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为谁解语
    

    

正文 第222章 为谁解语



    

    


    


    


    


    看着吃惊的小芹菜,张子安笑了笑,“小芹菜不是也跟仓鼠和兔子说话么?”

    “可是……”小芹菜的脑筋一时转不过弯来,“可是其他大人不跟动物说话啊……”

    张子安指着自己,“我跟其他大人一样么?”

    小芹菜为难地想了想,“好像不一样。”

    “那就行了。我是特殊的,小芹菜也是,至于其他人怎么样,就别管他们了。”张子安把竹签子收集起来,放回泡沫保温盒里,“小芹菜,现在跟你说这话可能为时尚早这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人是其他人做什么,他们就跟着做什么,另一种人是做自己的事,不管其他人怎么看。”

    小芹菜懵懂地歪着头。

    “小芹菜现在听不明白也没关系,不过啊,店长哥哥说这话是想告诉你,不要管其他同学怎么做,不管他们是调皮捣蛋还是怎样,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小芹菜想了想,问道:“就是说,小芹菜只要当好小芹菜就好了?”

    “没错,只要保持现在的样子就好了。”

    张子安刚在路上听她念叨,虽然只听了几句,但还是感觉到这孩子的学校里颇有几个调皮捣蛋鬼,让小芹菜很是心烦,抱怨他们总是影响课堂秩序,打扰老师讲课,打扰学生上课。

    张子安爱莫能助,只能用这种方式来鼓励一下她了。

    “嗯……”小芹菜皱着眉仔细想了好一会儿,似懂非懂地说道:“我知道了。”

    “不用想太多,顺其自然就好。”张子安知道她这个年纪不可能完全理解,想得太多反而徒增困扰,只要快快乐乐地长大就好。

    “对了,店长哥哥,你跟它们说话,它们能听得懂吗?”小芹菜好奇地盯着正在呼噜呼噜吃鸡肉的雪狮子。

    “当然能,没看它们还喵喵叫着回应呢么?”他肯定地回答。

    “诶?真的?原来它们喵喵叫是在回应店长哥哥的话啊?”小芹菜惊讶地嘴巴张成了o型,又回头看向小仓鼠和垂耳兔,“那小铃和耳朵是不是也能听懂啊?”

    “原来你给它们起名叫小铃和耳朵啊……”张子安笑道,“它们肯定能听懂,只是仓鼠和兔子不太会叫,所以没办法回应你。”

    “太好了!我一直以为它们听不懂,只有我在自言自语……”小芹菜又惊又喜。

    张子安虽然不确定仓鼠和垂耳兔能不能听懂,但小芹菜对它们的关爱,它们一定能感受到。

    “那……它们会不会有一天能变成人?”小芹菜企盼地望着他。

    面对这双充满童真的眼睛,张子安决定说一个善意的谎言,“会的,只要小芹菜一直跟它们说话,我保证它们就会在将来的某一天变成人,跟小芹菜一起玩耍。”

    “真的?太好了!”小芹菜欢呼雀跃,干劲儿满满。

    张子安面带笑容看着她。

    终有一天,等小芹菜再长大一些,会发现动物不会变成人,会知道圣诞老人并不存在,会知道公主不一定嫁给王子,也会想起某个记不得名字的宠物店店长曾经跟她开了个小玩笑……尽管如此,充满梦想与无限可能性的童年,还是尽量延长一些比较好。

    小芹菜撕开自封口塑料袋,抓起里面的什锦干果分别喂给小仓鼠和垂耳兔,一边喂一边很认真地说道:“慢慢吃,吃完还有。”

    等它们鼓起腮帮子嚼嚼嚼的时候,她拄着膝盖弯下腰,凝视着它们吃东西的幸福模样,很开心地笑着说:“小铃,耳朵,好久不见,想小芹菜没有?”

    仓鼠和垂耳兔向声源看了一眼,继续啃干果。

    “店长哥哥说,你们能听懂我说话,对吗?”小芹菜天真的问道。

    菲娜、老茶和雪狮子已经吃完了早饭,张子安正在收拾它们的食盆,无论是他还是小芹菜,都没有指望听到小仓鼠与垂耳兔的回应。

    然而……

    “小芹菜,好久不见。”

    一个陌生的声音毫无征兆地突然响起。

    声音很细,很小,偏中性,听不出是男是女,但毫无疑问是张子安从未听过的声音。

    他吓了一跳,以为进贼了,手里一哆嗦,食盆险些脱手扔出去!

    赶紧回头一看,他与惊喜交加的小芹菜大眼瞪小眼。

    “店长哥哥!你果然没有骗我!小铃和耳朵真的跟我说话了!”小芹菜激动得满脸通红,连耳朵都红了,“就是不知道跟我讲话的是小铃还是耳朵?”

    张子安惊魂未定,扫视着店里,一楼除了他和小芹菜以外没有半个人影。秉持着内事不决问老茶的信念,他赶紧望向老茶,向长者求助。

    老茶同样是满脸愕然,炯炯有神的目光如同雷达般来回摆动,却一无所得。

    菲娜瞪开了眼睛,从猫爬架上站起来,居高临下,威严地睥睨室内,想找出入侵神宫的不速之客。

    雪狮子浑然没当一回事,陶醉般地盯着菲娜的尾巴。

    星海也没当一回事,与幼猫们快乐地追逐嬉戏。

    邪门了,闹鬼了不成?

    张子安不认为是自己听错了,总不能他和小芹菜,以及菲娜与老茶同时听错了吧?

    老茶抬起一只猫爪,向张子安的身后一指。

    他赶紧回头,向老茶指的位置看过去……

    卧槽!是那只贱鸟鹦鹉搞的鬼!

    理查德躲在摆放着仓鼠笼和垂耳兔笼的展示柜后面,正在挤眉弄眼地贼笑!

    “我是小铃啊,小芹菜你听不出我的声音吗?太让我伤心了!”理查德用同样的声音继续说道。

    “是小铃啊!对不起,我没听出来你的声音,对不起!”小芹菜对着正在啃干果的小仓鼠,很认真地道歉。

    “算了,不用道歉,我们是朋友,对吗?朋友间是不用道歉的。”理查德配音。

    见是一场虚惊,张子安这才放松下来,老茶继续看电视,菲娜瞪了理查德一眼,重新卧倒在猫爬架上。

    “嗯!咱们是朋友,好朋友!永远的好朋友!”小芹菜频频点头。

    “难道只有它是你的朋友,我就不是?”

    又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声音很软,很柔,典型的软妹子声音。

    “咦?”小芹菜呆住了。

    “是我啊,我是耳朵,你不是一直叫我耳朵吗?”

    小芹菜更是激动,扑到垂耳兔的笼子边,“耳朵,是你在跟我说话吗?”

    “是啊,我是你的朋友吗?”

    “当然是!你跟小铃都是我的好朋友!”小芹菜肯定地说。

    “那好,现在我作为好朋友告诉你,你上学快迟到了!”

    小芹菜这才发现大事不妙!

    “小铃,耳朵,店长哥哥,对不起,我先去上学了,明天我会再来看你们的!一定会的!”她慌慌张张地挥手道别,飞快地跑出宠物店,向南边奔去。

    理查德扑腾着翅膀落到张子安肩膀上,“萝莉控?”

    “控你妹啊!”张子安笑骂道。

    他第一次觉得,它那千变万化的配音能力还挺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