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不义之财
    

    

正文 第214章 不义之财



    

    


    


    


    


    书中猫一边解说,眼神一边往菲娜身上瞟,那目光里的含意简直是如饥似渴。它扭动着身体,展现出万种风情,再加上那一身雪白柔软的长毛,如果它是一只普通猫,光是这份萌态就足以令无数猫奴沦陷到不可自拔……可惜它不是一只普通猫,从通称上来看,它应该是一只从书中诞生的空想精灵。

    张子安弄明白了关于它主人的事,不禁是又好气又好笑。这只书中猫的主人也是够倒霉的,摊上这么一只喜欢同性的猫,为了博取它的好感还要伪装自己也喜欢同性……不过,可能也不是伪装,没准儿它的主人确实喜欢同性,但同时也喜欢异性,或者她以为自己喜欢同性,只是当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出现时,她才发现自己的真爱。

    这只书中猫,是百分百的只喜欢同性,因此当它发现主人的背叛后,就怒不可遏地离开了主人。这虽然只是猜测,但应该很接近真相了。

    由此,张子安有了新的认识精灵并非从属于主人,它们也有自己的意志和愿望,并非达到一定的好感度就会永远相伴。道不同,则不相为谋。

    书中猫不耐烦地问道:“问完了吗?问完就闪一边去,不要在这里碍老娘的事!”

    “还没有。”张子安指着它刚才趴卧之处,那附近散落着很多名表、手包、首饰以及其他杂物,“是你支使那些猫去偷东西的?”

    “是又怎样?”书中猫丝毫没有愧疚之色,瞪着眼睛说道。

    “偷东西的是坏孩子!”星海从旁插言道。

    “坏孩子?”书中猫扬起头,不屑地轻笑,“老娘早就不是孩子了!”

    张子安在琢磨这些事要怎么处理。他本以为是支使猫偷东西的是位驯猫人,找到或者抓住之后交给盛科就行了,然而事实完全颠覆了他的预料,干坏事的居然是一只精灵,这就有些麻烦了。

    “你为什么要偷那些东西?”他又问。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老娘喜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它扭头望了一眼那几只趴伏在地的普通猫,“老娘就是喜欢有人为我争风吃醋,要你管?”

    张子安愣了一下,争风吃醋?

    原来是这样啊,书中猫并没有像菲娜一样号令天下家猫的能力,而是利用普通猫对它的爱慕来支使它们偷东西……尽管如此,这只猫还算是有一套的,它肯定教会了它们如何充分利用人类对猫的喜爱,同时也教会了它们如何在人类眼皮底下偷东西。

    思来想去,这只猫精灵不能交给盛科,必须隐瞒下来,否则牵涉太大。

    他跟它商量道:“反正你要拿那些东西也没用,由我来把它们物归原主吧。至于你,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我就没当没看见你。一会儿警察就要来了,你留下的话肯定要吃苦头。”

    书中猫伸长脖子,注意到菲娜的目光正盯着地上那些闪亮的首饰。它察言观色,猜到菲娜很喜欢那些首饰,蓝汪汪的眼睛眨了眨,立刻见风使舵地娇声说道:“女王陛下!您知道奴家为何收集那些?”

    菲娜目光轻颤,疑惑地望着它,“难道你也喜欢闪亮的东西?”

    “闪亮的东西?”书中猫眨了眨眼睛,媚笑着说:“对奴家来说,您就是最闪亮的东西呀!”

    噗!

    一直在旁观的张子安忍不住笑了,这只书中猫错失了刷菲娜好感度的大好机会啊!本来它这个回答是没问题的,甚至可以当成情话的教科书,然而菲娜不吃这一套。反之,如果书中猫承认自己喜欢闪亮的东西,没准儿菲娜还真会对它高看一眼。

    “臭男人!笑什么笑!不会看这里的气氛啊?”书中猫很厌恶地瞪视着他,不过它生起气来别有一番媚态,是真正的宜喜宜嗔。

    “什么气氛?我只看到菲娜对你不感兴趣的气氛。”他说道,“劝你别做白日梦了。”

    书中猫抬起爪子做势威吓,示意让他闭嘴,然后对菲娜说:“陛下!这些东西您要是喜欢,就全送给您了,连奴家都是您的,甘愿为您牵马坠蹬,随侍左右!”

    “打扰一下。这些东西本来就不是你的,我要把它们物归原主。”张子安插言道。

    “凭什么?这些东西是我送给陛下的礼物!”书中猫不服不忿地说。

    菲娜再次望向闪亮的首饰,目光摇曳不定,显然有些心动。

    “陛下,不要跟奴家客气,请笑纳!”书中猫媚笑道。

    “不行!因为这是不义之财。”张子安郑重地说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也喜欢钱,但我不会去偷别人的东西。那些首饰全是你从别人那里偷来的,换句话说就是……二手货。菲娜,你不会喜欢别人用过的东西吧?”

    菲娜顿时一怔,再望向那些首饰的眼神就跟刚才完全不同了,甚至带有明显的厌恶之色,“那些全是别人用过的东西?”

    张子安松了一口气,这次大概算是赌对了。

    以菲娜略带洁癖的尿性,不可能会喜欢别人用过的东西,无论是食盆还是什么的,都必须是它专用的。它会在龙凤珠宝店看中那款钻戒,当时那个女大学生是戴着珠宝宝提供的专用手套试戴的,没有直接接触,否则它肯定弃之不顾。

    书中猫被问得张嘴结舌,恨恨地瞪了张子安一眼,娇声软语地说道:“陛下……”

    “不必多言。”菲娜傲然说道,“本宫不要别人用过的东西,看一眼都脏了本宫的眼!”

    书中猫慌了神,哀求道:“陛下,求您再奴家一次机会,奴家这次一定……”

    “别做梦了。”张子安打断它的话,义正辞严地说道:“菲娜是喜欢闪亮的东西,但也不是什么闪亮的东西都会喜欢,像这种来路不明的不义之财,以它的尊贵身份,怎么可能会屈尊笑纳?”

    老茶听得暗暗点头,子安与鹦鹉精灵相处没几天,这马屁功力突飞猛进啊!

    菲娜很是受用地挺起胸膛,“嗯,言之有理。本宫喜欢闪亮的东西,但并非任何闪亮的东西都喜欢。”

    书中猫听得糊涂了。

    张子安说:“总之,这些东西菲娜不会要,你留着也没用,你还是赶紧走吧。”

    书中猫想了想,突然说道:“我哪儿也不去,女王陛下去哪儿,我就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