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重任在肩
    张子安听着孙晓梦的科普,不禁回想起以前的日子,似乎父母也不怎么喜欢让他接触店里卖的鹦鹉,难道当时他们就知道存在pbl过敏反应和psittacosis肺炎?可惜,时至今日已无法考证。

    孙晓梦说道:“不是我说你,你这个当宠物店老板的不能光顾着赚钱,该充电也得充充电,像这样的常识至少要知道一些。”

    这算是哪门子常识啊!太尼玛冷门了吧!张子安心里吐槽。

    她看着理查德,“你这里又弄来只灰鹦鹉,是不是以后打算在猫和狗之外再卖鹦鹉?如果有带小孩子的家庭来买鹦鹉,你要是不把这些常识告诉人家就把鹦鹉卖了,那万一人家生病肯定要来找你。”

    张子安完全没有这种想法,他说:“这个真没有。我没打算卖鹦鹉,起码现在没这个打算。至于这只鹦鹉……是我弄来给自己解闷的。”

    不过她说的有道理,这种知识连张子安都不知道,恐怕没有几个宠物店老板知道,即使知道也不会告诉顾客,因为那就相当于把上门的生意往外推,没人会干这种傻事。

    就宠物而言,狗和猫相对来说来要安全很多,防疫和驱虫等医疗手段已经很成熟了,而且狗和猫身上的疾病一般不会传染给人类。

    鸟类宠物相对来说要危险很多,鸟类的传染病往往是人禽共患的。先不提一波接一波爆发的令人谈虎色变的禽流感,单说这鹦鹉热就令人防不胜防,而且人类一旦感染甚至可能引发生命危险。

    孙晓梦盯着他,想知道他是不是在说真心话,不过她知道张子安脸皮太厚,就算是假话也说得跟真的差不多。

    “算不,我是好意提醒你。以你这个店铺一楼的面积,顶多养上十只中等体型的鹦鹉或者鸽子就是极限了,在门窗封闭的情况下,一夜之间室内的pm2.5浓度就能达到200左右,已经接近于严重污染了。”她说道。

    “这么厉害?”张子安目瞪口呆。

    “你以为呢?”她反问道,“没看那些养鸽人一般都把鸽子养在室外的天台或者阳台上?鸽子和鹦鹉每天掉落大量尘羽,长期吸入这些,即使不触发pbl过敏反应,也会对呼吸系统有害的,类似于尘肺病,只是严重程度稍逊。养鹦鹉还好,毕竟一般来说养鹦鹉也只是养一两只,不像养鸽子的经常养一大群……”

    郭冬岳叹了口气,“可惜我和我母亲当时都不知道。那会儿是冬天,门窗每天都关得很严,怪不得我会感染上psittacosis……”

    “说中文!”张子安再次提醒。

    “总之,我感染上鹦鹉热之后,我母亲就把那两只牡丹鹦鹉送人了。”郭冬岳简短地说道,“可是就在几天前,她突然问道——小紫和豌豆黄去哪了?这是她给那两只鹦鹉起的名字,说实在的我都已经忘了,她却还记着。”

    “那……你给她买两只差不多的,不就行了?”张子安提出个简单的解决办法。

    郭冬岳烦闷地长吁一口胸中郁积之气,“要是有那么简单就好了,实际上她在把鹦鹉送走之前,已经教会它们说话了。”

    张子安一听,知道他的为难之处——牡丹鹦鹉以颜值与亲人见长,而不是学说话见长,想教给它们说话,非要费一番苦工夫不可,通常没人去费这事。

    “所以,你是想让我找两只牡丹鹦鹉,然后教给它们说话?”张子安终于大致上明白了。

    “是这样。是不是挺傻的?”郭冬岳自嘲地笑了笑。

    不等张子安回答,孙晓梦则从旁边说:“不傻,一点儿也不傻。”

    她很为郭冬岳的孝心所感动,对张子安说:“你就帮帮他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张子安正在思考可行性,却被她借花献佛的举动给气乐了,“你说的倒是轻巧,要不你来试试?你以为训练鹦鹉说话很容易啊,而且还有时间限制……”说到后面,他的声音小了下去。

    显然,郭冬岳的母亲没时间一直等下去,如果耽搁得太久,可能她连这对鹦鹉都会忘掉。

    张子安感动归感动,但他深知没有金钢钻就别去揽瓷器活儿,徒增笑柄事小,若是郭冬岳将一片孝心寄托在他身上,他却给搞砸了,那真是无地自容。

    他完全不会训练鹦鹉说话,现学现练也来不及,唯一的希望就是理查德这只解语鸟,这取决于它是否连其他鸟的语言也能“解”?

    孙晓梦很想促成这件事,她用激将法说道:“你不是整天在朋友圈里吹牛么,说自己是什么行内翘楚业界良心的……好,现在证明一下你的翘楚,展示一下你的良心吧!”

    郭冬岳见张子安为难且犹豫的样子,轻叹一声,“没关系,我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就当我没说过吧……”

    其实,他本以为自己的要求会引来嘲笑——如果是别人这么做,他一定会放肆嘲笑的。谁也不知道他母亲关于两只鹦鹉的记忆还能持续多久,也许明天就消失了。为了重现这样一段似乎无关紧要的记忆而大费周章,值得么?

    但是他没有办法,母亲已经记不得他了,现在每日枯坐在房中,等待那个永远不会出现的少年郭冬岳放学。

    她时常自言自语地念叨:“这孩子怎么还没回来,是不是跑去找同学玩了?”

    除了这句以外,另一句常挂在嘴边的话则是:“小紫和豌豆黄怎么不叫唤了?好不容易教会了它们说话……”

    有时候她的记忆出现了混乱,会想起那场可怕的鹦鹉热肺炎,然后眼眶泛红地低沉说道:“冬岳,妈对不起你,如果没养鹦鹉就好了……”

    这句话唤醒了郭冬岳沉眠的记忆,他想起来了,在他因为鹦鹉热肺炎而住院的那段日子里,当他因为高热而躺在病床上辗转反侧时,耳边似乎就听到了这句话。他的意识沉入灼热的黑暗中,手被人紧紧攥住,不时有清凉的液体滴落在他的手背上。

    母亲不应该自责,没有几个人知道鹦鹉可能引发鹦鹉热肺炎。她是因为喜欢和寂寞,才会养鹦鹉。她为了儿子的健康而不再养鹦鹉,但儿子只顾着展望新奇美好的世界,将她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