    李大爷手里攥着一大把令人垂涎欲滴的热乎烤串,笑咪咪地等在门口,一见张子安就把肉串递过来,“张大师,这是我们老两口刚烤好带来的,给你趁热吃吧。”

    张子安跟他们过晚上送烤串,没想到他们连早上也送来了。要知道他们早上是卖早点的,那就是为他特意做了这些烤串。

    “这怎么好意思?等下,我给你拿钱。”张子安接过烤串,但手都被占满了,根本没法掏钱。

    “不急不急,我先回去了,老伴还在忙。”李大爷笑着招了招手离开了。

    张子安招呼道:“菲娜,茶老爷子,快来趁热吃饭吧,别等凉了。”

    理查德瞪着烤串两眼放光,兴奋地:“杰夫,你看到这些串成一串的肉,有没有联想到什么吗?像用棍子将大家串联起来……”

    “你给我闭嘴!”

    张子安算是证实自己的怀疑了,这家伙不仅污,而且基!·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