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土豪与鹦鹉(为[海魂衣]百万大盟加更)
    作为一名青年建筑设计师,而且是有名气的建筑设计师,郭冬岳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到地方土豪的私人别墅,大到滨海市的公共建筑,无论是作为个人还是作为设计所的一员,他都曾经参与过设计。

    养宠物的土豪真心不少,男性土豪特别青睐一些大型宠物,比如前些年红极一时的各种藏獒,到现在五花八门的大猫大狗,无一不是珍稀罕见之物。在设计别墅时,土豪们经常特意要求他单独为宠物留出空间,若是大型宠物,预留空间的大堪比普通人家的整个房子。

    一两年前的时候,郭冬岳在某个女土豪家里见过一只大型鹦鹉,只是隔的时间有些久,他一时想不起这种鹦鹉的学名,经张子安一提,他就立刻回忆起来了。没错,那也是一只非洲灰鹦鹉。

    当时,女土豪要求他为灰鹦鹉单独设计一个花房,90以上的材料要用钢化玻璃,尽量设计成全透明的效果,让灰鹦鹉待在里面时就像是在野外一样。

    郭冬岳嘴里没什么,他心中不以为然——再高档的花房,又怎能比得野外的百分之一?不过毕竟人家是金主,有钱任性,而且要求越高他越能赚钱,何而不为呢?于是他殚精竭虑设计出一个近乎100钢化玻璃的花房,外型如同天台,下半部分是圆柱,上半部分是半球穹顶。女土豪非常满意,对这个设计赞不绝口。

    在设计和督造的过程中,他知道了女土豪为何对这只鹦鹉情有独钟,甚至不惜一掷千金——当然是因为它会很多句话,具体多少他不清楚,上百句总是有的。

    花房建好之后,女土豪邀请她的土豪闺蜜们过来开party,目的当然是炫耀,有了好东西不炫耀,那当土豪还有什么意义?作为青年才俊设计师,郭冬岳也被邀请出席。

    那天的天气非常好,正值夕阳西下的傍晚,漫天的晚霞呈辐射状铺满整个蓝黑色的天穹,如同一朵正在怒放的玫瑰。玻璃花房光洁如镜,倒映着夕阳与云霞,流光溢彩,美艳不可方物。

    女土豪的闺蜜们看到花房的第一眼就被惊呆了,尖叫声不断,纷纷向女土豪表示祝贺,郭冬岳听了,脸上也颇有光彩。当女土豪介绍这位就是花房的设计者时,闺蜜们更是把他围住问东问西。

    好不容易应付完这些女人,女土豪把大家带进花房,正中央的位置已经摆好了典雅的欧式藤椅,配套的藤桌上放着英式红茶的茶杯和茶壶,周围繁花似锦,空气里弥漫着馥郁的花香,如火的夕阳斜射而入,经过玻璃的过滤之后丝毫不感觉刺眼,气氛营造得极好。

    当他们踏入花房时,突然听到一句问候语——“你们好,欢迎光临寒舍!”

    女闺蜜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互相询问是谁在话,只有郭冬岳愣了一下之后便心中有数,这大概就是那只被女土豪视为珍宝的鹦鹉。他在设计和建造过程中,从未亲眼见过这只鹦鹉,只是为它在花房中预留了数处便于抓握的横杆——还是镀金的。

    他的眼睛瞟向四处,很快就在其中一个横杆上发现了那只鹦鹉,外形与张子安的这只差不多,可能稍一些,最大的差别就是眼睛。那只鹦鹉的眼睛是很正常的鸟类眼睛,虽然转动起来也很灵活,然而却有些太灵活了,仿佛时刻在变换焦点似的,就像一只时刻对周围环境保持警惕的野生动物。

    反观张子安的这只鹦鹉,那可疑的眼神就先不提,单它那目光的焦点,就时时刻刻落在郭冬岳的身上,似乎在对他品头论足。他往左移一步,理查德的目光跟着左移,他往右移一步,理查德的目光也跟着右移……简直就是如影随形!

    邪门!真邪门!

    郭冬岳只能如此表示。

    至于它的眼神……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郭冬岳总觉得那双眼睛里有灵性,这是一种只能意会而无法言传的感觉。当它盯着你的时候,就像是在用眼神传递着什么话语,仿佛是在……搞基吗?不不,这一定是错觉,绝对是!

    女土豪那只灰鹦鹉,从他们进入玻璃花房开始就一鸣惊人,成功地将众人的注意力由美轮美奂的花房与茶具上吸引过来,彻底让郭冬岳的一番心血之作沦为背景板。

    “嗨!你的新发型真漂亮!”

    “美女!看这里!看这里!”

    “明天下雨出门记得带伞。”

    “老司机开车也要注意安全。”

    “睡觉觉!睡觉觉!”

    各种各样讨人喜欢的话语源源不断地从它嘴里脱口而出,偶尔也有些重复的,不过无伤大雅,甚至后来大家换成花样想让它重复地同一句话。女客人们围拢在它的握杆周围,七嘴八舌地逗它,对这只鹦鹉的聪明伶俐啧啧称羡。

    有几个女人跑过来,问女土豪这只鹦鹉是哪买的,多少钱买的,表示也想买一只。女土豪鹦鹉是有卖的,但她这只是特殊的,是别人帮她挑来,然后雇佣专家帮忙训练的,如果是买的话,普通的非洲灰鹦鹉价格都至少要价上万,这只会讲上百句话的鹦鹉怎么也要二三十万吧。

    她们这些土豪富婆不在乎二三十万,但这鹦鹉显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即使花钱也买不到,因为它不仅需要钱,还需要训练的时间与耐心。

    郭冬岳没有去凑热闹,而是给自己倒了杯红茶,站在稍远处,以设计师特有的冷静与洞察力来观察那只鹦鹉。最初的新鲜过去后,他很快就有些失望了,这只鹦鹉将富婆们逗得不可支,但它本质上仍然只是一只宠物,跟卖萌的猫狗没什么区别。

    但是张子安店里的这只与众不同。

    郭冬岳发觉,当张子安谈到他刚才是在跟谁开玩笑时,起初是想指这只鹦鹉的,只不过中途改变了主意。如果张子安不是在开玩笑,那这只鹦鹉可不简单啊……·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