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病来如山倒
    

    

正文 第227章 病来如山倒



    

    


    


    


    


    阿尔茨海默综合症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病症,病因至今未明,而且无药可治。

    作为一名青年才俊设计师,郭冬岳经常出差,不论是接业务还是向同行汲取经验,国内国外的到处跑,每次出差的时间在半个月到数月不等。

    郭冬岳忙于事业,迄今还未结婚,他的母亲很是挂心。从很早的时候起,郭母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在他出差时每隔三天就会给他打一次电话,询问他是否平安。打电话之前,郭母会仔细计算时差,考虑到他的作息时间,绝不会打扰到他的休息,也不会打扰他的工作。当他回到下榻的旅馆,掸落一天的尘土,母亲的电话就会准时到来。

    郭冬岳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电话,把报平安当成了一项例行公事,虽然有时候因为工作上的原因心情烦躁,在电话里会显得很不耐烦,说不了几句就会挂断。

    在某次出差的最后一天晚上,他圆满完成了工作,心情难得很放松。他在旅馆的浴缸里泡了个澡,出来后披着浴袍,端上一杯红酒,听着他最喜欢的古典乐,靠在沙发上闭目小憩。

    这样的悠闲时光本应很享受,他已经决定喝完这杯酒之后就去美美睡一觉,等明天天亮就搭乘飞机回国,然而不知是何原因,当酒喝完时,困意却迟迟未至。不仅如此,原本放松下来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焦躁,像是忘了什么东西一样。

    他起初以为是工作上的事,仔细回忆白天的工作细节,似乎没有什么遗漏和考虑不周之处。反复想了好几遍,他甚至打开笔记本电脑复核设计草图和招标合同,但是仍未找到心烦的根源。至于其他的事……郭冬岳的感情经历几乎是一片空白,以前谈过几次短暂而不太成功的恋爱,连对方的样子都已经淡忘了。

    当他打开手机,看到飞机标订票成功发来的提示短信,注意到机票的日期时,这才明白了今天应该是母亲给他打电话的日子,为什么电话铃音却迟迟没有响起?

    可能是有事吧?

    他默默计算了一下时差,国内的这个时候应该是午饭时间,也许是母亲忙着做饭而把打电话的事忘了……虽然这种情况从未有过,但老年人嘛,总是容易健忘。

    要不要主动打给母亲询问一下?

    他想了想,觉得没有必要,反正接通了也只会说上几句话,再说明天他就回国了,不会出什么意外的。如果母亲真的正在做饭,电话铃突然响起,也许反倒会令她手忙脚乱,可能会被烫伤。

    想通了这点,他不再挂怀。红酒的后劲上涌,他一头扎进床里,深深地睡了过去。

    叮叮叮叮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强行把他从梦境中拉回。

    “喂?”他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凭着印象摸索着拿起手机,接通电话。

    “冬岳,是妈!刚才忘了给你打电话,本想算了,但要是不打一个妈就不放心啊。”电话听筒那边传来母亲饱含歉疚的声音。

    “嗯,没事,我一切都好,明天就回去了。”他说道。

    “哦,那就好。听声音你在睡觉吧?好好睡吧,妈知道你没事就放心了。”

    “没事我就挂了啊。”

    “好,挂吧。”

    如同以前一样,郭冬岳主动挂断了电话,随手把手机往哪里一扔,继续睡。也许是因为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而消除了他的心事,他这次睡得更沉,几乎没有做梦。

    叮叮叮叮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郭冬岳往床头柜位置一摸,没有摸到。

    手机继续响铃,非常吵。

    他不得不睁开眼睛,左右摆了摆头,发现手机被扔在了床的边缘。他翻了个身,滚到手机旁边,拿起来一看,来电人又是母亲。

    郭冬岳盯着屏幕上母亲的头像愣了几秒钟,才接通了电话。

    “妈,怎么了?”他问道。

    “冬岳,刚才妈忘了给你打电话,本想算了,怕打扰到你休息,但要是不打一个妈就不放心啊……”电话那边传来母亲饱含歉疚的声音。

    可能是酒精外加被电话吵醒的原因,他的脑子有些混乱,这些话刚才好像听过一次,是不是在做梦啊?刚才是梦,还是现在是梦?

    在和同事闲聊的时候,他听同事说过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叫做“即视感”,意思是说莫名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很熟悉,仿佛之前曾经经过过或者梦到过。

    这就是所谓的即视感吗?

    “妈……你是不是刚才给我打过电话了?”他揉着额头问道。

    母亲在电话那边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然后带着明显的疑惑说道:“没有啊,妈刚才在吃饭,没给你打电话啊,你是不是做梦了?是妈不好,不应该在你睡觉时打电话……”

    “没关系,我不困。”

    “身体没事吧?什么时候回国?”母亲问。

    “没事,我身体很好,回国是明天。”

    “哦,那回来之后来家里吃饭吧,妈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红烧排骨。”

    “好的。”

    如果是往常,这时他会找个借口挂断电话,但刚才的怪异感觉始终在他的心头缭绕。于是他把通话切换到后台,翻出了通讯记录,赫然看到母亲的号码下在半小时前有一次来电记录,通话时长是1分钟。

    郭冬岳睡意全无,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

    “妈?”

    “怎么了,冬岳?”

    “你刚才给我打电话了吗?”

    母亲笑了笑,“这孩子,不是刚问过么,怎么又问一次?年纪轻轻的记性就这么差,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啊?”

    “不不不,妈你看下你手机的拨号记录,是不是半小时前给我打过一次?”他急切地说道。

    母亲操作起手机来比较慢,足足过了半分钟,才听到她咦了一声,“奇怪了,我什么时候打的电话啊?”

    “你不记得么?”郭冬岳的冷汗都快下来了,这件事透着诡异,要么是灵异事件,要么就是哪里不对劲儿……

    “不记得啊,是不是不小心误拨了?”

    郭冬岳没有说什么,误拨是有可能的,但之前接电话的记忆也是虚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