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设计师的眼光
    卫康blabla地一口气说完,累得口干舌燥。

    吕明义冲着呆立旁边的员工使了个眼色,小声说:“去我的办公室,拿几瓶矿泉水过来。”

    其实这名员工正听得入神,但老板吩咐,即使不情愿也只能去跑腿了。

    吕明义知道卫康从不会开玩笑,更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如果他这么说,就一定是真的。

    令吕明义看重的并非是原始埃及猫,而是张子安能弄到原始埃及猫,这说明张子安恐怕不仅仅是个宠物店店长那么简单,应该是跟他一样,是在国外有关系有渠道的人。他的一些稀有鸟,就是通过地下手段从国外弄进来的。

    “抱歉,张先生,刚才是我鲁莽了,不知者不怪。”想通了这点,吕明义觉得人不可貌相,主动上前伸出手。

    “哪里,吕老板言重了。”张子安跟他握了握手,又示意身边的郭冬岳,“这位是本市著名的建筑设计师,郭冬岳。”

    “你好,郭先生,久仰大名。”吕明义并没有听说过郭冬岳,还是礼貌地向他伸出手。

    郭冬岳没有握手的意思,只是向上指了指玻璃穹顶与不锈钢骨架的连结处,说道:“那里的应力结构有问题,如果不提早整改,当遇到强风的时候很可能会垮塌。”

    吕明义听得一怔,张着嘴望向郭冬岳所指之处,然而以他的眼力发现不了任何问题。

    “郭先生,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这鸟舍是请国内著名设计院设计的。”吕明义半信半疑,而且怀疑的成分居多。真有人随便看几眼,就能看出建筑的缺陷?

    郭冬岳若有所思地说:“这个设计应付一般的强风是没有问题的,然而给你设计鸟舍的人,没有考虑到滨海市夏天可能有台风过境——虽然不是每年都有,如果去市气象台查询一下历年台风的记录,可以看到大约平均每三至五年就会有一次。即使台风不从你这里的正上方经过,只要擦到个边儿,这栋建筑就很可能垮掉。”

    他信步走到一面墙的旁边,伸手在不同的几个位置拍了拍,像是在感受墙壁的厚度一样。

    “在外面我观察了一下,你这栋鸟舍几乎是完全密封的,而且采用的是纯铝合金骨架,好看是好看,就怕自重过轻。如果我没看错,设计者对风荷载的计算可能有误,风振系数过小,在计算时只考虑了基本风压——所谓的基本风压,在我国的标准是10分钟内的平均风速,设计者可能忽略了台风脉动效应产生时的瞬时风压。”

    郭冬岳说了一大堆在场众人谁都听不懂的专业术语,又屈起指节敲了敲铝合金的支柱,从侧面仔细观察了一会儿。

    “设计者大概是过于看重美观,这些支架里大量采用了拉铆钉和卡扣式连接,这种架构抗风能力较弱,最好改成自攻螺丝。当然,不改也没关系,无非是赌一赌台风的过境机率而已。”

    “这附近的地形一马平川,若是台风来了,没有任何的凭依,建筑的迎风面积又过大……”郭冬岳不以为然地摇头,“算了,就当是我的职业病犯了吧。正好我之前设计过一个类似的全玻璃结构的花房,做过一些研究,当时我也差点犯了类似的错误,因此一时技痒,请不必在意。”

    吕明义听得不明觉厉。他抬头望向玻璃穹顶,一时有些眼晕,仿佛觉得下一刻就会刮起台风,整个凤鸣鸟舍会在剧烈的空气涡流中垮塌一样。

    他快步走过去,也不管郭冬岳愿意不愿意,强行握住他的手使劲地摇晃,“郭先生,恕我孤陋寡闻,刚才多有怠慢,请务必不吝赐教!”

    他并不确定郭冬岳所言是不是确凿无误,但作为一个生意人,小心使得万年船,万一被郭冬岳言中,那他吃后悔药都来不及。

    “来来来,二位,快往里面请,来我办公室坐坐。”吕明义热情地请他们往里走。

    “猫可以带进去?”张子安问。

    吕明义老脸一红,呵呵笑道:“张先生就别寒碜我了,你这猫要是留在外面丢了,我可是吃罪不起。”

    张子安只是开个小玩笑,摆手拒绝道:“不必了,好意心领,不过我们今天真是来买鹦鹉的,等以后有时间的时候再过来坐吧。”

    吕明义以为他们是在为刚才的怠慢而生气,不禁有些懊悔,说道:“请问二位想要什么鹦鹉?请随便挑,我送给你们,就当是咱们交个朋友。”

    张子安听了觉得很惋惜,因为今天是郭冬岳来挑鹦鹉,而不是自己,如果是他自己挑鹦鹉,一定要挑一只最贵的带回去……总之,感觉错过1个亿!他知道吕明义主要是想交好郭冬岳,请郭冬岳帮忙修正这栋建筑的缺陷,他只是顺便沾了个光。

    另一方面,卫康才不在乎这栋建筑有没有缺陷,会不会塌,他只是想对菲娜拍上几百张照片,然后提取一些基因样本带回实验室去。张子安当然不能答应,在卫康面前装傻充愣,就是不让他靠近菲娜。雪狮子心思机敏,从张子安对待卫康的态度察觉到卫康可能会对菲娜陛下不利,也蹿过去对着卫康作势恐吓。

    郭冬岳心忧母亲,暂时没时间在这里跟吕明义过多纠缠,只是简洁地告诉他:“想增强建筑的抗风能力并不难,即使不改变建筑本身也可以做到。”

    “哦?愿闻其详!”吕明义惊喜地说道。他心中本游移不定,一是不知道郭冬岳所言是否属实,抑或只是危言耸听,二是整改的话是否意味着对整个建筑进行大手术,费钱费力费时,这就太伤筋动骨了……若是能轻而易举地增强抗风能力,那何乐而不为呢?

    “很简单,所谓建筑无非是因地制宜。补救之法很简单——你这附近空地多,只要在周围修造一些既美观又实用的防风墙,同时将低矮的灌木替换成高大的松柏即可。当然,防风墙的走向是有些讲究的,这个你可以向当初的设计者去咨询一下,就当是售后服务吧。”

    吕明义听了,不禁豁然开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