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值得奖励
    

    

正文 第223章 值得奖励



    

    


    


    


    


    张子安捡起小芹菜落下的一只自封口塑料袋,里面还有小半袋什锦干果。他往肩头上一扔,理查德准确地一口叼住。

    “嘎嘎!”它刚张嘴叫唤,塑料袋就掉下来。它又赶紧低头再次叼住,扑腾着翅膀落到收银台的桌子上,嘴一松,塑料袋落在桌面上。

    “嘎嘎!杰夫你今天吃错药了?对我这么好?”它聒噪地叫道。

    “别自作多情了,纯粹是觉得你这家伙还是有点价值的。”张子安说道,继续收拾三只猫精灵的食盆。

    理查德用爪子按住塑料袋,将袋子叼破,把里面的各种干果全倒在桌子上,一口一个,不停地啄食着,然而即使吃也堵不上它的嘴。

    “嘎嘎!杰夫你就别害羞了,快大方地承认爱上我了吧!”它把头一歪,“嘎?[爱]上我了,爱[上]我了,唔……重音的差别产生了语意上的微妙变化呢……”

    “我求你别微妙变化!”张子安无力吐槽。

    “嘎嘎!”理查德自鸣得意地继续啄食干果。

    从中文系课堂上第一次遇到解语鸟时,张子安就察觉到它似乎可以模仿其他人的声音,而且能模仿得以假乱真起初他没把这当成一回事,很多上电视表演的模仿秀选手同样能做到。然而刚才的事充分证明了一个道理,同样的能力,依据使用方法的不同,会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

    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解语鸟会帮他圆上这个善意的谎言,让小芹菜的童年梦想可以走得更远。也许在它玩世不恭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不那么玩世不恭的心。

    所以他把那袋干果奖励给它,并且决定去网购一些干果,再买一些蔬菜水果,给它当食物。就算是只为了今天早上的表现,它也配得上这些奖励。

    张子安拿着食盆上了二楼,把它们洗干净。

    正在这时,他听到楼下有人说话。

    “有人在吗?”

    “来了。”张子安赶忙放下放下洗了一半的食盆,匆匆下楼,“哪位啊?”

    他来到一楼,看了一圈儿,却没有看到人影。

    老茶冲着一本正经凭栏远眺的解语鸟努努嘴。

    “……”得到暗示的张子安看向理查德,“是你丫在搞鬼吧?”

    “嘎嘎!被杰夫发现啦!好不好玩?”理查德拍着翅膀叫道。

    “不好玩!”

    理查德用爪子踢了踢空塑料袋,“杰夫再给我弄些吃的吧,都吃完了。”

    “没了,连这些都是小芹菜带来的,而且她是带给仓鼠和垂耳兔吃的,本来就没有你的份儿,看在你表现不错的份上才给你尝尝。”张子安一晃身又上了楼,继续洗食盆。

    “切,小气鬼杰夫!”理查德愤愤不平地嘀咕着。

    还没过十秒钟,楼下又有一声,“有人在吗?”

    “没有!”张子安心知又是贱鸟精灵在搞鬼,不耐烦地大声回答。

    楼下果然沉默了。

    张子安在心中冷笑,这只贱鸟大概不知道吧,同一种招式对剩斗士只能使用一次……

    “没人是鬼在说话啊?”楼下又传来声音。

    卧槽!这贱鸟还真闲得慌啊,玩起来没完是不是?

    “我警告你啊,别把我当白痴,我是不会上当的,没人就是没人,你叫破嗓子也没用!”他冲着楼下喊道。

    楼下的声音再次沉默了。

    张子安洗完了食盆,把它们依次放入碗柜。

    “喂?是精神病院吗?我这里有个神经病亟待你们的治疗,地址是中华路南口……”楼下传来打电话的声音。

    张子安的大脑死机了几秒钟。

    不对啊,那只贱鸟知道这里是中华路南口么?

    我勒个去!

    顾不得关上碗柜的门,他撒开腿就往楼下跑,边跑边喊:“等一下!我是在开玩笑!别麻烦精神病院的大夫了!”

    店铺的收银台旁边,一位身材瘦高扎着马尾辫的男人正在讲电话,衣着打扮和动作充满了艺术家的气质,正是萧颜介绍来的那个设计师郭冬岳。

    解语鸟站在收银台上向张子安挤眉弄眼,完全是小人得志的模样!

    “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是在开玩笑!请你先把电话放下!”张子安顾不上修理这只贱鸟,急忙对郭冬岳解释。

    郭冬岳犹豫了一下,对电话说道:“稍等一下我再打。”然后挂断了电话。

    “张先生,你说在开玩笑?”他确认道。

    “没错!”张子安这才松了一口气,“我确实在开玩笑!”

    “跟谁?”郭冬岳又问。

    “跟……”张子安抬起手想指那只贱鸟,然而马上就觉得不妥,手腕一转指向郭冬岳,“我在跟你开玩笑!”

    郭冬岳相当惊讶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跟我?张先生,咱们只见过一次面吧?再说你怎么知道我要来?”

    张子安想说从二楼卧室的窗户里看到的,但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理查德抢答了:“千里姻缘一鸟牵!”

    郭冬岳吓得后退半步,死死盯着这只搔首弄姿的灰鹦鹉,脸色都变了。

    张子安狠狠瞪了理查德一眼,赶紧解释道:“不会误会,它不会说话!”

    郭冬岳眼睛不眨地盯着它,半分钟之后才移开目光,看向张子安,“你这人好生奇怪,它明明说话了,你为什么说它不会说话?”

    “不不,我是说……它是会说话,但它说的话全是我教给它的!”张子安进一步解释,但总觉得有越描越黑的嫌疑。

    郭冬岳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犹豫要不要继续刚才那通电话,“这店里除了你以外还有谁?不是你教的,难道还是我教的?”

    张子安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了,下定决心一会儿非要拿鸡毛掸子抽这只贱鸟不可!

    好在郭冬岳大概接受了这个店长脑子不正常的设定,只是奇怪地看了他几眼,没有过多纠结于此。

    他弯下腰,仔细观看理查德的样子。

    理查德用鸟喙搔弄着胸前的羽毛,对郭冬岳的目光视若无睹。

    “这是什么鹦鹉?”他问道。

    张子安可盼到他转换话题了,立刻回答道:“非洲灰鹦鹉。”

    理查德的小黑眼珠一转,说道:“嗨!你好,我叫理查德,很高兴见到你!”

    郭冬岳又是一怔,不过这句话不算离谱,他也没有太过惊讶。

    张子安从旁解释道:“它也就会这么几句话,翻来覆去地说……”

    “嘎嘎!来将通名!”

    就像是为了打张子安的脸一样,理查德拍打着翅膀大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