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拒绝入内(为[蓝色的大包子]盟主加更)
    

    

正文 第240章 拒绝入内(为[蓝色的大包子]盟主加更)



    

    


    


    


    


    张子安被突然飞过的鸟群吓了一跳,差点学星海来个抱头蹲防,发现是虚惊一场之后有些尴尬,装模作样地挠了挠头,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员工。

    这位员工一身浅蓝色的制服,戴着浅蓝色的鸭舌帽,鞋上罩着一次性的塑料鞋套,胸前挂着塑封的工作证。一只看上去很专业的防雾霾口罩挂在一侧的耳朵上,他是摘下口罩跟张子安搭话的。他挺年轻,比张子安还要年轻一两岁,可能是大学刚毕业不久,很稚嫩的感觉。

    在他的塑料鞋套上,沾着不少鸟粪。意识到这一点,张子安才察觉这间大型鸟舍里的通风相当不错,至少没有明显的鸟粪异味。想来也是,这里的鸟数量恐怕至少几千只,按照孙晓梦提供的信息,如果这里通风不达标,5的浓度会很快达到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步。

    “我们是来买鹦鹉的,牡丹鹦鹉,你们这里有吗?”张子安问道。

    员工这才从菲娜和雪狮子身上收回目光,闻言点头说道:“有倒是有,不过牡丹鹦鹉也有很多种,你们要哪种?”

    要哪种……张子安与郭冬岳对视一眼,谁都拿不定主意。郭冬岳母亲以前养的鹦鹉没有留下照片,只知道是牡丹鹦鹉,具体是哪个种类并不确定。张子安也是头一次知道牡丹鹦鹉还细分为很多种,之前他以为牡丹鹦鹉就像英短猫一样,只有很有限的几种,但听这位员工的意思,似乎数量不止于此?

    “你们这里有几种牡丹鹦鹉?”张子安试探着问。

    员工含糊地回答,“按羽色分的话,大概上百种吧。”

    我勒个去!

    张子安顿时满头黑线!

    上百种牡丹鹦鹉,这可是要费一番工夫了。

    他本以为十几种就差不多了,没想到居然有上百种之多……看来还是低估这家鸟舍了。

    这位员工从他们的表情变化上,猜出他们不是鸟类发烧友,仅仅是新手而已。凤鸣鸟舍是非常专业的鸟舍,由于人手有限,基本上只对鸟类发烧友开放,没时间对养鸟新手进行科普教育,更何况即使费心费力教育了,这些新手也不一定会掏钱买。

    “二位,我们这里鸟类众多,要不你们先考虑一下再决定?”他委婉地说道。

    张子安看出他的意思,当然不能就这么打退堂鼓,否则刚才的顺风车费不是白花了么……虽说是郭冬岳掏的钱。

    “我们想随便看看可以么?”张子安问道。

    这位员工的脸上瞬间掠过很嫌麻烦的神色,勉强点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们人手不多,没办法陪你们。”

    “没关系,我们不用陪。”

    “好吧。”员工叹了口气,从制服口袋里掏了掏,掏出四只全新的一次性塑料鞋套递给他们,“你们把这个套在鞋上,不然免不了会踩上鸟粪。”

    “多谢。”张子安和郭冬岳接过鞋套。这鞋套应该也是订制的,就是鞋靴型的薄塑料袋加了一个用来固定在脚踝处的橡皮筋卡口,鞋套侧面印着凤鸣鸟舍的logo。

    “另外你这两只猫不能带进去。”员工指着菲娜和雪狮子,“万一把我们的鸟吃了怎么办?”

    他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众所周知,猫是城市里最可怕的鸟类和小型啮齿动物杀手,身手灵敏会爬墙上树,一旦对鸟打上主意,鸟就难逃一死。

    “放心,我这猫不吃生肉,更不会吃鸟。”张子安保证道。

    “那也不行,我们这里的鸟都很贵。”员工执意不答应。

    菲娜根本没有理会这名员工,瞪大眼睛好奇地盯着玻璃穹顶下漫天飞舞的各种鸟雀,而雪狮子则殷勤地在它周围晃悠,冲着飞得太近鸟雀呲牙咧嘴,作势驱赶正是雪狮子的动作令员工产生了担心。

    张子安就知道把菲娜它们带过来会有麻烦,但事到如今他不可能同意把它们留在外面。

    自进来后一直沉默不语的郭冬岳说道:“能不能请你们的老板过来一下?”

    “抱歉,老板正在会客。”员工礼貌拒绝道。

    这个说辞很常见,张子安从他脸上的表情判断不出是真话抑或仅仅只是借口。

    “我是开宠物店的,说起来咱们也是同行,帮忙通融一下吧。”张子安跟他套近乎。

    宠物店这三个字没产生什么效果,员工下了逐客令:“对不起,老板真的是在会客,二位如果不愿意把猫在外面,就请自便吧。”

    菲娜很不高兴,它可不想受这样的侮辱,若不是在它在家里答应过不乱来,此时非要抓下几只鸟给他看看不可。它瞪着绿莹莹眼睛,以敌视的目光盯着这名年轻的员工。雪狮子感受到菲娜糟糕的心情,立刻喵地叫了一声,炸起了浑身的毛,凶狠地亮出了獠牙,只要菲娜一声令下,它就会冲上去给他脸上挠几下。

    这名员工虽然没养过猫,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这两只猫正在发脾气,不由地后退了两步,惊慌得脸色煞白。他不明白这两只猫为什么突然摆出了攻击架势,难道它们能听懂他的话?

    张子安倒是不担心菲娜会冲动,但雪狮子可就不好说了,他走到雪狮子和那名员工的中间,把他们隔开。

    “怎么回事?你们在干什么?”

    这时,从花架的通道后面闪出了两个人,其中高个子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当先走了过来。

    员工回头一看,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吕总,这两个人想来参观,我让他们把猫留在外面,他们死活不答应……这不,这猫看着多野,我担心它们会伤到咱们的鸟。”

    吕明义点点头,勉励般冲他笑了笑,表示自己知道了。

    “你是这里的经理还是老板?”郭冬岳开门见山地问道。

    吕明义扫了一眼菲娜和雪狮子,说道:“我是这里的老板,吕明义,请问……”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另一个声音在他身后惊呼道:“难道这就是原始埃及猫?”

    张子安侧头看过去,只见吕明义后面跟着个相貌平平的矮瘦中年人,正是他在滨海大学捕捉解语鸟时遇到的卫康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