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子欲养而亲不认
    

    

正文 第226章 子欲养而亲不认



    

    


    


    


    


    郭冬岳面对张子安怀疑的目光并不以为意,他悠哉地甩了甩马尾辫,笑了这是张子安第一次见到他笑,要知道这家伙从之前露面开始,虽不说是总绷着脸,但始终没有真正地笑过,就仿佛心中有挂怀之事一样。

    “我看你的这只鹦鹉非常聪明伶俐,说起话来字正腔圆,请问是你教的它么?不要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打听一下是谁教的它,如果不是你,只要你告诉我是谁教的它,我同样免费负责为你设计和装修。”他貌似平淡地侃侃而谈,但眼神里的深厚兴趣是掩藏不住的。

    “就当是我吧。”张子安含糊地说道。

    在彻底弄明白他的来意之前,张子安不敢贸然透露和答应任何事,哪怕他给出的条件非常优厚。张子安小时候曾经教过店里的鹦鹉说话,然而小孩子特有的三分钟热度让他很快就放弃了,由此也知道教鹦鹉说话是一件需要耐心与毅力的事。当他长大后,又知道除了耐心与毅力,鹦鹉的品种选择更是重要。

    郭冬岳与很多类型的人打过交道,他发现张子安并不像表面上那样胸无城府,在关键问道上很会玩太极拳。想了想,他决定开诚布公,想得到对方的诚意,就必须先展示自己的诚意。

    “是这样,我想送人一只鹦鹉当然是要会说话的。”他解释道。

    “我这只不卖。”张子安提前打预防针。

    “我知道,我没有要求割爱。”郭冬岳回应,“我只是想找个专家,帮我训练一只鹦鹉说话。当然,我的要求并不是这么简单,甚至可以说稍微有些复杂,如果能做到的话,我会付出很优厚的报酬。”

    “不知是什么复杂的要求?你可以说说,我掂量一下能不能办到。”

    张子安来了兴趣,倒不是说他特别想得到这笔优厚的报酬,而是被激起了好奇心,想知道郭冬岳到底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反正问一下又不会怀孕。

    不仅是他,连一直想说话想得心痒难耐的理查德也暂时停止搔弄胸前的羽毛,好奇地盯着郭冬岳。

    郭冬岳从椅子上站起来,手抄在裤兜里来回踱了几步,脸色忽晴忽阴,表明他心中有着非常复杂的心理斗争。最后,他长吁一口气,说道:“张先生,你听说过阿尔茨海默综合症么?”

    阿尔茨海默综合症?

    张子安听这名字很耳熟,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听说过,然而理查德却立刻回应道:“老年痴呆!”

    虽然它说得很对,但张子安还是屈指弹了一下它的脑袋,一是为了警告它不要再乱说话,省得被人抓走切片,二是郭冬岳特意使用这种病的学名,也许意味着他的亲人或者朋友得了这种不治之症按照郭冬岳的年龄来估计,大概是长辈吧,而“老年痴呆”这个词显得很不礼貌。

    “哎呀!打是亲,骂是爱!”理查德张开翅膀捂着脑袋叫道。

    郭冬岳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与灰鹦鹉的互动,再次确认了他进门时张子安肯定是在跟这只灰鹦鹉开玩笑。同时,他的心中也燃起了一线希望。

    这只灰鹦鹉……不对,应该是这位店主,实在是太神奇了,是怎么把鹦鹉训练到这种程度的呢?看到有人进门说“你好”不算什么,被弹了一下说“打是亲,骂是爱”也不算什么,但听到“阿尔茨海默综合症”,却能立刻说出“老年痴呆”这个俗名……简直是不可思议!虽说是条件反射,但它的词汇量到底有多少?

    “我这只鹦鹉比较逗逼,你别介意啊!”张子安发觉郭冬岳眼神不对,连忙解释道。

    “没你逗逼。”理查德还嘴。

    张子安作势又要弹它脑门,它机灵地小跳着躲到旁边去,恰好在他的臂长之外。

    “咳,你请继续说。”他干咳一声缓解自己的尴尬。

    郭冬岳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说了,也就不再隐讳,直言道:“不瞒张先生,我母亲得了这种病,而且你大概也知道这种病治不好,只能……”

    他的心头一片黯然,“只能等死”这几个字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只能保守治疗是么?”张子安却突然接口道。

    一股和缓的暖流涌入郭冬岳的体内,他勉强笑了笑,“没错,只能保守治疗。”

    在医院里,医生当着他的面也是这么说的保守治疗,医生说话时的语气积极而阳光,令人一听就油然生出希望。然而他离开后又想起忘了问一些事,于是马上返回,却在医务室门口听到有实习学生在问,问有没有治好的可能?刚才那个充满阳光与希望的医生却只是冷淡地回答:只能等死。

    虽然郭冬岳早已经知道了这是必然的结局,这毕竟是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想查什么东西是很容易的,但当面听人说他母亲只能等死,还是令他无比暴怒。差一点,只差一点,他就和那个医生发生了冲突,差一点变成了电视、报纸和网络上的“医闹”事件,好在那些实习学生们在事态恶化到不可收拾之前,及时拦住了他。

    “暂时保守治疗,现在科学进步很快,目前难治的病,也许很快就能治愈了。”张子安说道。

    郭冬岳仔细观察他的脸,发觉他似乎并不是在敷衍,而是很认真地说,甚至可以从表情上判断出他是真的这么认为。

    张子安确实是这么认为的,科学的突飞猛进毫无道理可言,连能捕捉虚拟精灵并化为实体的游戏都能出现,还有什么不可能?

    郭冬岳接着说:“我父亲早逝,现在我的亲人只剩下我母亲了。”

    张子安点头,他多少能理解这种心情。

    “可是……”郭冬岳握紧拳头,牙关紧咬,无比费力地吐出一句话,“可是她却认不得我了……”

    张子安先是一怔,联想起“老年痴呆”这个俗名,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如果说世间最痛苦的事是白发人送黑发人,那么子欲养而亲不认恐怕算是最悲哀的事了。

    只是他不明白,这与鹦鹉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