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出乎意料的发现(为盟主加更)
    

    

正文 第210章 出乎意料的发现(为盟主加更)



    

    


    


    


    


    星海只回答了那么一声,就没有动静了,张子安在办公室里盯着通风管道,心里很是忐忑。

    “子安不必紧张,星海不会有事的。”老茶劝慰道,“即使有什么危险,想来它也可以全身而退。”

    张子安轻叹一声,老茶大概不知道星海可以决定万事万物的命运,却唯独无法决定它自己的命运,所以他怎能不担心呢?

    菲娜头一次来到写字楼,左右无事,它好奇地跳上一张办公桌,打量着平如镜面的电脑显示屏……或者说,是在打量屏幕里倒映的它自己。

    它兔起鹘落,从一张桌子上跳到另一张桌子上,不时打翻碰落桌子上的杂物,像是笔筒纸巾盒之类的,看得张子安暗暗蛋疼。

    “我说菲娜,你捉跳蚤呢还是干吗呢?老老实实安静一会儿不行?你就不能学学人家老茶,稳坐钓鱼台。”在菲娜将一只小熊布偶踢到地上之后,张子安忍不住说道。这些掉在地上的东西一会儿全要由他来收拾,总不能完事之后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啊。

    老茶跳上了一张转椅,有些新奇地左转右转。

    菲娜回头瞪了他一眼,不高兴地说:“为什么这些屏幕都比你的大?你穷成这样了?”

    张子安愣了半天才明白它的意思,无奈地解释道:“这些是台式机,屏幕本来就大,我那台电脑是笔记本电脑,便于携带,但是屏幕大小就只能妥协了,难以两全其美。”

    “但是这些屏幕全都好脏,多少年没擦过了。”它皱起脸,嫌弃地盯着离它最近的一面屏幕。

    “那肯定啊,因为不是自己家的东西嘛。”张子安非常理解,因为他上班时也从来不擦自己的显示器,除非脏得看不清屏幕画面了,“不是自己的东西,谁用起来都不心疼啊。”

    菲娜又跳到一张桌子上,还顺便踢掉一只马克杯,幸亏这只马克杯似乎很结实,在地上弹跳了几下,居然没碎。

    “唔,这面屏幕倒还算干净。”它说。

    “干净的屏幕八成是妹子的。”张子安有理有据地猜测道,“我说你那么关心屏幕干净不干净是想做什么?”

    “今天外面的风有些大,本宫的毛发有些被吹乱了。”菲娜仔细打量着屏幕反光中的自己,还不时扭动一下身体,照照侧面,照照背面。

    “真的?我怎么觉得你是在看自己是不是长胖了?”张子安不信。

    “放肆!你在胡说什么!”菲娜横眉怒目,“就说了本宫根本没胖!”

    “咳咳!”老茶出言打断他们,试着转移话题道,“这椅子挺有意思啊。”

    张子安听老茶的声音有些飘忽,抬眼看去,只见老茶坐在转椅上不停地转来转去,转了一圈儿又一圈儿,玩得不亦乐乎。

    “茶老爷子,小心别转晕了!”他赶紧提醒道。

    “没……没事,老朽……老朽……”老茶抬起一只猫爪,想按住桌面把椅子停下来,却像喝醉了一样总是按空。

    得!

    张子安小跑过去,把老茶的椅子扶住。

    老茶想从椅子上跳下来,张子安阻拦道:“茶老爷子,您先坐一会儿吧,等不晕了再下来。”他可不能让老茶这时候下来,否则佛山咏春猫就成了醉拳猫了……

    “唔,那好,老朽就歇一会儿再下来。”老茶没有逞强,安心地闭目趴在椅面上。

    咣当!

    哗啦!

    张子安的身后又传来声响。

    他以手抚额,头疼般地转过身,看到菲娜只顾着拿屏幕当镜子照,尾巴一甩,把办公桌上的一个订书器给扫到地上,里面装的订书钉散落一地。

    张子安盯着菲娜,希望它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有看的时间还不如赶紧捡起来,还是说你指望本宫来捡?”菲娜瞪了他一眼,回身继续照镜子。

    张子安表示我真是哔了狗,带你们来是为了查案子的,不是带你们来玩的,本以为菲娜和老茶是破案主力,结果重任全交给星海了。

    但是没办法,老茶难得悠闲地玩一次,而菲娜……给它讲道理大概是没用的,所以张子安只能担起保姆的重任,把菲娜碰掉的东西逐一捡起来,放回原位。

    就在这时,他身后突然传来星海的声音。

    “喵呜!子安,星海回来啦!”

    张子安马上回身,只见星海蹲坐在地上,兴奋地看着他。

    他首先打量了一遍星海的身体,见它没有受伤,这才松了一口气,“星海去了好久,平安回来我就放心了。”

    “子安!星海找到了那些坏孩子哟!”星海挺起胸膛,邀功般地说道。

    “哦?”老茶已经恢复了清醒,睁开眼睛从转椅上跳下走过来。

    菲娜扭头看了一眼,继续拿屏幕当镜子照。

    张子安虽然想过这种可能,但考虑到星海根本没有社会经验,因此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听它这么一说,他颇有意外之喜。

    “真的找到那些偷东西的猫了?星海好厉害啊!”

    星海用力地点头,“真的!它们都在下面,最下面。”它还用一只猫爪拍拍地面。

    “最下面?”张子安下意识地望向地板。

    “嗯,最下面,沿着管道一直往下。”星海手舞足蹈地比划着。

    他们此时所在的位置是远华大厦5层,如果说一直往下的话……一楼大堂是不可能,难道是藏在地下停车场里?

    “是不是有很多车的地方?”张子安确认道。

    星海摇头,“不是,是堆放着很多桌子椅子的屋子里。”

    “堆放着很多桌子椅子?”张子安想了想,“是不是杂物室?”

    星海答不出。

    “那里有人吗?我是说,是不是有人在指使那些猫偷东西?”他又问。

    “没有。”星海摇头作答。

    “是这样啊……”张子安自以为了然,“幕后主使不在,只有那些猫在,对不?”

    “不对。”星海再次摇头。

    张子安愣住了。星海怎么回答得有些让人摸不清头脑?

    星海很认真地说:“指挥那些坏孩子的,也是个坏孩子。”

    他听得完全糊涂了,星海的意思是说,驯猫人其实是个小孩子?这年头熊孩子已经进化到这种程度了?

    老茶突然啊了一声,急切地询问道:“星海,你的意思是……是一只猫,指挥着其他猫来做的坏事?”

    星海用力地点头,“就是这样!是跟咱们一样的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