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我是谁
    

    

正文 第237章 我是谁



    

    


    


    


    


    夜深人静的时候,张子安偶尔会失眠,躺在床上,望着窗户里透射进来的星光发愣。他会转头看看公主床上的菲娜,大部分时间它似乎睡得很熟,但有时也会睁开绿莹莹的眼睛,不耐烦地瞪他一眼,换个姿势继续睡。

    虽说是夜深人静,但其实时间并不算晚,正常的城市家庭都还没入睡,如果竖起耳朵仔细听,也能听到楼下传来极细微的电视声,表明老茶也还没睡,大概正以“农民揣”的姿势趴卧在电热毯上,津津有味地看着旧时的武侠片。

    星海……他听不见星海的声音,但却能感觉到它的存在,它一定正趴在婴儿床里,在睡梦中遨游周天万界。

    在这种时候,他总会像个古希腊的哲学家一样思考,思考自己的存在意义对于星海、菲娜、老茶来说,他究竟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存在呢?或者说,对于它们来说,他的身份是什么?

    对于星海来说,他觉得自己在扮演着父亲、兄长、导师的角色,尽力引导这只胆怯可怜的精灵走出曾经的阴影。

    对于菲娜来说,他大概是所谓的大内总管,同时又是合作关系,为它能过上舒适的生活而忙前忙后,而他也能赚到自己的那份小钱钱。

    至于老茶,老茶是前辈,是长者,悲天悯人,身具大智慧,值得敬仰。

    然而,只有当他面对理查德的时候,当他与理查德互相污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才是他最轻松的时候,可以放心地摘下自己的面具,不用再扮演父亲、兄长、导师、总管、后辈等角色,只要平平常常地成为自己就好。

    所以,理查德是损友。

    人生总要有个损友,可以互相毫无顾忌地开玩笑,日子才会变得轻松。

    玩笑并不好开,无论是星海、老茶还是菲娜,往往都无法理解他的幽默和玩笑,只有当他面对理查德和小雪直播间里的网友们时,才能享受到自己的玩笑被秒懂的惬意,甚至更进一步互相开玩笑。

    然而网友不常在,某种程度上,理查德是知音。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当然,他只能对疑惑的郭冬岳说:“那只鸟飞出去放风了,等它玩累就会自己回来。”

    郭冬岳正往店里张望,闻言不由一惊,“你把它放出去了?”

    “没错。”张子安说。

    郭冬岳听得怔往了,盯着张子安的脸不住地打量,“你是说真的?难道你不怕它被别人捉走,或者找不到回来的路?”

    张子安很潇洒地说:“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他不能说把理查德收回至手机里了,只能以此来掩饰。

    郭冬岳半信半疑,他本以为张子安把理查德放到二楼了,但仔细侧耳一听,却没有听到二楼传来它的叫声。除非张子安把理查德的嘴绑住了,否则它不可能这么长时间一声不吭。郭冬岳发觉自己越来越看不懂眼前这个年轻的店长了,他似乎没什么钱,一谈到钱时就会很紧张,但又似乎很大方,竟然敢让那么珍贵的灰鹦鹉自己飞出去玩……

    张子安把烤串上的取下来放在菲娜和雪狮子的食盆里,看着它们呼噜呼噜地吃,把老茶的一份单独放起来,准备等回来以后再老茶用微波炉热热再吃。

    郭冬岳注意到不仅是理查德,连那只黑白小猫和戴着斗笠的老猫也不见了,难道这两只猫也跑出去放风了?有可能,毕竟连鹦鹉都放出去了,猫算得了什么……

    张子安从泡沫保温盒里取出一袋子烧麦,向郭冬岳比划了一下,“你吃了早饭没?没吃的话不用客气。”

    郭冬岳摇头,他倒不是客气,而是吃了早饭才来的,另外他也嫌外面的饭不干净。

    耐心地等两只猫和张子安吃完了,他看了看表,问道:“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张子安满嘴的烧麦还没咽下去,喷着渣子含糊不清地说:“别着急,马上就走。”他随意抹了抹嘴,拿起挂锁,冲着菲娜和雪狮子招了招手。

    郭冬岳跟着他一起走到店外,看着他关门落锁之后,指着菲娜和雪狮子,“它们也去?”

    张子安肯定地答复:“没错,就当是遛猫了。”

    郭冬岳怎么想都觉得悬乎,带着猫去鸟类养殖基地?之前他只顾着看理查德,没怎么留意店里的猫,此时多看了几眼,顿时觉得这只金色猫看起来相当霸气,无论是形态还是气势,都不似寻常的家猫,倒是让他想起在一些土豪家里看到的薮猫。然而仔细一看的话,就会发现这只金色猫的霸气来自于高傲,明显与那些浑身透着野性的薮猫不同。

    至于另一只白猫,看着倒是挺漂亮温顺的,紧紧跟随着金色猫,不离左右。

    张子安左右看了看,“你是怎么来的?开车来的?”

    “不是,打车来的,我没车。”郭冬岳回答,“我时常出差,要车没用。”

    张子安想起他第一次来的时候是搭萧颜的车,看来确实如此,这家伙是实用主义者,不是那种买了车当摆设的人。

    大清早的不好打车,最后还是郭冬岳叫了辆顺风车过来,是辆挺新的科鲁兹,车主是一位年轻的女性上的昵称是jamie。张子安有些担心她不会同意让菲娜和雪狮子上车,不过她似乎是个猫奴,一看见菲娜和雪狮子就哇地尖叫起来。

    “好漂亮的猫啊!”她把头探出车窗,“是你们的猫吗?”

    “是我的猫。”张子安指了指奇缘宠物店的招牌,“我是开宠物店的。它们能上车吗?”

    “没问题啊,上来吧,我也经常带我的猫坐车兜风。”她很痛快地答应了。

    郭冬岳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张子安带着两只猫坐在后排。

    jamie启动了汽车,不时地从后视镜里看几眼菲娜和雪狮子。

    “你们要去凤鸣鸟舍是吧?”她随口问道,“是去买鸟吗?”

    “凤鸣鸟舍?”张子安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是啊,就是你们要去的那地方。”她的驾驶技术不错,人也很开朗健谈,“离这里挺远的,正好我要回家,所以拉你们一程。我老家在那附近,所以知道。”。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