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鸽哨
    

    

正文 第238章 鸽哨



    

    


    


    


    


    大概是因为路程较长,这位女司机jamie侃侃而谈,想到哪说到哪,倒也不觉得无聊。

    郭冬岳面对陌生人比较沉默,而且他是一个实用主义者,对注定只会相处短短几十分钟的司机不感兴趣,上车之后一直坐在副驾驶位上闭目养神。

    张子安听她东拉西扯了一会儿,不动声色地转入正题,问道:“那个凤鸣鸟舍,你认识那边的员工不?我们确实想买鸟,如果认识人能便宜些更好。”

    “对不起,我不认识。”她歉意地笑了笑说,“我去那里面玩过一两次,身上被拉过鸟屎,每次回去都要换衣服,而且很味啊,你知道么鸟粪的味道。”

    张子安听到她身上被拉过鸟屎,立刻敏锐地察觉了什么,又追问道:“你是说,那个鸟舍是开放式的?”

    “对,是开放式的。”她很兴奋地说,“你只要一进去,铺天盖地的鸟从头顶上飞过,那是相当壮观啊!第一次见到那场景的人全都看呆了!”

    “这样啊,看那里的老板很会养鸟。”张子安真心地赞叹道。他虽然没去过鸟舍,也完全不了解,但通过自家的宠物店就知道,开放式饲养绝对比一只鸟一个笼子的封闭式饲养要难得多,成本也要高得多,这证明那里的老板既有魄力又会养鸟。

    “据说是这样,听说很多外地的鸟友们都会去那里选购。”她眼睛注视着前方的路况,“不过我不太了解,我还是比较喜欢猫。”

    说着,她稍微调整了一下后视镜,从镜片中观察菲娜与雪狮子。

    雪狮子虽然是第一次坐车,但它很快就发现了窍门,每每利用转弯的时机,装作保持不了平衡的样子往菲娜身上蹭,可惜菲娜总会抬起一只爪子推开它,令它始终无法得逞。

    “哎,你这两只猫可真有意思,还有没有这样的啊?”jamie越看越喜欢,忍不住问道,“我家里已经养了三只猫了,但看到可爱的喵还是走不动路啊……”

    “抱歉,没有了。”张子安早已深谙这种猫奴的心理,丝毫不以为异,“你家有三只猫啊,可够多的,挺费钱的吧?”

    “是啊,超费钱的,所以开开顺风车,好歹赚点猫粮钱嘛,不然真要被吃穷了。”她笑道。

    “要买猫粮可以来我的店里买啊,给你打折。”张子安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

    “多谢老板,不过我的猫粮都是海淘的,国产的不放心啊,负面新闻太多。”她婉拒道。

    jamie的话令张子安想起赵淇。赵淇也是如此,对国产猫粮不放心,只能选择海淘,但是海淘的风险很大,邮寄或者私人携带的宠物口粮这东西在海关处被查到就有没收的风险。当时张子安满口答应赵淇,说能搞到进口猫粮的渠道,大话已经放出去了,要是最后搞不到,免不了被她嘲笑。

    张子安正在沉思,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一群阴影快速从空中掠过,隐约还能听到悠长的哨声。他凑到车窗边抬眼看去,只见一群蓝灰色的鸽子围绕一栋旧楼盘旋了一周半,然后齐刷刷地向远方飞去。

    “饲鸽者啊……”他不由地想起孙晓梦说的pbl,也就是饲鸽者肺。

    jamie扑哧一笑,“你说的可真文艺。要不是正好看见这群鸽子,我还不明白你说的是哪几个字呢……”

    张子安呵呵一笑,没有解释。

    “其实我很讨厌养鸽子的啊。”她的脸上流露出不假掩饰的厌恶,“养就养吧,还往鸽子身上绑那种鸽子哨,特别烦人,而且还脏,又味儿,一到夏天招来好多蚊子苍蝇。以前我小时候,有家邻居就是养鸽子的,没少跟他们吵架。”

    “城市里确实不适合大量养鸽子。”张子安表示赞同,不过又马上补充道:“我是说不适合在普通居民楼里养鸽子,扰民不说,还容易传播疾病,如果是在公园之类的场所由政府部门养鸽子还是不错的。”

    “可惜大部分人没有自觉啊。”她叹了口气。

    又是一阵清悠的哨音自天而降,张子安又凑到车窗边,看到那群鸽子飞行的方向正与车行方向相同,因而再度相逢。以青空淡云为背景,轻灵跃动的鸽群令人油然而生诸多美好的想象,即使称之为飞翔于天空的精灵也不为过。随着它们的盘旋转折,哨音忽起忽落,婉转嬗变,仿佛来自大自然的天籁之音。

    尽管如此,鸽群是典型的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之物观之极美,但养之却会给周围的居民带来非常大的困扰。问题的关键在于鸽子必须养很多才好玩,一只鸽子独木难成林,要么不养,要养就养上百只。

    张子安启动手机浏览器,随意搜索了一下,就找到了非常多的关于养鸽子扰民的投诉新闻,其中还有条《楼上住户养鸽子到处飞,4岁女孩患肺炎不敢回家》的报道。

    这个女孩从2岁开始患上了肺炎,呼吸道反复感染。医生给她诊断为“间质性肺炎”和哮喘,告诉她母亲过敏源可能是宠物或者鸡鸭鸽等家禽。

    张子安想起孙晓梦说的psittaosis和pbl,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医生诊断得不太靠谱,还不如孙晓梦这个兽医专业……

    女孩所住公寓的顶楼,有一户居民私自把天台改成了鸽子棚,养了几百只鸽子,每当鸽子飞进飞出时,鸽子的绒毛总像雪花一样洋洋洒洒地飘落。顶楼之下每家每户的阳台上,都堆积着五颜六色的鸽粪,味道刺鼻难闻而且招虫子。

    两年的时间,这个年幼的小女孩在反复发作的肺炎中挣扎求生,甚至患上了对鸽子的恐惧症。当居委会在1月底找到顶楼的业主时,业主居然还要求等4月份的鸽协比赛后再处理掉这些鸽子……

    喜欢宠物和讨厌宠物的人往往是两个极端。讨厌宠物的人,也不是生来就讨厌宠物,一定是有原因的,而这些原因往往就在于喜欢宠物者对宠物的过份溺爱,甚至到了无视公德极度自私的地步,无怪会招人怨恨,宠物则是被无辜地波及连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