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黑领牡丹
    张子安从外面观察凤鸣鸟舍时,以为鸟舍内部是一个整体,然而跟着卫康教授漫步其中,才注意到并不是这样,内部其实是隔断开的,用以划分不同的鸟种。他们此时所在的这个区域,就全是鹦鹉。

    “卫教授!注意关灯!”

    耳畔传来一道沙哑而呆板的声音,张子安他们侧头看去,一只跟理查德很像的非洲灰鹦鹉就站在枯枝上,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们——虽然外形很像,但眼神远没有理查德灵动。刚才那句话,大概就是它说的。

    卫康笑着指了指它,“这是我们这里最调皮的一只灰鹦鹉,相当聪明,员工们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思聪’。它听到其他员工在下班时会说‘注意关灯’,就学会了。”

    “你好!上班别忘了刷脸!”它又说道。这些话一听就是它从员工们那里学来的。

    如果没遇到理查德,张子安想必还会感到惊讶,然而此时他只是礼貌性地笑了笑,又随口附和几句。因为这只鹦鹉的嗓音跟人还有很大区别的,既粗且哑,只能勉强分辨出它在说什么。

    “他店里有一只更聪明的鹦鹉。”郭冬岳突然说道。

    “啊?”卫康一愣。

    “而且说起话来简直跟人一样。”郭冬岳又补充道。

    张子安感觉卫康的目光骤然变得灼热无比,心里暗骂郭冬岳多事,连忙解释道:“不不,我那只鹦鹉只是一般聪明,说话也不利索。”

    郭冬岳不理解他为何如何谦虚,这跟他认识的张子安可不太一样啊。

    张子安是有苦难言,光是一个菲娜就让卫康像着了魔一样,如果再多一只巧言善辩的灰鹦鹉,估计卫康就会彻底发疯。

    想到菲娜,他回身看一眼。菲娜迈着优雅的步伐跟在后面,不时地以高傲和矜持地目光扫视着周围飞翔的鸟雀,仿佛在巡视它的领地。

    雪狮子寸步不离菲娜的左右,若是有哪只不开眼的鸟飞得太近,它就极快的速度挡在菲娜的身前,将其驱离——这倒是有个好处,刚才那个女司机jamie自述来鸟舍玩的时候被空中落下的鸟粪袭击过,弄得身上又脏又臭,而由于有雪狮子在,张子安他们没有受到这个困扰,始终保持着衣着的整洁和干净。

    郭冬岳认真地听着卫康的讲解,随着卫康的手指移动视线,寻找母亲以前养过的那种牡丹鹦鹉。张子安的注意力则放在凤鸣鸟舍的布局上。鸟舍里每隔三五步远,就会有一株光秃秃不剩几片枝叶的枯枝栽种在地上;作为天花板的玻璃穹顶下,挂着长长的仿真藤蔓,尽力营造出野外的气息;至于供鸟类栖息的搁板和握杆,更是随处可见。

    “卫教授,这里既然是散养,又为什么准备了许多鸟笼?”张子安指着通道两侧众多的鸟笼提出疑问。

    卫康不假思索地回答:“那是供它们相亲、睡觉和繁殖时用的,免受打扰。”

    张子安正要放下手臂,一只绿色的鹦鹉扑腾着翅膀落在了他的小臂上,显然是把他的胳膊当成了握杆或枯枝。他顿时僵住了,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把它赶跑,万一它在胳膊上拉屎怎么办?这件衣服还算是新的,刚穿过两次。

    “卫教授……”他停下脚步,招呼前面的两人。

    卫康回头,看到这只鸟时啧啧称奇,“你的运气可真好,怪不得能在大街上捡到原始埃及猫……这是极罕见黑领牡丹鹦鹉,主要分布在非洲南部,即使在这间国内排得上号的鸟舍里也仅有这么一只,是吕总托关系从国外弄进来的。另外这种鹦鹉相当胆小,能主动飞到陌生人的手上是很少见的事。”

    张子安一听,居然是这么罕见的鹦鹉,不由地提起了兴趣。

    这只黑领牡丹其实并不好看,比普通牡丹鹦鹉的体型稍大一些,羽毛大部分为翠绿色,鸟喙是灰黑色,后颈部有一道显眼的黑线,这大概就是它得名的原因。

    黑领牡丹同样好奇地盯着张子安,在他的胳膊上小跳着,不时低头寻觅着什么。

    卫康说道:“它在找食物。”

    张子安刚才好像看见有工作人员在喂食,往地上撒播小米之类的谷物,不少鹦鹉都在地上啄食,为什么这只黑领牡丹不去吃呢?

    卫康像是看出了他所思所想,又说:“黑领牡丹的主食是无花果,食谱极度狭窄,有些像是以竹子为食的大熊猫,如果没有无花果吃,它几天就会饿死。”

    我勒个去!这么娇贵,怪不得罕见。也幸亏它体型小,要是长得像大熊猫一般大还如此挑食,八成早灭绝了。

    张子安啧啧称奇,对它说:“你父母小时候没跟你说过不能挑食么?”

    黑领牡丹当然不能像理查德一样听懂他的话,它的注意力已经不在张子安的身上,而是盯着正在给其他鸟喂食的员工。

    卫康长吁一口气,“我在这里当顾问,吕总跟我们研究所有合作关系,提供给我们必要的资金。作为交换,当他在国外弄到罕见的鸟类时,会以研究所的名义带回国内,避免在海关被查没的风险。”

    张子安没说什么,只是仔细瞧着手臂上的黑领鹦鹉。他本来就觉得有些奇怪,卫康看上去像是老实教书的,不像是那种热衷于与商人打交道的教授,为什么会在这间鸟舍出现呢?听到卫康的自述,他明白了这就是互惠互利的关系。

    刚才接待他们几个的员工怀里抱着三瓶矿泉水,手里拎着一个小竹蓝匆匆走过来,“卫教授,给你们拿水来了。”

    黑领牡丹突然发出一道极为难听的叫声,从张子安的手臂上飞走,落在这名员工手里拎的竹蓝边缘,把头探进去啄食着什么。

    张子安被这声怪叫吓了一跳,还好不是晚上,晚上的话非得吓尿了不可。

    “呵呵,叫声挺难听吧。它叫起来就是这样,所以不怎么讨人喜欢。”卫康对黑领牡丹的叫声已经有了免疫力,并不吃惊。

    张子安用小指抠了抠耳朵眼儿,苦笑道:“耳膜差点刺破了……”

    员工手里的竹篮中装着新鲜的无花果,黑领鹦鹉一口接一口地啄食着,吃得口齿生津。

    在张子安和卫康关注黑领鹦鹉的同时,郭冬岳却根本对罕见的黑领鹦鹉不感兴趣,仍然在四下寻觅记忆中的鹦鹉,然而这里的鹦鹉实在太多了,看得人眼花缭乱。

    突然,在一条较头的枝头,两只身体呈绿色脸颊泛红的鹦鹉引起了他的注意。

    “看那里!就是那种!”他指着它们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