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合法养鹦鹉
    

    

正文 第232章 合法养鹦鹉



    

    


    


    


    


    孙晓梦怎么都不肯相信,现在嬉皮笑脸油嘴滑舌的张子安以前会是个好孩子,不过事实上确实如此,他从小到大都是个老师和家长眼中的老实孩子,成绩在班里中上,不打架不惹事,每天一放学就回家写作业,不和同学出去疯玩,直到上大学之后才有所改变。

    作为作宠物店里长大的小孩,张子安在自己店里看宠物就行了,对南城区的狗市完全没有耳闻过。听孙晓梦讲,那个狗市的规模还不是滨海市零散宠物的主要集散地。

    狗市,虽然名为狗市,但实际上卖的东西很杂,各种宠物都有,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除此之外各种宠物用品和饲料也有卖。

    孙晓梦说:“收入水平一般的普通家庭,想买宠物时一般首选狗市,因为那里的宠物便宜,只有对品相和健康有一定要求的家庭才会来宠物店,或者猫舍狗舍。”

    张子安完全可以理解,毕竟我国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人民的生活水平还算不上特别富裕,生活压力又很大,不像他似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会来宠物店或者猫舍狗舍买宠物的家庭,乐观估计也就是养宠物家庭总数的十分之一吧,更多的来自于朋友馈赠、领养、其他廉价渠道,或者干脆是从外面捡回来的。

    “也不尽然。”郭冬岳插言,“我会去狗市找鹦鹉,是因为大部分宠物店根本不卖鹦鹉,即使卖,种类和数量也很少。”

    “这倒也是……”张子安细思,确实是这样没错。

    大家都不傻,赚钱的是猫和狗,人力和物力有限,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普通的鸟不值钱,贵的鸟很难卖掉,所以来宠物店里买鸟的很少。他继承宠物店之后,进店来询问卖不卖鸟的顾客,加起来一只手都能数得完。

    “想买鹦鹉的话,我倒是有个建议。”孙晓梦拍拍蹲酸了的腿站起来,指着北边说道:“从这里沿着国道一直往北走,大约30公里之外,有一处鸟类养殖基地,叫什么名字我忘了,反正规模不小,在鸟类爱好者的圈子内很有名,甚至连邻近省市的鸟类发烧友都会驱车前往光顾。听说那里种类很齐全,连一些罕见名贵的品种都有,主要是各种鹦鹉,想要的话不妨去那里找找。”

    张子安一听她还了解得挺清楚,问道:“你认识那儿的人不?”

    “不认识。”她机警地摆摆手,“你别打我的主意,我只是听说而已,顾客候诊时闲聊提到的。”

    张子安很是失望,他本想让孙晓梦介绍郭冬岳过去,就省得张子安自己跑腿了,结果却被她料敌机先。

    “还有这么个地方?我第一次听说。”郭冬岳听了也很意外。

    “这不奇怪,因为那个养殖基地只对小圈子开放,纯靠鸟类发烧友之间的口耳相传,本身比较小众又不打广告,很少有人知道。”孙晓梦想了想,又补充说:“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你们知道很多珍稀鸟类都是列入保护动物和濒危物种名单的,所以那个老板比较低调。”

    哦!张子安会意地点头,这下就能理解了。

    孙晓梦指了指他肩头的理查德,“严格来说,你养它都是非法的。”

    “嘎?”理查德张大嘴巴。

    “还有这一说?”张子安似乎有所耳闻,但具体内容并不清楚。他以前专注于猫和狗,对鸟类这一块儿没什么关注。

    孙晓梦掰着手指头数,“在我国,个人能够自由买卖与饲养的鹦鹉只有三种牡丹、虎皮还有鸡尾,其他的种类想要饲养都必须办证……你有饲养灰鹦鹉的许可证吗?”

    “这个真没有!”张子安故作悲痛地扭头对理查德说:“永别了,理查德!在你与法律之间,我选择法律!”

    “嘎?”理查德瞪大眼睛,“始乱终弃?”

    “从没乱过好吗!”张子安吐槽道。

    孙晓梦和郭冬岳颇为无语地看着这一人一鸟的互动,要说不羡慕那是假的。虽然听说非洲灰鹦鹉是是少数几种能与人类交流的动物之一,但也不是所有灰鹦鹉都有这种本事,恐怕连万中无一的机率都没有……为什么偏偏让张子安碰上一只呢?

    狗屎运!他们均如此想,难得遇到这么一只聪慧绝伦的鸟,却硬生生被张子安教成了不三不四的下流胚,真可谓是遇人不淑啊……

    如果让张子安听到他们的心声,一定会当场原地爆炸!

    孙晓梦实在看不下去了,敲了敲桌子,打断张子安和理查德的对话,说道:“你既然养了只灰鹦鹉,那还是找时间办个人工繁育许可证吧,现在虽然没问题,但将来也许有人会用这个为借口来找你的麻烦。”

    张子安一听,确实在理。虽说这事是民不告官不究,但若真有人告了,那还真挺麻烦的。

    “那证怎么办?”他问。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是要证明你有饲养条件和饲养技术,比如你这里为鹦鹉提供的笼舍面积,以及是否有签约兽医等等。如果一切条件具备,就去本地林业局办个申请。”她着重强调道,“这个东西弹性很大,如果你只打算个人饲养灰鹦鹉,而不是打算出售,应该比较容易办下来。”

    张子安指着她,“你是兽医。”

    “没错,我是兽医。”孙晓梦好整以暇地伸了伸懒腰。

    “说吧,有什么条件?”张子安知道她肯定不会白白给他开证明的,做好了被宰一刀的心理准备。他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违法的事是决计不干的。

    “你那两个二货员工倒是手脚挺勤快的。”她暗示道。

    “好了,我懂。等我的店重新开业了,我会让他们继续在你那里干一段时间,工资我付。这样总可以了吧?”

    孙晓梦竖起大拇指,“果然够爽快!”

    “别废话,你赶紧回你诊所里开证明吧。”张子安催促道。

    “你以为我愿意在你这里待着啊?我纯粹是冲着星海来的星海,我先走了啊,以来再过来找你玩!”她冲星海轻轻挥了挥手。

    星海歪头想了想,也抬起一只爪子冲她挥挥手。

    “哇!星海冲我招手了!”孙晓梦可谓是心花怒放,美滋滋地离开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