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英语学渣
    

    

正文 第233章 英语学渣



    

    


    


    


    


    第二天清晨。

    天色亮得越来越晚,尽管对被窝恋恋不舍,张子安在床上蠕动了好半天,还是按时爬起来,坐在床沿上打了个呵欠,不紧不慢地穿上外衣。

    昏暗的卧室内,一对蓝汪汪的眼睛倏然亮起,充满杀意地瞪着他。

    卧槽!迷迷糊糊的张子安着实被吓了一大跳,后背都冒出了薄薄的一层冷汗,差点喊救命,心说这是什么妖魔鬼怪!

    仔细一看,原来是雪狮子,正在冲他呲牙咧嘴,晃着尖尖的獠牙作势威吓。张子安从它的动作和表情里读懂了,它的意思是:臭男人,给老娘放轻点儿,要是打扰了陛下休息,老娘就阉了你!

    昨天夜里睡觉时,雪狮子无论如何也要跟菲娜在一起,即使菲娜不让它上自己的公主床,它宁愿趴在床下与菲娜为伴。

    讲道理,张子安是很不愿意让它进入卧室的,因为很危险啊,让这么一只极度憎恨男人,口口声声要阉了他的蕾丝猫睡在同一室内……不过有菲娜在,它应该不至于轻举妄动吧?

    此时,雪狮子身下垫着一条毛毯,紧紧偎依在菲娜的公主床边,警惕地瞪视着张子安,活像一只忠心耿耿的牧羊犬。

    他起初还顾虑它会不会冻着,不过一看它那身能藏鸡蛋的似雪长毛就知道自己多余担心了,再说这家伙热情似火,要是能冷一冷降降温倒也不错。

    张子安不想多生事端,蹑手蹑脚地走进卫生间洗漱。

    等他从卫生间出来,恰好看到菲娜醒了,伸了伸懒腰拉开了公主床的帷幔。

    “女王陛下!您不多睡一会儿了?有奴家在,保证谁也不敢来打扰您的休息!”雪狮子立刻谄媚地凑过去表达忠心。

    “不必了。若本宫贪睡不起,岂不是让区区凡人耻笑?”菲娜横了张子安一眼。

    张子安表示,你这边打呵欠边装逼的样子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再说你吃完早饭不是还要睡一整天的回笼觉么?

    不过他也就是心里想想而已,没有傻到把话说出来。

    张子安来到楼下,星海和老茶都已经醒了,理查德抓在落地玻璃门的金属横杆上,一见他走下楼梯,就急不可待地清了清嗓子,说道:

    “gaga!waking_up_is_the_seond_hardest_thing_in_the_morning!”

    老茶和星海听得一脸懵逼,完全没听懂这句话里的隐藏含义。

    张子安指着它,“你丫的以为用英文污我就听不懂了?”

    骂了隔壁的,中文双关语都不够它折腾的,现在还改成英文双关了?

    理查德抬起一支翅膀指着他,故作惊讶地聒噪道:“嘎?难道杰夫你不是英语白痴?昨天你可是表现得很像英语白痴啊!”

    张子安辩解道:“我好歹也是英语过了四级的人,怎么可能是英语白痴?昨天表现不佳是因为……是因为那什么单词来着……”

    “psittaosis。”理查德说。

    “没错,因为这个单词太拗口了!说真的,这词不会是他们瞎编出来故意整我的吧?我读书少你可别蒙我!”他愤愤不平地说道。

    理查德以翅膀掩面,“真拿你这个白痴没办法……psittaosis是由psitta和osis这两个词根组合而成的,psitta表示鹦鹉,osis表示病变,合在一起意思就是鹦鹉热疫,完全符合英语造词的规则,就算用屁股想想也不可能是瞎编出来的吧?杰夫,你居然不学无术到这种地步,真令本大爷汗颜啊,在那两人面前不觉得丢人吗?”

    张子安差点给跪了,这尼玛有几个中国人能听得懂?真以每个中国人都考过了英语专八啊?

    “我不能跟他们两个比。”他强自辩解道,“他们两个一个是整天读英语文献的兽医,另一个是在国外喝过洋墨水的海龟,而我只是一个开宠物店的,以前学过英语但都忘得差不多了!”

    “嘎嘎!杰夫你不必妄自菲薄,就算你的英语水平是1,那两人的水平也不过是10而已。”理查德不屑地扭头,用鸟喙搔啄梳理背后的羽毛。

    “都尼玛10倍了还不能妄自菲薄?”张子安欲哭无泪。

    理查德嘴里衔着一根长劈了短羽,揪下来吐在地上,“因为满分是100啊,你们三个的水平在本大爷听来没什么区别,都是渣一般!”

    “我说你别随地乱扔垃圾行不行?”他盯着那根飘落的羽毛吐槽道。

    “有什么关系?反正你早上要扫地。”理查德满不在乎地说,“杰夫,你这么在意细节问题会找不到男朋友的。”

    “我本来就不找男朋友!你大爷的,说好三个月之内让我脱单呢?你要是不给我找个女朋友看我不打死你!”他威胁道。

    “嘎嘎!算了。”理查德顾左右而言他,“言归正传,跟着本大爷混,包你有好处。”

    “……”

    它说的话,张子安半句都不信。

    把碍事的它从横杆上轰走,张子安打开了卷帘门,让新鲜的空气一涌而入。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孙晓梦说的话产生了心理作用,他总觉得自从理查德来了之外,店里的空气混浊了不少……或者说是污了不少。噫?这是不是也算一语双关?

    猫和狗掉毛都无所谓,因为猫毛和狗毛又长又细,然而鹦鹉和鸽子掉落的粉尘状羽粉是5等级的微粒,悬浮在空气中会被吸入肺里。当然仅一两只鹦鹉是没关系的,造成的危害还不如室内吸烟,多通风是王道。

    菲娜懒洋洋地从二楼走下来,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雪狮子。

    “早膳什么时候送来?”菲娜打着呵欠跳上最高的猫爬架,提着鼻子闻了闻,没有闻到烤肉的香味。雪狮子艰难地跳到了第二层的猫爬架上,安心地卧在菲娜尾巴的下方。

    “啧,整天就知道吃和睡啊……”张子安把声音压到最低自言自语地嘀咕道。

    他掏出钱包,把里面的钱掏出来数了数。

    李大爷和李大娘那边也接受网络转账,但他们似乎还是对钞票感觉更安心一些,于是张子安从来都是付现金。

    他掏出一张百元钞票,走到猫爬架旁边,摊平之后对菲娜展示,“看见没有?你应该不知道吧,这张钞票里其实还隐藏着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