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欲速则不达
    

    

正文 第207章 欲速则不达



    

    


    


    


    


    张子安首先来到丢失进口表的那间公司,用于飞给的门禁卡打开落地玻璃门。

    老茶仔细打量着门禁系统,问道:“子安,只有这个小卡片才能开门?”

    “应该是。”张子安拍了拍手里的门禁卡,“但是也说不好,因为这个卡片是可以被别有用心的人私下复制的,通过一些并不复杂的技术,只要有原始卡片,甚至几秒就可以复制出一张功能相同的山寨卡所以不要抱有过高的期待。”

    老茶若有所思地点头,“老朽是在想,即使那些猫偷走了东西,又是怎么跑掉的呢?是不是有人给它们开门?”

    “很有可能。”张子安承认,他从一开始就认为是有人在幕后操控那些猫,也许是个真正的驯猫人。

    他拉着门,让星海、老茶和菲娜先进去,自己再进。

    5层共有两家公司,丢表的这间公司名为红叶商贸,是一家主攻服装外贸业务的中小型企业。

    张子安回想着视频里的内容,很快找到了丢表的办公室。

    用于飞给的钥匙打开门锁,推门而入,他一眼就看到刘淼的办公桌,或者说是以前属于刘淼的办公桌,目前桌子上的姓名牌已经换成了别人。

    办公室的布局跟其他写字楼没什么区别,连成一片的办公桌井然有序地排布,每张办公桌上摆着一台或者两台显示器,不太重要的文件散放在桌子上,通过桌面上的一些杂物,可以大致分辨出这张办公桌的主人是男性还是女性这个场景同样给张子安以很熟悉的感觉。

    “子安,老朽觉得……”老茶的话刚说出半截,它和菲娜几乎同时抬眼向上看去。

    张子安不明所以,也跟着它们抬头。

    头顶上是横过整间办公室的一条金属制通风管道。

    “怎么了?”他纳闷地问。

    “闭嘴!”菲娜的耳朵像雷达天线一样转动着,对准通风管道。

    “子安,那里面似乎有动静。”老茶低声说道。

    “什么动静?”张子安也把声音压低。他瞪大眼睛望向通风管道,但他什么也没听见。

    老茶摇头,“现在没有了,好像是什么东西快速蹿动的声音,非常低,可能……”

    “是猫族。”菲娜冷着脸说道,“没想到居然真有败类敢为非作歹,玷污猫族的声誉!”

    这么说……

    张子安仔细观察着通风管道,“意思是那些偷东西的猫是从通风管道里进进出出的?”

    “大致上错不了。”老茶相当笃定地说道。

    “怪不得一直抓不住它们,原来如此。”张子安的信心顿时变足了,“那咱们只要顺藤摸瓜,就能找到犯人的位置了。”

    “先要找到那些猫是怎么钻进去的。”老茶提醒他。

    张子安表示明白,那些猫不可能凭空出现在通风管道里,一定有个出入口,让它们可以自由进出。一般来说,通风管道的出风口前都有网状栅栏挡着,猫也许可以推开栅栏跳出来,但肯定无法在离开时重新将栅栏恢复原状。

    “喵呜!星海可以进去!”星海突然说道。

    张子安一怔,随即明白了星海的意思,它是要以量子态进入管道,然后在管道里恢复常态。这倒不失为一个可行的简捷办法,只是他有些放心不下。

    “星海,没问题吗?”他蹲下来问星海。

    “没问题!捉迷藏!捉迷藏!星海玩捉迷藏从来不会输!”星海兴致勃勃地说道,随后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喵呜~只输给子安一次!”

    张子安看看星海认真的脸,又看看头顶上冰冷的金属管道,一时拿不定主意是否让星海去试试。

    “星海想要帮忙!”星海相当执着地说,“星海是乖孩子!那些猫是坏孩子!”

    “子安,依老朽之见,此行并无危险。”老茶以鼓励地目光望着他。

    他点点头,“好吧,星海,你就去试试吧,遇到觉得有危险,马上就回来。”

    “星海知道啦!”星海冲着通风管道跃跃欲试。

    “还有,星海你不需要拦住它们,只要跟着它们,看看它们跑到哪里去了就行。”张子安耐心地说,“咱们的目的是抓住幕后主使者。”

    “好的,那星海去了!”

    星海盯着通风管道。

    张子安有些担心地盯着它,知道它将会瞬间消失,然后下一瞬间将在通风管道内部里出现。

    然而,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片刻之后,星海依然原地未动。

    “咦?星海怎么进不去?”星海抬起一只前爪,轻轻在眼前挥了挥,纳闷地自语道。

    菲娜和老茶相顾愕然。

    张子安不明所以,问道:“星海,你感觉不舒服么?”

    “没有啊,星海很好。”星海眼神里带着迷茫,“但星海就是动不了。”

    张子安求助地望向老茶,“茶老爷子,您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老茶困惑地摇头,“子安你好像说过,星海是一个很特殊的孩子,即使用最先进的现代科技,恐怕也捕捉不到它的身形……对于现代科技,老朽知之甚少……”它望向天花板角落里的摄像头,“是不是那个东西搞得鬼?”

    张子安心中一动,也跟着老茶一起看过去。

    光从外观上,看不出摄像头是否仍在工作。

    是意料之外的观察者么?

    他拿起对讲机,按下通话键,说道:“小于在吗?小于在吗?完毕。”

    过了两三秒时间,对讲机传来于飞的声音:“收到。是张先生吗?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完毕。”

    张子安:“我想问一下,现在5层的摄像头是开着呢还是关着呢?”

    这次过了大约四五秒时间。

    于飞:“关着呢。”

    “一直关着,没开过。张先生不信的话可以下来看看,如果打开了,监控系统会自动录像。”听张子安的语气有些不对,他又补充道。

    张子安听着他不像是在说谎,于是又举起对讲机:“知道了,麻烦你了,请保持监控的关闭状态。”

    于飞:“张先生需要帮助吗?”

    张子安:“暂时不需要,需要时我会跟你说的,完毕。”

    他放下对讲机,再一回头,却发现星海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