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红面牡丹
    郭冬岳一直将焦虑的心情掩藏在平静的外表下,因为他不知道在这里能否找到记忆中的那对牡丹鹦鹉。他之前逛过一些宠物店,也去城区的繁星宠物连锁超市找过,逛过滨海市最大的宠物交易集散地——狗市,然而宠物店和宠物超市基本上不销售鹦鹉,而狗市里虽然有不少鹦鹉,却没有他记忆中的那种。

    不仅如此,他还在电商网站里找过,然而电商网站里也只有常见的鹦鹉,罕见的鹦鹉基本没有。

    看到枝头上那对鹦鹉时,他终于如释重负,焦虑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子安一听找到目标了,心里也是一宽,不再关注那只黑领牡丹,而是抬头看向郭冬岳所指那对鹦鹉。正巧其中一只像是由于被众人注视而感到害羞般转过了身体,让张子安得以一窥正反面的全貌。

    它们的胸腹是黄绿色,背后的颜色较深,大致上是翠绿色,尾羽上方有一块青空般的蓝色,最显著的区分是它们的脸和颈部,一只呈鲜红色,另一只黄橙色,爪子是很漂亮的银灰色。它们两个亲昵地靠在一起,鲜红色头颈那只将鸟喙探入同伴的脖颈里,为其梳理羽毛,黄橙色的那只也没有闲着,用鸟喙为清理同伴鸟喙上沾染的食物残渣,看上去极为恩爱。

    靠!张子安的第一反应不是想知道这是什么种类的鹦鹉,而是这年头连鹦鹉都开始虐狗了……

    卫康抬眼看去,哦了一声,说道:“怪不得你们要来这里找,这种鹦鹉虽然不像黑领鹦鹉那么罕见,但养的人也很少。”

    “这种鹦鹉也很挑食?”张子安下意识地问道。

    “这倒不是,因为它们只能成对饲养,否则很难养活。”卫康说,“这种鹦鹉的名字是红面牡丹。如果说牡丹鹦鹉是爱情鸟,那么红面牡丹就是爱情鸟中的爱情鸟。”他指着其中一只说道:“那只红脸的是公的,黄橙色脸的是母的。这种鸟对于伴侣的选择极为严格,基本上只能靠自然求偶,人力很难干预。”

    郭冬岳对于这些并不在意,他急切地问道:“这对鸟多少钱?我想买。”

    卫康迟疑了片刻,没有回答。

    郭冬岳的心忽地往下一沉,以为是很贵,又或者是不卖。

    “钱倒不是问题——吕总已经说了,你要的话可以直接送给你。”卫康沉吟着说道,“我是不清楚你为什么指名要这种鹦鹉,不过我提醒你,红面牡丹很难养活,所以养的人很少。另外嘛……”

    郭冬岳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无非是鹦鹉而已,只要保证让它们吃好喝好就行了,“另外什么?”

    “你看它们如此亲昵,简直是如胶似漆,不分彼此,中间再没有任何插足之地。”卫康示意他仔细观察。

    “所以?”郭冬岳不理解卫康的意思。

    “它们不会像其他鹦鹉一样对主人产生深厚的感情,你明白吗?它们只将感情倾注在对方身上,而主人只能排在第三位。无论你养它们多久,它们也只会跟彼此在一起玩。”卫康解释道。

    郭冬岳想了想,觉得这没什么影响,他只是想让这对红面鹦鹉陪母亲一段时间,能陪多久算多久,只要在这段时间内让母亲高兴就行,至于以后的事……他不愿多想。

    张子安提出一个小疑问,“我记得你说过,你母亲把她的两只鹦鹉叫‘小紫’和‘豌豆黄’,要说母的那只挺像豌豆黄,但公的那只,怎么也跟‘紫’联系不起来吧?”他提出这个问题是担心郭冬岳买错了。

    郭冬岳很简单地回答道:“因为我母亲色弱,她把它们背后的那块蓝色区域看成了紫色。”

    “哦。”张子安有些尴尬,觉得自己多余担心了。

    卫康走到最近的一个空鸟笼旁边,把自己的那瓶矿泉水盖子拧开,自己先喝了几口润润喉咙,然后将剩下全都倒进鸟笼里的水盆中,转身走开一段距离。

    就在他离开不久,两只红面鹦鹉几乎同时飞离枝头,拍打着翅膀一前一后地飞进了鸟笼,啜饮水盆里的水。

    卫康不紧不慢地走过去,把笼门关上,摘下笼子递给郭冬岳。

    “给你,拿走吧。笼子也给你。”

    郭冬岳欣喜而激动地接过笼子,像是看宝贝一样盯着两只红面鹦鹉。

    “注意啊,这种鹦鹉很难养活。”卫康再次提醒道。

    郭冬岳激动之余,对卫康的警告并不太在意,只想赶紧把它们带回去,像是生怕卫康和吕明义突然反悔一样。

    “是因为它们不适合笼养?”张子安处于第三方冷静客观的立场,没有忽视卫康的提醒。

    “不好说。”卫康摇头,“但应该多少是有些关系。任何一种动物都不是为了在笼子生活而进化的,天生双翼的鸟类更是如此。总之,个人饲养红面鹦鹉的存活率很低,即使在凤鸣鸟舍这么优越的开放式环境里,有着专门的鸟类医生,红面鹦鹉的存活率也不到一半。如果是换成别人,我是不建议饲养的……但是你们指名要这种鹦鹉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我就不多说什么了。”

    卫康说得郑重其事,张子安相信他不是在危言耸听,看来红面鹦鹉确实很难养活,不由地心里没底儿了,因为这两只鹦鹉肯定是要寄存在他的宠物店里,由理查德来试着教它们说话,若是养着养着给养死了,那真是愧对江东父老。

    “还有一点。”卫康补充道,“这种鹦鹉,当伴侣死亡后,另一只会整日沉浸在伤痛中,大概也活不了几天,往往一死就是死一对。”

    张子安肃然起敬,红面鹦鹉对爱情的坚贞不渝,令自称为万物之灵的人类都要相形见绌,真不愧是爱情鸟中的爱情鸟。

    卫康见郭冬岳急着离开,也就不再挽留,叮嘱了他们几句红面鹦鹉的饮食要点。张子安逐一记在心里,连卫康这样的专家都如此审慎,看来这红面鹦鹉是真不好养。

    把该交待的都交待完毕,卫康亲自送他们出门。

    还在找”宠物天王”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