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迷宫
    星海进入了通风管道,这对它来说是个非常陌生的环境,上下左右都是凉凉的金属壁,前后各有一条笔直的通道,微弱的凉风从它面前的通道里涌入,掠过它的脸颊,吹向后方。

    它低下头,注意到下方的金属壁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灰尘,好几行小动物留下的爪印从一侧的尽头一直延伸到另一侧的尽头,消失在拐角处。爪印很是凌乱,两个方向的都有,而且似乎不是同一只小动物留下来的。

    星海抬起自己的一只前爪,歪着头盯了几秒钟,然后把爪子放到其中一只爪印旁边,稍加对比,大小似乎很接近,形状亦然。

    “坏孩子……”它喃喃自语。

    这时,通道下方传来焦急的声音:“星海呢?星海去哪了?”

    声音隔着严密的金属壁,显得有些失真,但它还是立刻就确认是张子安的声音。

    星海不加迟疑地冲着下方喊道:“子安,星海进来了!”

    喊完之后,它盯着脚下的金属壁,静静地等待张子安的回应。

    “小心些啊,星海。”他的声音再次传来。

    星海有些失望,因为没有得到期待中的称赞,但是“小心些”似乎也不错。

    它不知道有什么需要小心的,因为通道里除了它以外什么都没有,若说有,就只是空气里飘浮的灰尘、金属壁上的浅淡爪印,以及几根细小的毛发——什么颜色的都有,白、黑、黄、灰……

    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呢?

    星海仔细想了想,却毫无头绪。它见张子安为难,一时冲动就决定进来,但是进来之后要做什么却一无所知。

    它觉得自己很笨,又想起菲娜和老茶,心里觉得很羡慕,如果是它们在这里,一定会不假思索地行动起来。老茶永远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无论发生任何事都只是淡淡一笑,然后用它那深邃的智慧和高超的武艺轻松解决;菲娜只对闪亮的东西感兴趣,对于其他东西或人总是一脸漠然,仿佛是在说——别烦我,有多远滚多远……也许除了对张子安是例外。

    怎么办?要出去问问子安、老茶和菲娜再进来吗?

    喵呜~感觉好丢脸!

    星海试着像老茶一样皱起鼻子嗅了嗅,却闻不到任何异样的气味——也许是有,但它分辨不出来,毕竟它其实不是猫,没有那么灵敏的嗅觉。

    总之,先选一边走走看,如果真的什么危险……就逃掉。

    它再次低头察看那些爪印,其中一行看起来还算清晰新鲜的,是从正面方向而来,到背后方向而去,于是它决定跟着这行爪印找找看。

    通道里狭长又幽暗,令它觉得像是回到了那个恐怖的黑匣子里,如果再暗一点儿、再窄一点儿,它肯定忍不住想夺路而逃。即使是目前这样,它依然觉得很害怕,仿佛踏入了一条永无止境的隧道,隧道会越收越窄,直到将它完全困住。

    它不想就这么逃回去,因为很丢脸。虽然张子安一定会安慰它,说没关系,星海平安回来就好,但依然很丢脸。而且它很想让那些坏孩子改正错误,不要偷东西,要当个好孩子,那样一定会遇到真心喜欢它们的人。

    星海小心地迈着步子,低头看看爪印,又抬头看看前方。黯淡的光线从前方通道里传来,那是经过数次折射而变得微弱的阳光。它很怀念宠物店里的悠闲时光,总是那么平静,可以躺在温暖的阳光下放心地闭上眼睛打盹,即使有什么事,也有菲娜和老茶来解决。

    它动了动耳朵,隔着金属壁隐约还能听见张子安与老茶的对话,它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但声音本身就令它觉得安心。

    一步步前行,前方的光线越来越明亮,而张子安的声音却越来越弱。

    岔路口到了。

    通风管道在这里一分为四,分别通向前、左、右,以及上方。

    星海抬头望去,光线从上方传来,在很遥远的楼顶,换气扇以恒定的速度旋转,带着低沉的嗡嗡声,绞碎了阳光形成斑驳变幻的光影,新鲜的空气被源源不断地送下来。

    它蹲在岔路口,茫然地望向前、左、右三条通道,不知道应该选择哪条。每条通道里都留下了爪印,它很想全找一遍,但又怕迷路,再也找不回家。

    这栋大楼好大,好复杂,简直像是迷宫一样,而张子安就像是迷宫里的一颗小沙粒,而它自己就是另一颗更小的沙粒。

    但是它必须要选择一个方向,如果就这么打了退堂鼓,之前的努力不就白费了么?

    就在这时,一线若有似无的声音传进了它的耳朵。

    嘶——

    像是尖锐的东西划在金属上发出的声音。

    星海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它仔细想了想,有时候菲娜因为饭菜口味太差而发脾气,爪子划过金属食盆的声音就与这个有些类似。

    声音来自前方的通道,它想了想,决定就选择这条路。然而它刚迈出一步,身体却像遇到了一堵无形的墙,被挡住了。

    星海探出一只前爪,在面前的空气里虚按几下,确实有一堵无形的墙挡在面前,空气可以流动,灰尘可以飘落,似乎只有它无法通过。

    它想起新来的鹦鹉精灵,似乎在宠物店的屋顶上也遇到过这种情况,好像是被游戏设定什么的给禁锢住了,就连身具大智慧的老茶也经过了很久才能自由离开张子安身边。

    怎么办呢?

    又有一声轻响从前方的通道深处传来。

    星海不想再等了,思考并非它的长项,于是它闭上眼睛,等再睁开眼时,它已经向前瞬移了一小段距离,将岔路口甩在了身后,出现在那道无形禁制的另一侧,金属通道的浮尘上却没有留下任何新的爪印,只有空气由于它的突然消失与出现而产生了相应的收缩与膨胀,卷起了肉眼看不见的细微漩涡。

    “星海捉迷藏是最棒的。”它小声自语道。

    它小跑起来,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追寻而去。

    与此同时,张子安装在兜里的手机屏幕亮了,《宠物猎人》游戏自行启动,游戏界面却像受到干扰似的闪动了几下,继而又自行退出。

    屏幕熄灭了,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