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试探
    直到张子安挂了电话,盛科仍然怔怔地望着听筒出神。

    手下一位警员正好过去拿材料,一看他这样子,不禁担心地问道:“盛队,出什么事了么?看你脸色好差,是身体不舒服?要不我给嫂子打个电话?”

    这位警员感觉很奇怪,之前盛队长还好好的,怎么接个电话就像失了魂一样?

    “不,不是。”盛科揉了揉眼睛,“你说,是不是有本事的人脾气都挺怪?”

    警员不知盛队为何有此一问,大概是跟刚才那个电话有关,他想了想,谨慎地说:“有这种可能。”

    盛科只是想随便找人说句话,目的已经达成,他就站起来吩咐道:“我出去一趟,如果有事打我手机。”

    “是,您放心吧。”警员答应道。

    盛科戴上大檐帽,快步走出办公室,向楼下的停车场走去。

    ……

    张子安挂断电话,冲着菲娜和老茶说道:“我去吃早点,一起过马路吧,小心点儿。”

    他走在前面,注意着左右的车辆,快速穿过马路,掏出钱包说道:“来一碗馄饨。”然后把欠的钱连同馄饨钱一起递过去。

    李大娘和李大爷赶紧招呼他坐下。

    “张大师,你这是要出门啊?”李大娘早已经注意到他离开店时把卷帘门关上了,一般张子安来吃饭都不关门,关门说明他有事要离开。

    “嗯,有事去一趟市中心。”张子安随意答道。

    “额……带着猫去?”李大娘一怔。

    “嗯,带着猫去。”张子安没有多作解释。

    菲娜已经吃得很饱了,闻到馄饨馅的香味却依然忍不住凑过去看。

    李大爷的手速飞快,几秒钟就能包好一个馄饨,像是变魔术一样。

    “哟,这猫是不是也想吃啊?要不我给它也盛点儿?”李大娘给张子安端上馄饨,看着菲娜问道。

    “不用给它。它刚才吃烤串已经吃饱了,再说它吃面食也没用,消化不了。”张子安往碗里倒了点儿醋,天气凉,又放了些辣椒,拿起一次性筷子开吃。

    菲娜瞪了他一眼,硬生生扭过身体不再去看馄饨馅。

    老茶悠闲地以隐身状态四处溜达,嗅闻着周围陌生的气味,偶尔还跃上墙头四下打量。

    “对了,那只戴着斗笠的猫和那只黑白小猫呢?怎么没见它们?是不是留在了店里?”李大娘望向宠物店。

    “嗯,它们留在了店里。”张子安很快吃完了一碗馄饨,全身都热乎了起来。他把筷子放下,拿起餐巾纸擦嘴。

    “张大师,再来一碗吧。待在店里也就算了,要出门的话还是多吃一些,你还年轻,一碗馄饨可撑不过一个上午。”李大娘劝道。

    张子安拍了拍肚子:“我知道,如果是平时,我肯定再来一碗,但今天中午有人请客,我要留着肚子多吃一些。”

    “额……”李大娘无言以对,心说张大师是在开玩笑吧。

    “好啦,你们忙着吧,我先走了。”张子安站起来,“哦,对了,你们那店怎么样了?”他望向不远处关着门的水果店,门口的“转让”牌子已经摘掉了。

    “一切都好,挺顺利的。”李大娘由衷地笑道,“过一阵儿就能开张了,到时候还请张大师多捧场。”

    张子安冲他们挥挥手,李大爷即使在百忙之中,也放下手里的活儿跟他挥手。

    走到街边,张子安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师傅,猫能带上车不?”他指着菲娜问道。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不在车里大小便就行。如果拉在车里,你可得赔。”

    “放心,没问题。”

    张子安拉开后座的车门,示意让菲娜和老茶进去,然后关上车门,自己坐到副驾驶位置上。

    司机觉得有些诧异,不太放心地问:“你不去后座看着它?”

    “不用,如果弄脏了你的车,我负责给你洗干净。”张子安保证。

    既然如此,司机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去哪?”

    “远华大厦。”

    现在是周末上午,很多人都在睡懒觉,路上的车并不多,出租车很快驶到了远华大厦门口。张子安付了车钱,拉开后车门让菲娜和老茶下来。司机也下了车,仔细检查了一下后座是否被弄脏了,确认没问题之后就开车离开。

    “茶老爷子,感觉怎么样?”张子安询问老茶。

    这是老茶第一次乘坐现代交通工具,感觉相当的新奇,闻言说道:“还好,就是车内的味道有些大。”

    “是汽油味儿吧,这出租车的型号太旧,新型的味道就小了。”张子安表示理解,“好在您没晕车。”

    远华大厦是一幢二十来层的写字楼,由于是周末,楼下停车场里只停着寥寥数辆车。

    张子安正抬头仰望,就听到不远处有人喊他。

    “张先生!这边!”

    他顺着声音的方向一看,正是盛队长在冲他招手,旁边还停着一辆警车。

    “盛队长,抱歉!周末还要把你拉过来。”

    张子安走过去,向盛科致歉。他之所以决定今天来,是因为今天是周末,写字楼里的公司大部分都会放假,方便寻找线索。另外,由于今天楼里的人少,星海也可以安心地玩耍。只不过要占用盛科的休息时间,张子安多少有些过意不去——虽然过意不去,但他还不是会在钱方面妥协的,这是原则问题。

    “哪里哪里。”盛科也迎上来,“其实你的电话来得正好,刚才我还在警队里加班呢。”

    “辛苦了,你可真是大忙人,周末都要加班。”张子安寒暄道。

    两人接近后,盛科为了表示热情欢迎,向张子安伸出手,张子安同样伸手与他握手。

    手掌接触,盛科立即注意到张子安的手掌握持有力,绝非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现代人,此外似乎也跟那些苦练外门功夫的特警不同——特警的手劲虽大,手掌却很粗糙,跟握着一根粗木头差不多,而张子安的手掌与常人相仿,却隐约能感觉到其中蕴含的力道。

    果然是有功夫在身,看来不像是假的,盛科心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