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寸草心
    

    

针锋相对 第234章 寸草心



    

    


    


    


    


    菲娜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意兴阑珊地扫了一眼张子安心里的百元钞票,又重新闭上,“本宫才不承认那是猫族呢。”

    张子安本以为它会感兴趣,然后他就可以趁机展示一下自己渊博的知识,结果碰了一鼻子灰,只得悻悻走到一边。

    理查德倒是来了兴趣,扑腾着翅膀飞到他的肩膀上,向前探头盯着他手里的百元钞票。

    “杰夫,你就这点追求吗?”

    “什么意思?”张子安纳闷地问道。

    “你的人生目标,就是为了追求人民币吗?”它罕见地一本正经起来。

    他断然说道:“怎么可能!往小里说,我的人生目标是追求白富美!往大里说,我的人生目标是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添砖加瓦,为了大同之世的早日到来,我愿意献完青春献子孙!……当然,首先得有个女朋友才行。”

    正在看早间新闻的老茶听得频频点头,“孺子可教也!”

    理查德把脑袋摇得飞快,“不不,杰夫你误会了。本大爷的意思是,人民币算什么啊!跟着本大爷混,本大爷以后带你去赚美元!”

    “美元?”张子安的脑子里立刻浮现出绿色的钞票,那是能令全世界为之癫狂的硬通货。

    “没错,美元,dollar,美刀,buck,都是一个意思,你怎么理解都行。只要你将本大爷伺候好了,保你吃香喝辣!”理查德信心满满地说。

    张子安看了看左右,把音量压到不能再低,凑到杰夫的耳边问道:“那个……”

    “有!”理查德肯定地说。

    “你知道我要问什么?”他大感诧异。

    “不就是问有没有洋妞吗?放心吧,美元会有的,洋妞也会有的。”

    “……”虽然它猜得很准,但张子安心里还是很不爽啊。

    难道我的心思就这么好猜?他心想,一个个的,不论孙晓梦还是理查德,都把我的心思一猜一个准儿……还能不能好好当朋友了?

    “店长哥哥早上好!”门外连蹦带跳地跑进来一个娇小的身影,是小芹菜来了。

    今天小芹菜的一根辫子向下移动了1厘米左右,如果不是张子安特别留意,肯定发现不了这样的细节。她的脸蛋由于快速奔跑而红扑扑的,带着毛线手套的小手紧紧攥住胸前书包的背带。

    “早上好啊,小芹菜。昨天迟到了没有?”他问道。

    “呜”小芹菜皱起了脸,吐着舌头说:“好可怕!差一点儿!我刚在教室里坐好,老师就进来了……”

    “今天可不能那样了啊!小铃和耳朵就在这里,又不会跑掉,什么时候来看都可以,但是上学绝对不能迟到,懂了吗?”他教育道。

    “嗯!我知道了!”她用力点头。

    “好吧,小芹菜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我相信小芹菜。”他弯下腰对她说,“现在不能帮我一个忙?”

    “好!什么忙?小芹菜在家里经常帮妈妈干活!”她很爽利地摘下毛线手套,把袖子挽了挽,真的准备要干活。

    张子安拿起她的手套看了看,这只是一双墨绿色的毛线露指手套,不算太厚,正好适合现在戴,另外在手套的手腕位置,还用暗红色的线绣着一行小字。他把手套对着光看了看,原来是“滨海一中附小二年级三班蔡小芹”这几个字样,要仔细看才能看清楚,否则会以为是普通的花纹。

    “这是你妈妈给你织的?”他把手套还给她。

    “嗯!”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

    这是亲妈啊!张子安感叹道。

    “你的其他衣服上是不是也绣着字呢?”他问。

    “嗯嗯,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小芹菜的手指在自己身上指指点点,衣兜帽檐裤角等较为隐蔽的部位都绣着小芹菜的名字和学校。此外她的手腕还戴着一个儿童定位手表。

    “我就说不用啦,但妈妈怕我走丢了……”她盯着自己的脚尖,脸更红了,“我已经长大了,不会走丢了……别人的衣服上都没有,全班就我一个人有,有几个特别讨厌的男生还喊我‘妈妈的乖宝宝’……”她吞吞吐吐地说着。

    张子安安慰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别理他们!他们迟早有一天会为现在嘲笑你而后悔的。”

    “真的?”她抬起头。

    “是真的。”他肯定地说。

    “小芹菜,我来教你一首诗吧,也许你以前学过,或者背诵过,不过如今你仔细听一遍,应该会得到不同的感受。”

    小芹菜扬着头,认真地听着。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张子安缓缓地吟诵道。

    他没有学过播音和朗读,音色可谓是五音不全,基本的抑扬顿挫都做不到,连他自己听着都知道念得很差劲儿。他本以为以理查德的尿性,肯定会毫不留情地出言嘲讽,没料想它在肩头上倒是听得很认真,也很安静,这倒让他觉得有些不自在了。

    短短的一首诗,30个汉字,不到一分钟就念完了。

    念完之后,张子安先想了想有没有哪句记错了,现在改还来得及,如果被小芹菜挑出错误,那就太丢人了……不过似乎没有。

    小芹菜听着,低下头,用手指轻轻抚摸着毛线手套上绣的字,半响之后才抬起头,刚才的不自在已经消失了。

    “店长哥哥,你念得真好!比我们老师还好!”她认真地说。

    “哈哈,不用夸我了,我知道自己的水平,也就勉强能算通顺而已。店长哥哥靠脸吃饭就够了!”张子安其实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总不能在这个小学生面前表现出来,于是用惯常的插科打诨来掩饰。

    “是真的好呀!我们老师读起来才是干巴巴的,跟念课文差不多。”小芹菜有些着急地辩解道。

    “是吗?”张子安摸摸自己的下巴,“等我的宠物店干不下去了,要不要考个教师资格证去当老师呢?当然一定要去教高中,每天看着青春靓丽的高中女生养眼……”

    “你就别误人子弟了。”

    门口站着一个身材瘦高梳着马尾辫的男人,抄着兜盯着张子安,正是郭冬岳。他和张子安约好今天一起去鸟类养殖基地挑选鹦鹉。

    张子安也看向他,看向这个正在试图以寸草心来报三春晖的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