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前车之鉴
    壹秒記住[北♂鬥÷星?小-說→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无弹窗閱讀!

    回去的路上,这辆顺风车司机是个中年男人,看上去比较沉稳,不像jamie那样健谈,有问必答,但不会多谈,也不会主动提问,摆明了一副“我只想当个安静的美司机”的架势。

    郭东岳把鸟笼横置于腿上,闭目不语,偶尔睁开眼观察一下两只红面鹦鹉的状态。看得出来,两只红面鹦鹉对颠簸的路途并不适应,表现得不像在鸟舍里那么镇定。

    “请稍微开慢一点。”郭冬岳提醒司机。

    “喵喵!开快一点!”雪狮子继续玩着来时的小伎俩,利用车转弯时的惯性使劲往菲娜身上蹭,而菲娜则是不耐烦地用爪子把它推开。

    张子安乐得清净,正说也打一会儿盹,手机响了一下,是卫康发来的。

    卫康:我教过很多学生,很多学生比你的年龄还大,我能看得出来,你有顾虑。我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也许你认为我是想借这个机会出名,不过我真的只是想为学术界做一些贡献而已。如果你同意提供原始埃及猫的基因,我保证把论文的第一署名权留给你。

    张子安没有马上回复,而是静静地思索着。

    他想起以前看过的一则科技新闻。

    1999年,dr.l.lee_grismer发表了一篇关于凭祥睑虎的论文,这是一种生活在中国广西凭祥的稀有壁虎。这位科学家当时认为,发表这篇论文可以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从而更好地保护这种稀有壁虎。

    grismer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论文发表之后,这种外表奇特的壁虎立刻成为了热门的珍稀异宠,国际买家将它们的价格炒到了2000美元一只。1999年的2000美元,在中国具有相当强大的诱惑力,而且这仅仅是一只的价格。

    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研究者们很快发现,论文中提到的壁虎栖息区“好像是被炸弹轰炸过一样,每一块岩石都被翻了一遍”……如今的广西凭祥,凭祥睑虎已经因为过度采集而很难找到了。

    张子安想起望海阁的超版风衣装逼男,那家伙似乎就是倒卖珍稀宠物的,还有郭冬岳提到过的女土豪,为一只聪明伶俐的灰鹦鹉不惜一掷万金建造玻璃花房……无论是国内富豪还是国外富豪,对于珍稀宠物的追逐都是相当狂热。

    有了凭祥睑虎的前车之鉴,如果卫康在论文里写“在滨海市找到了一只原始埃及猫,为家猫的演化过程盖棺定论”,会发生什么事?

    张子安不敢想象。

    可以肯定的是,奇缘宠物店的门槛都会被踏破,来自民间与官方的不速之客将挤满整个店铺,为了得到菲娜而向他许下巨额的金钱,或者干脆给他发张奖状让他上交国家……甚至会有人打起歪主意,利用一些更可怕的手段来扫清障碍。

    目前,确实有极个别的网友怀疑菲娜是原始埃及猫,然而也仅仅停留在“怀疑”的阶段,过一阵儿也许就忘了……如果卫康以滨海大学教授的身份发表论文,情况就难以预料了。

    张子安很想为科学做出一些贡献,但前提是他的生活不能被打扰,生命安全更不能被威胁。显然,卫康的论文一旦发表,平静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

    那么让卫康不要暴露菲娜的所在地呢?这也不现实。科学论文要求严谨,而且必须是可证实的、可重复的,不能空口白牙地胡说。卫康的论文发表后,国内和国外的同行们必然会纷至沓来,向他询问是在哪里发现的原始埃及猫,而卫康必须如实回答,否则就是拿自己的学术声誉开玩笑——千万不要低估科学家对真相的追逐探索之心。

    凭祥睑虎事件并非是孤立的,事实上类似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好几次。每当科学家发现了一个新奇的物种,这个物种种群很快就因为过度捕猎而崩溃。即使不详细说明新物种的产地,但只要描述一下新物种的习性,有心人也可以据此来推测出它们生活的区域。

    张子安转头看了看菲娜,它蹲坐在旁边的座位上,侧头打量着车窗外飞速后掠的景物,不时地抬起爪子,把黏过来的雪狮子推开。雪狮子越锉越勇,毫不气馁,围着菲娜绕来绕去,从各个角度出击,誓要舔到菲娜的毛不可……

    有时候雪狮子绕到了菲娜和张子安之间,被菲娜一推,会靠向张子安的身上。每当这种时候,雪狮子总会摆出一张臭脸,瞪起蓝汪汪的大眼睛凶他。

    不得不承认,雪狮子那一身长毛的手感真不错,生气的表情也很棒,碰上个爱猫如命的,肯定会撸猫撸到死……

    思虑再三,他给卫康回信。

    张子安:卫教授,并非我拒人于千里之外,也并非对你的人品有所怀疑,只是我对事情曝光后的未来心存疑虑。我是个普通人,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不想整日生活在媒体的镁光灯下。所以,很抱歉,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也许有一天会答应,但至少不是现在。

    按下发送键之后,不一会儿就收到了卫康的回信。

    卫康:看来是我唐突了,我没有顾虑到你的想法。你说的有道理,如果换成我是你,大概也不愿意成为媒体的焦点。我会好好检讨自己,并试着想出万全之策,在那之前,我不会向你提出类似的要求了。

    张子安看完信息,松了一口气,觉得卫康还是挺通情达理的,并非电影里那种科学狂人,为了科学研究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知道卫康不会来随便打扰,他暂时放下一桩心事,心情变得轻松不少。

    其实,以上的一切理由都只不过是次要的,最重要、最最重要的是——他从来不把菲娜当成一只猫或者一只宠物。不论星海、菲娜还是老茶,他都尊重它们的意见,若它们想跟着来鸟舍,他就带它们来。如果它们更愿意回游戏里睡觉,那他也不勉强。

    它们不是宠物,是精灵,是超越时间与空间的存在,有着自己的意志和愿望——从雪狮子的经历中,他理解了这一点。它们与主人是同伴,并非附庸,因为喜欢主人、认同主人而跟随主人,所以主人也要以相应的坦诚和尊重来回馈它们。

    嗯?

    他注意到外面的景色有些陌生啊,似乎不是来时的路。

    “呃,那什么,咱们是不是走错路了?”他提醒司机道。

    “没错啊。”司机也是一愣,检查了一下用来当导航仪的手机。

    “没错。”郭冬岳睁开眼睛,“咱们先不回宠物店,我想先带着这两只鹦鹉回一趟家,看看我母亲的反应,省得做了无用功……”

    张子安一下子就明白了,赞同地点点头,心想郭冬岳还真是心细缜密,先让他母亲看一看确实是有必要的。

    还在找”宠物天王”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