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外出采风
    “星海,你还是进游戏里睡会觉,等到了地方我再把你放出来,如何?”张子安和星海商量道。

    “嗯!”星海点头答应。

    张子安将它收回手机里。

    “老朽隐身跟随即可。”老茶道。

    菲娜自不必,肯定是正常跟随,张子安也就没问。它的外形除了太引人注目之外一切正常,既不像星海那样怕人,也不像老茶那样打扮奇特。

    张子安拿手机对准杰夫,然后又放下,“把你嘴边的米粒擦擦,真尼玛邋遢。”

    杰夫用翅膀胡乱抹了抹嘴,狡辩道:“你懂什么?本大爷这是勤俭节约,准备当成便当带进去的。”

    等它嘴边的米粒掉落在地,张子安再次举起手机对准它。

    “等一下!”它抬起翅膀挡在面前。

    “又尼玛怎么了?”张子安无奈地垂下手。

    “有梳子没有?给本大爷梳梳头,来个中分!”它恬不知耻地道。

    “滚犊子!就你那两根毛还梳什么头!赶紧把翅膀放下来!”

    “嘎嘎!真是拿杰夫你没办法!那至少让本大爷摆个pose如何?看这个!掷铁饼者!”它模仿著名雕塑的样子,两只翅膀一前一后,扭头后望——别,还真有那么几分相似!

    张子安不等它把pose完全摆好,就把它收回到手机里。

    “少年叶问的佛山咏春猫——隐身!”

    真名出口,老茶的形体变得模糊而朦胧。由于上次有经验了,他和老茶谁都没觉得惊奇,倒是菲娜地吓了一跳,张着嘴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隐身效果,这样别人就看不见了。”张子安解释,“你要不要也试试?”

    “才不要!”菲娜扭头,“本宫生来就是受世人膜拜的!”

    “随便你吧。”他耸耸肩,反正确实没有这个必要。

    菲娜和老茶一个在明一个在暗,跟着张子安离开了店铺。

    放下卷帘门,落锁,贴上早已准备好的一张纸——“店长外出采风,顾客请稍等,若是着急的话可以与灵愈宠物诊所联系,微信号:xxxxxxx。”

    老茶看得莫名其妙,问道:“子安,采风是什么意思?老朽第一次听这个词。”

    张子安一本正经地解释道:“茶老爷子,所谓采风……就是请假的另一种法,比请假更委婉,更容易被人接受一些。”

    “哦。”老茶恍然,继而又问:“如果老朽没记错,你留的那个暗号是孙大夫的吧?”

    暗号什么的……张子安看向纸条上的微信号。

    “没错啊。”他理所当然地道:“她是本店的合作伙伴,我外出采风时她帮忙卖卖宠物不是应该的么?”

    真正的原因他没出来,因为以前他把自己的号码留在门上之后,居然接到了同**友电话,拐弯抹角地找了一圈儿,居然在街道的男厕所里看到有人把他的电话贴在了墙上,还特别注明可攻可受,不知道是哪个白痴贴的。从这之后他再也不敢留自己的手机号了。

    想了一下没别的疏漏,他拿起手机拨打盛队长的电话。

    响到第三声,对面接通了电话。

    “张先生,有事?”盛科言简意赅地问道,语气里带着一分期待。

    “盛队长,关于你的那件事,我决定去看一看——能不能解决,我不敢打包票,不过嘛……这毕竟事关滨海市人民的安居业,义之所向,在所不辞!”他慷慨激昂地道:“苟……”

    “诗就不用念了!”盛科在电话另一边满脸黑线地回答。

    “那咱们在哪见面?我去公安局找你?”张子安问道,心中还挺期待的,除了照身份证照片时以外还真没去过公安局。

    “稍等一下,我看看。”盛科。

    张子安听到电话另一边传来哗哗翻纸页的声音。

    老茶对他的表现面露微笑,频频点头。

    菲娜切了一声,不屑地冷起了脸。

    “这样吧,我现在正好没事,咱们就去现场碰头吧。”盛科。

    “是那个丢手表的现场?”张子安确认道。

    “嗯,没错。远华大厦。咱们就在远华大厦门口碰头吧。”盛科完,就想挂电话。

    “等一下!”张子安连忙阻止。

    盛科又把电话放回耳边,“张先生还有事?”

    “是这样。”张子安斟酌了一下措辞,“这次我算是为警方办事吧?”

    “没错啊。”盛科的声音略带诧异,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语调提升,“哦!看我这记性……请允许我代表警局,向张先生的慷慨援手致以诚挚的……”

    张子安打断了他的套路致词,“我不是这个。”

    “额……那是?”盛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敢再乱猜了。

    张子安看着路上来来往往行驶的车流,道:“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打出租车过去,车费能报销吧?”

    盛科:“……”

    “不能报?”张子安确认道。

    盛科:“如果我不能报,是不是你就不来了?”

    张子安大义凛然地道:“那不至于,好了的事怎能反悔?只是我打算走着去。”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儿。

    “张先生,你的宠物店离远华大厦有差不多十公里吧?”盛科怔怔地问道。

    张子安看了一眼菲娜,“没事,就当减肥。”

    又是一阵沉默。

    “张先生,你打车过来吧,我报销你的车费。”盛科的声间里充满了疲惫和无奈。

    “真的?”

    “真的。”

    张子安强调道:“我不是在意在这点儿车费。只是为国家和社会出力,总不能让我自掏腰包吧?今天我不留在店里赚钱,至少不能亏钱不是么?”

    “你的对,是我考虑不周了。”盛科像是放弃治疗一样,“不仅是回来车费,包括今天的午餐都由警局负责报销。”

    “太好了!”张子安激动地道,“啊,对了,因为我还要带几只猫一起去,以猫治猫嘛,所以……”

    “猫粮也报销。”盛科不等他完就回答。

    “不不,我的猫不吃猫粮,只吃无调料的烤肉和烤鱼。”张子安纠正他的错误。

    电话那边传来一声幽幽长叹。

    “好吧。”盛科感觉就算连轴转蹲点好几天也没有这么累过,“无调料的烤鱼和烤肉,我明白了,会安排下去的。”

    “那就麻烦盛队长了,一会儿见!”张子安挂断了电话。·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