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水落石未出
    

    

正文 第217章 水落石未出



    

    


    


    


    


    “这栋楼的地下车库?”

    听到这个信息,盛科与于飞相视愕然。

    盛科想的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一系列失窃案散乱分布于附近数栋写字楼里,他领着张子安来这栋楼也只是抱着万一之想,居然还真碰巧了。

    不明真相的于飞则想的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他担心是不是物业员工内外勾结,那影响可就很恶劣了。

    张子安没有多做解释,带着他们从消防通道进入地下车库,当着他们的面打开了杂物仓库的门,“失窃的物品都在这里。盛队长,如果有清单的话,你可以比照一下,看看还少不少什么东西。”

    于飞好奇地想往里走,被盛科拦住了,“不要破坏现场。”

    盛科打量着这间仓库,目光落在那几只普通猫的身上,问道:“嫌犯是谁?没有抓住?”

    张子安心中一紧,知道这是最关键的问题,马上抛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答案:“嫌犯可能早已经离开了,刚才我的猫带我找到这里时就是空无一人。这几只猫大概就是被嫌犯训练用来偷东西的。”

    他紧接着又一本正经地建议道:“盛队长你们可以在这里布置人手,守株待兔,也许嫌犯会回来取这些赃物呢?”

    张子安的建议与盛科的想法不谋而合,他远远看了看散落在地的那些赃物,在心中默默与报案失窃的物品进行对比,其中有几件特征明显的物品对上了号,包括刘淼丢失的那块泰格豪雅,其他的则不太确定,需要近距离观察。然而保护现场提取脚印和指纹更重要,他拦住于飞不让他进去也是这个意思。

    虽然找到了赃物,但这系列案件还有诸多疑点,比如嫌犯去哪了,是感觉到危险而提前溜掉了么?那些名表、手包和首饰,都是非常容易销赃的,为何嫌犯没有把这些赃物卖掉或者随身携带?

    这系列案件从开始到结束都很不寻常,以盛科多年的办案经验,竟然有无从下手的感觉。

    张子安板着一张脸,作痛心疾首之态。他偷偷瞟了一眼盛科,见这位刑侦支队队长眉头深锁,脸上的表情波诡云谲瞬息万变,知道盛科在思考案件中的种种不解之处。张子安对此爱莫能助,心中很是同情他。这案件涉及到精灵,本来就无法用常理来解释和思考,硬要用以往的办案经验去套用,只能是误入歧途越陷越深。

    他不担心盛科会怀疑到自己身上,因为他根本没有踏足过仓库内部,只是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无论是脚印还是指纹都没有留下。

    “盛队长。”他说道。

    “嗯,张先生有何指教?”盛科从沉思中清醒过来。

    “依我看,如果你们在这里等了几天还没有等到嫌犯出现,就让这件事结束吧。”张子安真诚地说道,他看出盛科是个很负责的警察,连周末都要加班,如果因为他的几句话而在这里白白耗上许久,他也是于心不忍。

    “盛队长,你想想,嫌犯能利用猫来偷东西,也许还能利用猫来侦察,所以即使你们在这里布控,对方也不一定会落网。我觉得咱们已然打草惊蛇,嫌犯只要不是白痴,应该已经远走高飞了。”

    盛科听了,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菲娜。片刻之后,他迟疑地说道:“张先生,能不能……”

    张子安马上拒绝道:“不能。”

    盛科哑然失笑,“张先生,我还没有问出来。”

    “你不用问我也能猜到,要么你想借用我的猫,要么你想让我带着猫去追踪嫌犯……很遗憾,请恕我无法答应你的要求。我的猫不听别人的话,而我对如何追踪嫌犯更是一窍不通。”张子安提前把路堵死。

    张子安确实猜中了盛科的想法。在盛科想来,是不是可以警察在明处布控,而张子安在暗处行动呢?但既然张子安明确予以拒绝,盛科也就无可奈何了。好在失物都已找到,嫌犯跑了就跑了吧,只是给上级的报告可怎么写?盛科头疼。

    “张先生,咱们先上去,麻烦小于在这里看一下。”盛科说。

    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就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了。由于地下车库里没手机信号,盛科交待给于飞几句话,让他守在门口,别进去,也不要让别人进去,等警队的人来。

    于飞唯唯诺诺言听计从,看向张子安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他没想到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同龄的年轻人真的这么厉害,仅仅过来一个小时,就解决了困扰警队很长时间的悬案。虽然没抓到嫌犯,但找到失物已经足够交差了。

    盛科和张子安一前一后离开地下车库,返回远华大厦的一楼大堂,菲娜和隐身老茶跟在后面。

    “喏,张先生的往返车费。”盛科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他。

    张子安装模作样地推辞道:“不用不用,盛队长太客气了,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我之前也是在开玩笑而已。”

    盛科心说我当时怎么听着不像是开玩笑呢?

    他坚持把钱递过去,“放心,不是我自掏腰包,我回去以后也会报销。说好由警队负担张先生的往返车费,你就别客气了。”

    张子安就等着他这句话,刚想厚着脸皮接过来,从旁边探过一只猫爪,一下子从盛科手里拍掉了这张钞票。他们低头一看,原来是菲娜。它早已忍受不了张子安的磨叽,跃起抢下钞票就按在自己的爪子下,宣示它对这张钞票的占有权。

    盛科:“……”真是有什么样吝啬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猫啊!

    张子安相当的不好意思,硬着头皮解释道:“我这猫平时不这样的……”

    “张先生今天能来帮忙,我已经非常感激了。”盛科看了看表,“我要留下来等警队的同志们,张先生如果有事的话可以先行离开了,等几天我一定正式登门致谢。”

    “盛队长太客气了,这是守法公民应尽的义务。”

    张子安蹲下来,抽了好几下才从菲娜爪下抽出钞票,装进了自己的钱包。

    “那我就告辞了。”他向盛科挥手作别,带着菲娜和老茶坐上出租车,驶向店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