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减肥计划
    菲娜和老茶都已经吃完烤串了,菲娜喝着它的依云水,老茶品着热茶。

    张子安数了数竹签子的数量,忍不住:“我菲娜,我感觉你可是越吃越多,心胖成猪啊……”

    “住嘴!”菲娜横眉怒目地瞪着他,“本……本宫才不会胖成猪!”

    “就是!大胆刁民!女王陛下才没吃那么多!肯定是你偷吃了!”理查德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拍马屁的机会,“嗝!再来个苹果堵上我的嘴!”

    张子安把竹签子往地上摆开,“你自己数数,茶老爷子就吃了三串,你自己吃了五串半,这还吃得少?”

    老茶赶紧打圆场,“咳!其实老朽年纪已大,肠胃自然不如菲娜女王陛下……”

    菲娜低头看着那一字排开的六根竹签子,沉默了一会儿,强自辩解道:“全怪你以前做得太难吃了!”

    “遇上好吃的就多吃,这就是变胖的第一步。吃得多,外加你比谁都懒,整天趴着不挪窝,你不胖谁胖?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去水果店借个电子秤回来你试试?”张子安继续数落它。

    “胡八道!”菲娜的声音了,底气也有些不足,它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和四肢,似乎……还真有那么一点儿胖?

    其实菲娜没有变胖,纯粹是心理作用而已,就算是变胖也是肉眼看不出来的些许改变。张子安一看它中计了,立刻抛出他的本来目的。

    “不用看了,胖了就是胖了,是该活动活动减减肥了。今天我正好要出去,你也跟着去溜达溜达,省得一天到晚趴着养膘。”

    如果是平时的菲娜,肯定一眼看穿他的伎俩,然后义正辞严地拒绝,留在家里或者游戏里打盹睡觉,然而它今天被张子安出其不意的攻击完全打乱了心神,越瞅自己的身体越觉得胖,竟然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也好,本宫正想出宫巡行。难得你有这份心思,今天本宫就赏你个面子。”

    洞若观火的老茶摇头苦笑,心子安这是在玩火啊。

    理查德见风使舵,立刻附议道:“女王陛下出宫巡行,乃是万民朝拜的盛事,本大……我身为您的忠诚子民,理应随侍在侧!”

    张子安瞟了它一眼,猜出了它打的什么鬼主意——无非是想趁机溜走。然而它打错算盘了,它的好感度不到,就算想溜也溜不掉。

    “星海。”他冲正在跟幼猫们玩捉迷藏的星海招手。

    星海脚步轻盈地跑过来,“子安,星海来啦!”

    “星海,今天去外面玩玩不?”他蹲下问道。

    “外面?”星海的目光望向门外,又越过马路望向正在卖早点的李大娘和李大爷。

    张子安察觉到它的意思,笑道:“不是马路对面,是更远一些的地方,一个咱们没去过的地方。”

    “喵呜”星海流露出畏惧的神情,身体蜷起来,缩成一团,显然不太愿意。

    “那个地方没有其他人,空旷得很,特别适合玩捉迷藏。”他安慰道。

    “没有其他人?”星海的惧意稍微减退了,向他确认道。

    “没有。”张子安想了想,“应该是没有。”

    “还能玩捉迷藏?”它又问。

    张子安故作神秘地笑了,“实际上,今天咱们就是去玩捉迷藏的。”

    “?”星海迷惑不解地看着他。

    “前几天不是过来个警察么,他有几只猫偷东西,可能是有人指使的。今天咱们就去抓幕后指使者,就像是玩捉迷藏一样。”张子安耐心地解释。

    “偷东西?”星海歪着头想了想,“就跟那个偷猫的人一样?”

    它大概指的是以前那个偷猫的汽修城老板。

    “没错。”张子安点头,

    “偷东西的猫……是坏孩子吧?”星海扬起脸向他确认。

    “确实是坏孩子,不过它们的本性并不坏,是有人在幕后指使。”他,“所以咱们要去把幕后指使者抓住,让那些孩子重新变回好孩子。”

    “好!星海要帮忙!”星海很期待地。

    “没问题!有星海在,一定会事半功倍的。”张子安鼓励道,然后站起来,“茶老爷子……”

    “老朽自当奉陪。”老茶当仁不让。

    “同去!同去!大家同去!”理查德吃光了碟子里所有的东西,嘴边还沾着米粒,凑过来道。

    “只有你去不了。”张子安指着它。

    “为什么?”理查德大惊失色,“所以你不仅是个单身狗,还种族歧视?”

    “我种族歧视你妹啊!”张子安的吐槽**已然突破天际!

    理查德严肃地:“本大爷没有妹妹,如果有,你还要加上一条性别歧视。”

    “不跟你扯淡了。你不能去是因为你出不去这个店,难道你的脑容量已经到忘记昨天晚上的事了?”张子安提醒它。

    “那难道不是你施加的巫术?”

    “巫术你个大头鬼!亏你还自以为聪明!”张子安骂道,“总之,目前你出不去,一会儿我会把你收回至游戏里,你老老实实闷头睡大觉吧。”

    “呜呜!被甩了,我被杰夫甩了!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我不要活了!我,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将来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杰夫以一支翅膀掩住头脸,切换成女子的声音,呜呜地哭起来。

    这哭得叫一个撕心裂肺感天动地,除了没流眼泪以外一切跟真的差不多!

    张子安差点给跪了,琼奶奶的台词都让你这贱鸟学会了!

    起来,这只鸟似乎在中系课堂上也模仿过扶桑女艺人的声音,还模仿得惟妙惟肖,简直能以假乱真,若不是在课堂上,张子安真有可能微微一硬以示尊敬了……

    正好外面有人匆匆路过,听到这声音,忍不住探头往店里看了一眼,心怎么大清早的就上演第三者插足的好戏啊。结果令他失望的是,店里根本没有他想象中的修罗场,甚至连一个女人都没有,只有一个年轻男人和几只猫,以及一只搔首弄姿的鸟……

    “奇怪了,难道是在看电视剧?”他摇头,继续赶路,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