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双向解语
    

    

正文 第219章 双向解语



    

    


    


    


    


    菲娜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书中猫的毛发确实很长,甚至比大部分波斯猫都要长,因此它觉得“雪狮子”这个名字更适合书中猫。至于雪贼,那是什么鬼?

    菲娜在很久以前见过狮子,而且见过很多次,书中猫的毛发让它联想起狮子那长长的鬃毛。菲娜不想要长毛,因为长毛实在是很麻烦,不便于行动,会被树皮荒草勾住,夏天的时候又太热在埃及,一年四季都是夏天。尽管它不想要长毛,但并不妨碍它欣赏长毛。即使以菲娜的眼光来看,书中猫的毛发也是很漂亮的,宛如一根根的银丝,看上去纯洁无暇。

    它说完之后,就轻巧地跳上它专属的猫爬架,等待早饭。

    书中猫激动地跟上去,也学着菲娜一跃而起……啪地一下撞到了墙面上,然后滑了下来。

    张子安:“……”这场面实在搞笑,跟动画里负责卖蠢的角色差不多。

    “鶸就要有鶸的自觉,想学人家耍帅之前先掂量一下运动能力的差距。”他及时吐槽。

    埃及猫是运动能力最强的家猫,原始埃及猫更是如此。波斯猫和临清狮子猫就比较鶸了,看那小短腿就知道,它们基本上就是养在温室里的花朵,只能被人小心呵护。

    “呜!好疼~”雪狮子眼泪汪汪地用猫爪按着鼻子,若是正常情况下它肯定对张子安反唇相讥,但此时它只担心自己的形象在菲娜眼中会不会受损。

    菲娜只是居高临下瞄了它一眼,没有嘲笑也没有鄙视,便眯起眼睛开始睡回笼觉。

    雪狮子惭愧得无地自容,等鼻子的酸楚稍微减退了,它打量了一下墙上猫爬架的布局。猫爬架是阶梯型分布的,但每块木板平台之间的距离并不规律,有的远,有的近。菲娜是从平地跃起,直接跳上了最高层。雪狮子没有那么恐怖的弹跳能力和运动神经,只得先跳上最低层,然后逐级向上跃,跃到第二高的平台才停下来。

    它抬头向上望,最高的平台已经被菲娜占据了,而且离第二层有些远,它没有把握能跳上去,因为平台并不大,没有助跑的空间。此外平台上也没有多余的位置趴第二只猫。与其在菲娜面前再次丢丑,它选择在最接近菲娜的这里停下来。

    猛然间,雪狮子发现一个巨大的福利!

    菲娜趴卧在最高的平台上,它长长的尾巴正好垂落下来,悬在第二层平台的上方,轻轻地,以很小的幅度摇摆着。每当菲娜打盹时听到陌生的声音,嗅到陌生的气味,或者在梦中遇到了什么事,看到了什么人,它的尾巴或颤抖、或绷紧、或卷起。

    雪狮子小心地趴在第二层平台上,发现菲娜的尾巴垂下时正好落在它的眼前,近在咫尺。虽然看不到菲娜的全貌,但仅一条尾巴就已令雪狮子心满意足。它出神地盯着这条尾巴,为了不让菲娜讨厌,努力克制住去舔一下的**。

    它向前探着鼻子,深深地嗅了嗅尾尖,将菲娜的味道牢牢记在心里。

    雪狮子的小动作完全被张子安看在眼里,他心中好笑,这只鸟还真够痴情的,可惜菲娜对它不感冒,只是把它当成下仆和跟班。

    理查德拍打着翅膀落在张子安的肩膀上,既羡慕又惋惜地说道:“真爱哪!”

    “可不是嘛。”张子安表示同意。

    “所以说……”

    “闭嘴!”

    见计谋被拆穿,理查德悻悻地把后半句话咽下去了。

    “好了,我要暂时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张子安看了看表。

    “顺便把早膳带回来。”菲娜睁开眼睛提醒道。

    “放心,饿不着你。我说雪狮子,你要不要吃东西?”他问道。书中猫毕竟是一只空想精灵,他不确定它需不需要吃东西。

    雪狮子正陶醉地眯着眼睛欣赏菲娜的尾巴,闻言不耐烦地说道:“要吃啊,老娘要吃鲜肉!”

    果然和《金瓶梅》里的描述一样啊。

    同样是空想精灵,星海不需要吃东西,因为在薛定谔的假想里没有它吃东西的描述,而雪狮子则被兰陵笑笑生明确定义了喜欢吃鲜肉的属性,所以当它成为精灵时也会喜欢吃鲜肉。

    空想时的设定会延续到现实中虽然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细节,但张子安似乎又明白了什么,稍微有些满足感。

    他拉开卷帘门,裹携着秋意的晨风一涌而入,站在他肩头的理查德阿嚏一声,打个了喷嚏。

    张子安皱眉,“我说你没有禽流感吧?”

    理查德扬起一只翅膀抹了抹鼻孔,驳斥道:“胡说!本大爷健康得很!就是你这破地方实在太冷了!”

    “冷?真正的冷还没开始呢,到时候有你受的。”张子安冲它挥挥手,“赶紧从我肩膀上离开,我要出门了。”

    “嘎嘎!真是不解风情!”理查德扑腾着翅膀飞起来,“顺便也给本大爷带回些好吃的,像什么开心果、碧根果、核桃之类的,别总拿小米和干玉米来糊弄本大爷!”

    “有你吃的就不错了,要什么自行车!”张子安正要离开店,又回头叮咛道:“我说你啊,别随便来个人你就bb个不停,小心被政府捉去切片。”

    张子安发觉一件事星海、菲娜和老茶说话时,在王乾和李坤这样的普通人听来只是寻常的猫叫而已,但昨天理查德对他们说了声“基友”,他们却能听明白。

    这意味着什么呢?

    看来理查德的解语是双向解语,它能听懂普通人说的话,它说话也能被普通人听到,这就厉害了!

    如此说来它是一只能跟普通人正常交流的精灵?

    “嘎嘎!看不出来嘛,原来杰夫你这么关心本大爷?放心吧,本大爷才不会那么傻!所谓语言,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本大爷混了这么多年,不会连这个都不懂,杰夫你是多余担心了……”理查德又开始自命不凡。

    张子安头疼起来,怎么看这只鹦鹉都是个话痨,真不指望它在关键时刻能闭嘴,希望口无遮拦的它别惹出什么麻烦来就好……

    他走出店门,重新把卷帘门拉下来上锁,把解语鸟的聒噪之音挡在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