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以“解语”之名
    迄今为止,论斗嘴的功力,无论是单挑还是群殴,张子安未尝败绩,但自从遇到这只灰鹦鹉,简直是屡战屡败,它总是把他拉低到它的水平线上,然后用丰富的经验击败他。

    虽然表面上跟它嘻嘻哈哈,污来污去,但张子安的心里可是非常震惊的。

    也许在普通人看来,理查德是一只满口污言秽语的鸟,各种荤段子层出不穷,然而如果拨开迷雾,透过现象看本质,就会发现一件不得了的事——无论是“杰夫·理查德森”还是“锄禾日当午”,从本质上讲它们并非荤段子,而是“谐音修辞”和“一语双关”。

    在语言学这座令人望而生畏的险峰上,谐音和双关语从来都是位于最顶点、最难被攻克的峭壁,是学习除母语以外任何语言登堂入室的证明。谐音和双关语在任何语言里都有,然而中的谐音和双关是最难的,无数在国外学了很多年中的老外来到中国之后都是一脸懵逼,除了复杂多样的口音之外,另外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谐音和双关。

    这只鸟能将中的谐音修辞和一语双关使用得出神入化,菲娜听不懂,老茶听不懂,星海听不懂,甚至可能很多中国人都听不懂……以此可见,真不愧是“世间未闻鸟解语,皆因不解其中意”,它会出现在中系课堂上并嘲弄中讲师并非偶然。

    至于它信口出的张子安根本听不懂的诸多语言……如果它每种语言都掌握得跟中一样出色和娴熟,那就异常恐怖了。

    理查德解决了口渴问题,又提出了新的要求:“来点儿吃的啊,瓜子花生怎么还不拿出来?有你这么招待客人的么?”

    “忍着吧,没有瓜子也没花生,有米和干玉米你吃不吃?”张子安。

    理查德一下子失望了,“太寒酸了吧?蔬菜和水果呢?”

    “有苹果。”

    “嘎!”它哀叹一声,“算了,凑合着吃吧,总比饿肚子强。”

    张子安上楼,从厨房里翻出米和干玉米,这还是以前父母用剩下的,然后又拿了一颗苹果走下楼,摆在它面前。

    它迫不及待地开始叼食米和干玉米,还一边着:“麻烦把苹果洗一洗,万一有农药残留怎么办?本大爷的身体可是很娇贵的!洗完再切成块儿的,这让本大爷怎么吃啊?”

    尼玛事真多!

    张子安只得又去洗苹果,洗完后用水果刀切成月芽儿形的块儿,摆在碟子里。

    “嗯,这还差不多。”

    它正吃着,外面有两个人影一晃。

    “师尊!我们今天……”王乾和李坤走进店里,一眼就看到这只引人注目的灰鹦鹉。

    “卧槽!好大的鹦鹉!”李坤惊呼一声,“我以前只见邻居家里养过虎皮鹦鹉,这一只顶那好几只啊!师尊,这是什么鹦鹉啊?”

    “非洲灰鹦鹉。”张子安道,“是一种大型鹦鹉。”

    王乾也凑近了观看,“这鹦鹉应该挺贵的吧?师尊,它会话不?”

    理查德把一块儿苹果吞下肚,抬眼看了看他们两个,道:“基友?”

    “不是基友!是朋友!”王乾和李坤同时回答。

    他们的汗都冒出来了,师尊这是怎么训练的鸟啊?真没见过教鹦鹉“基友”两字的。

    张子安问:“今天这么早?有事?”

    “我们今天没课,路过,顺便进来看看。”王乾回答,眼睛仍然盯着这只灰鹦鹉。

    张子安道:“我今天有事要出去,你们不用过来帮忙了,直接去孙晓梦那儿帮她做一下保洁就行。”

    “嗯,那我们先走了。”李坤拉了拉王乾,两人一起离开店铺。

    走到离店铺大约二十米开外,王乾有些纳闷地问:“怎么啦?难得看见一只这么罕见的鹦鹉,为什么不多看几眼?”

    李坤示意他点儿声,压低声音:“你没注意那只鹦鹉有点怪么?”

    “怪?”王乾没有李坤那么细心,想不出哪里怪。

    李坤咂了咂嘴,埋怨道:“你刚才都在看什么呢?”

    “看鹦鹉啊!”王乾更困惑了。

    “那你没看它的眼睛么?”李坤提示道。

    “眼睛?”王乾想了想,“我只注意它的羽毛了,看它吃东西还挺开心的。”

    李坤叹道:“大师兄,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啊!下次你再看见什么东西,一定要先看眼睛啊!”

    “我你就别打哑谜了,我承认不如你聪明,快,那鹦鹉的眼睛到底怎么了?”王乾好奇地追问。

    李坤回头看了一眼,道:“那双眼睛……我总感觉跟人眼睛差不多……”

    王乾不以为然,“你这就是扯淡了!我虽然没仔细看,但人眼鸟眼我还是能分得清的。”

    “不不不,我不是它的鸟眼像人眼,而是……”李坤斟酌了一下措辞,“而是,那双眼睛里有灵性,是人类特有的那种灵性,活灵活现,仿佛它里面住着一个人类的灵魂似的……当它看我的时候,我就像被人瞪了一眼。”

    “你可拉倒吧!”王乾笑道。

    李坤郑重地:“我是真的!我估计啊,那只鸟并非凡鸟,很可能是一只妖鸟,被师尊制服并归顺。总之,咱们以后还是尽量不要跟它扯上关系,就装作视而不见吧。”

    他们两个之中,李坤从来都是负责出主意的。王乾虽然没有完全相信,但是多年来的默契还是让他留上了神。

    今天周日,他们没课,正好王乾的姐姐和姐夫要搬家,于是他就拉着李坤去帮忙,打算搬完家之后再去兽医诊所打扫卫生。他们离开了大学之后,一路溜达着来到宠物店,现在要去公交车站坐车。

    他们往公交车站走的时候,迎面过来一个人。

    “二位,你们好。”

    来人打招呼。

    王乾和李坤停下脚步,疑惑地互相看了一眼,从眼神交流中得知对方都不认识这个陌生人。

    来人三十多岁,穿着一身平价西装,没系领带,看上去貌不惊人,是扔在人堆里马上就会被淹没的那种。

    李坤摆手拒绝,“对不起,不用了。”

    “怎么?”来人先是愕然,继而笑道:“什么不用了?”

    “你不是发传单的就是替一些奇怪团体招募会员的吧?先告诉你,我们不加入啊。”李坤保持着警惕。

    “误会!实在是误会!”来人笑着解释,“我是一家宠物店的老板,我叫黄铭禹。”

    宠物店的老板?

    王乾和李坤更迷惑了,他们只认识张子安一个开宠物店的啊。

    “那你找我们有什么事?”王乾直截了当地问道。

    黄铭禹看了看周围,“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坐下谈谈?我请客。”

    “不必了,我们还有事。”王乾拒绝,“有什么话就在这里吧。”

    “好吧,既然如此……”黄铭禹沉吟片刻,“那我就直了。你们在奇缘宠物店打工是吧?”

    “是修仙。”李坤纠正道,王乾表示同意。

    “修……修仙?”黄铭禹又是一愣,然后自以为是地笑道:“二位可真是幽默。”

    王乾看了看时间,老姐和姐夫还等着他们过去搬家呢,没时间在这里跟这个可疑人物闲扯,“如果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请稍等。”黄铭禹清了清嗓子,“其实吧,我是想来问问二位兄弟,有没有兴趣来我的店里打工?不论那个店长给你们多少钱,我这里都加倍。”

    打工?

    王乾和李坤果断拒绝道:“对不起,我们没时间。”

    完,他们就想绕路而行,却被黄铭禹侧移一步横拦住。

    “没时间也没关系。”黄铭禹满脸堆笑,出真正的来意,“我知道二位一直在奇缘宠物店里打工,谁都知道奇缘宠物店的猫会特技——只要二位将店长驯猫的秘密弄到手,我必高价求购!”

    王乾和李坤终于明白他的真正来意了,沉默片刻之后,突然捧腹爆笑!

    黄铭禹被笑懵了,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心里反复过了几遍自己刚才的话,暗自纳闷是哪里惹他们发笑?

    “二位,你们这是……”

    王乾笑得腮帮子都疼了,他走过去拍拍黄铭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老兄,我劝你别做白日梦了。我们不会背叛师尊,也不会替你去弄什么秘密——言尽于此,再会了。”

    “等等!你们根本不知道我的出价啊?至少听听我出多少钱怎么样?”出乎意料的进展令黄铭禹慌了神,他试图挽留他们,“如果你们嫌低……”

    王乾根本没有再搭理他,径自走向公交车站。

    李坤走在后面,也拍拍黄铭禹的肩膀,“老兄,你把修仙之事想得何等简单?我们没学到师尊的仙家法术,就算学到了也不会告诉你。站在修士的立场而言,警告你别打师尊的主意,否则吃不了兜着走。就这样,再见!”

    他们不带丝毫留恋地离开了,只剩下黄铭禹傻站在原地。

    这两人是有病还是怎么着?难道还真有人视金钱如粪土?他纳闷地心想。·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