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大名鼎鼎的Nature
    鸟舍内外,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刚进门的时候,张子安和郭冬岳被纷至沓来的嘈杂鸟鸣声惊吓到,然而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有些习惯了这种嘈杂,当他们跟在卫康身后连续穿过两扇门,重新回到外面时,甚至觉得耳中静得可怕,总想弄出些声音来。

    除了声音之外,另一项不同就是温度。一阵冷风吹过,张子安缩了缩脖子,赶紧把进入鸟舍后脱掉的外套重新穿上了。鸟舍里非常温暖,大约保持在20度左右,走了一圈儿甚至微微冒汗,而外面即使是时近中午,却依然秋风萧瑟,寒意浸人,乍冷乍热之下很容易感冒。

    郭冬岳相比于自己,更在意两只红面牡丹会不会着凉,他将自己的外套盖在了笼子外面,为它们挡风。

    他们从脚上摘下一次性塑料鞋套,扔进门口的垃圾桶里。鞋套的底部已经沾了不少鸟粪和小米粒,看一眼就觉得恶心。

    由于是郊区,出租车较少,而且都坐着客人。郭冬岳拿起手机,再次寻找顺风车来代步。

    “二位,怎么不打招呼就走啊?”

    吕明义乐呵呵地从后面追过来,热情地邀请道:“都快中午了,由我作东,二位吃了午饭再走吧。”

    “不必了,我们还有事。”郭冬岳直接拒绝了,他主要是担心这对鹦鹉留在外面太久会不会生病。

    张子安倒是挺想吃一顿免费的午餐,只不过他看菲娜舔嘴唇的样子知道它也快饿了,不如干脆回去吃吧,省得它又发脾气。

    “太可惜了……改日吧,改日我去市里的时候,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聚一聚。”吕明义没有因为郭冬岳的拒绝而心生怨怼,他刚才已经打听过了,知道郭冬岳就是这脾气,不过人家是有能力的,在公司内部评价很高,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开办自己的设计所。

    郭冬岳对应酬交际不感兴趣,推脱道:“以后吧,最近我可能没时间。对了,这两只鹦鹉……”他提起笼子,撩开外套的一角让吕明义看。

    几缕冷风从外套的衣角下涌进鸟笼,红色头颈的那只公鸟很体贴地挪了个位置,为黄橙色头颈的母鸟挡住冷风。

    吕明义一眼就认出是两只红面鹦鹉,虽然罕见,但算不上特别珍贵,于是大度地说:“这两只鹦鹉不算什么,就送给郭先生了。”

    “只是借用一下,等……等以后我会还回来的。”郭冬岳放下衣角认真地说道,语气中间略有停顿。

    吕明义以为他只是客气,坚称要送给他。

    另一方面,卫康还在苦口婆心地劝说张子安,劝他为科学而勇于奉献。

    吕明义也走过来帮着卫康劝,不过是取一点儿基因用来检测,没必要太小气吧?

    张子安虽然从小就很憧憬科学,但关于这事还是很为难的。

    “你来看这个。”

    卫康深知眼见为实的道理,掏出手机,打开一个网页展示给他们看。张子安一看满屏幕的英文就感到头疼,不过好歹认识那个大名鼎鼎的域名nature.。

    “这是《nature》杂志ecology&evolution子刊2017年6月19号的文章,作者是法国巴黎第七大学的eva-maria_igl研究组。你们看这个配图。”卫康将页面下拉,放大文章中部的一副配图。

    这副图画线条简洁明朗,画的是在一位女人坐着的椅子下,有一只金黄色带着暗色斑纹的猫正在吃鱼。张子安明知道应该重点关注画中的那只猫,但眼神还不由自主地瞟向画中女人光溜溜的大腿……

    “这是3500年前古埃及的壁画。”卫康指着画中的猫,“你仔细看看。”

    ”3500年前?”

    张子安大吃一鲸,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错,就是3500年前,也就是公元前1500年。”卫康很肯定地回答,“那时中国还处于商朝早期。这张图是一张古埃及壁画的一部分,也是家猫从古埃及起源的最有力证据之一,但不是决定性的证据。你看,图中的这只猫是不是跟你这只猫很像,而跟现代埃及猫相差很大?”

    张子安一眼就看出图里的这只猫跟现代埃及猫完全不同。现代埃及猫的身上以斑点为主,而画中之猫跟菲娜一样,身上是以斑纹为主。

    卫康知道张子安是懂行的,关于原始埃及猫与现代埃及猫的区别不用多做说明,他只是简单解释了一下其中的因果关系,“根据6月19号这份专刊里的内容,从野猫被驯服为家猫开始,一直到公元14世纪为止,古代家猫一直拥有鲭鱼状的条纹毛色,就像壁画里的这只猫和你的猫一样。从公元13世纪开始,家猫的毛色才慢慢由条纹过渡到斑点。这就是为什么原始埃及猫是条纹毛色,而现代埃及猫是斑点毛色的原因。”

    张子安颇有些醍醐灌顶之感,学问高的人说起话来就是不一样,深入浅出地把一个他从未细想过的问题解释清楚了。虽然这些知识在生活中没什么卵用,但兴许以后哪天可以在别人面前装装逼呢?

    “另外,你这只猫的身上既有条纹也有斑点,条纹为主斑点为辅,壁画上这只猫是纯条纹,而现代埃及猫又是纯斑点……换言之,你这只猫就像当年的始祖鸟一样,是进化链里的关键过度环节,是真正的活化石!”卫康越说越激动。

    卫康年纪也不小了,张子安真担心他激动出个好歹来。

    张子安仔细观摩这张壁画图片,发现还有另一处细节——现代埃及猫分为五种颜色,分别为银色、古铜色、烟灰色、黑色、蓝/白蜡色,而壁画的这只猫看起来是金黄色,跟菲娜相同……不对,应该说是菲娜跟壁画里的这只猫一样,毕竟这只猫比菲娜还要早1500年,算是菲娜的祖先了。

    不仅是张子安,连菲娜也好奇的地凑近了,仔细观察手机屏幕上那只它的祖先。

    他已经懂得菲娜的重要意义了。往大里说,菲娜的出现将结束长期以来关于家猫起源的争论,往小里说……卫康可以据此写出好几篇高影响因子的论文,甚至一夜成名。

    尽管如此,他还是不能轻易答应——因为这不是他能决定的事,他必须要尊重菲娜本人……不对,是本猫的意见。

    “卫教授,这样吧,我先回去考虑一下。”他打算先拖延一下,等没人的时候跟菲娜商量商量再决定,不能仓促。

    卫康无奈地叹了口气,“至少给我留下你的联系方式。”

    “这没问题。”

    张子安和卫康交换了联系方式,正好郭冬岳叫的顺风车也停在了门口,他带着菲娜和雪狮子,与郭冬岳上了车,返回滨海市市区。

    还在找”宠物天王”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