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女神的使者
    眼看成功在望,郭母却在这么个节骨眼儿上再次断片,一切的努力归零。张子安和郭冬岳阵阵胸闷,几乎要吐血了,

    怎么办?再重试一遍吗?

    他们以眼神互相询问,都等着对方的答复。于情于理,这件事都应该由郭冬岳完成,但他面对母亲时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能寄希望于张子安。

    张子安无奈地叹了口气,总有上贼船的感觉。他有自知之明,刚才的成功纯属侥幸,郭冬岳的期望如同三座大山一般压在他的肩上,令他很难开口说拒绝。另一方面,他看到郭母的样子,总会想起自己的母亲来,将心比心,如果是自己的母亲遭遇了病魔,他同样会希望其他人能施以援手。

    因此,他故伎重施,笑道:“我是鸟类发烧友……”

    “我不是问这个。”郭母的笑容冷却,从沙发上站起来,正言厉色地说道:“我是问你们怎么进的我家?谁给你们开的门?如果你们再不走的话,我就要报警了!”

    张子安的心里哔了狗,每次的画风还不一样,这可肿么办?

    “不不,我们是好人。”他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好人?好人怎么会擅闯民宅?”郭母的声音越来越高,“你们走不走?不走我就要喊人了?”

    白姨听到声音从厨房急匆匆地出来,一把拉住她,劝道:“我的老嫂子,你别喊啊,他们不是外人。”

    郭母的目光盯在白姨的脸上好几秒,才将她认出来,“燕子?”

    白姨苦笑着点头,“这栋楼里,也就老嫂子你这么叫我。”

    “燕子,他们是谁?你朋友?”郭母指着张子安和郭冬岳。

    白姨远不如张子安那么随机应变,被问得张口结舌,她想说是你儿子和你儿子的朋友,但这样一来又要陷入无尽的死循环,郭母是绝对不会承认郭冬岳是她儿子的。

    她硬着头皮说:“是,是我朋友。”

    “他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把他们带到我家里?”郭母一句接一句追问。

    “这……”白姨彷徨无措之时,看到张子安指了指笼子,会意地说道:“老嫂子,他们是来看你的鹦鹉的。”

    “鹦鹉?”郭母也看到了鸟笼子,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她劈手就从郭冬岳手中夺过,宝贝似的抱在怀里,厉声斥责道:“你们竟然敢偷我的鹦鹉!我非报警不可!”

    三人这下谁都没咒念了,只能尴尬地站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事到如今,只能等郭母再次断片才行。然而事与愿违,郭母可能是太气愤了,轮流指着郭冬岳和张子安不停地数落,把他们骂得狗血淋头,真把他们当成小偷了。

    最后一个进门的是张子安,他刚才进来的时候只是把房门虚掩,这时伴随着吱呀一声,房门被轻轻推开了,一只金黄色的猫踏入屋内,紧接着又是另一只。菲娜面无表情地走进来,嘴里叼着几张纸。

    看到叼着纸的菲娜,张子安别提多震惊了,他甚至怀疑那几张纸是不是哪家超级公司的原始股认购凭证——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能让洁癖的它甘愿叼几张纸呢?

    菲娜的存在感实在太强,连郭母都停止了喋喋不休的数落,惊讶地望着它,几秒后说道:“这……这是哪来的猫?”

    “是我的猫,我带来的。”张子安边说边冲菲娜挤挤眼睛,意思是你叼着的到底是什么啊?

    菲娜没有理睬他。

    郭母更生气了,“好哇,你们带猫来,是要让猫偷吃我的鹦鹉么?”

    张子安干脆不解释了,因为解释不清,也因为解释没用,只能继续等她失去这一小段记忆,然后重新来过,就像是打游戏时的s/l**一样——虽然听起来挺可笑,但这是一出不折不扣的悲剧。

    “滚出去!让你的猫滚出去!”她把鸟笼抱得更紧。由于喊声尖锐,笼内的两只红面鹦鹉吓得缩到了笼子的角落里,紧紧依偎在一起。

    郭冬岳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母亲之前是一个知书达理有涵养的人,绝不会说出这样的粗鄙之语,是阿尔茨海默症改变了她的性格。

    张子安心说要糟,被人当面说滚出去,依菲娜的性格绝对会大怒。即使是他,也生出了就此干脆离开抽身事外的念头。为防万一,他挡在菲娜和郭母之间,生怕菲娜在盛怒之下攻击她。

    没想到的是,菲娜似乎没有生气,只是平静地张开嘴,让几张纸飘落在地上,然后看了郭母一眼,事不关己一般甩甩尾巴出去了。

    张子安弯腰拾起那几张纸,发现只不过是小孩子的涂鸦而已,或者说是图画日记。

    第一张图,是一个小男孩举着一朵花往家里跑,底部歪歪扭扭地写着:今天妈妈生日。

    张子安翻到第二张图,场景改成了室内,一个穿着裙子的女人坐在桌子旁,手里举着刚才那朵花,配的文字是:妈妈很高兴,kua我是个好hai子。

    可能是由于识字不多,“夸”字是用拼音代替的。

    张子安翻到第三张图,小男孩笔直地站在女人面前,一个表示说话内容的椭圆框从他的嘴边引申出来,对话框里写的是“ci_mu手中xian,you子身上衣……”

    图下的文字是:老师要我们在妈妈生日时向妈妈nian这首shi,zhu妈妈生日快乐!

    蜡笔画上去的线条和文字都已经模糊,只能勉强认出来,仿佛见证着时光的流逝。

    张子安将这三张纸反复看了几遍,将其递给了郭冬岳,“是不是这首诗?你在街角幼儿园的时候,老师是不是也让你们在母亲过生日时读过这首诗?”

    郭冬岳接过纸,同样反复看了好几遍,嘴唇轻轻地蠕动,默念着图上的文字。他在宠物店里听张子安给小芹菜念这首诗的时候,心底的某处仿佛被触动了,就像是一粒小石子从山顶上滚落。但是记忆沉睡得太久,如同被压在箱子最底下的衣物,已经遍布皱褶,不复本来面貌,而且当时他急着来挑选鹦鹉,无暇仔细回味,遗憾地失之交臂。

    然而命运女神给了他第二次机会,派金色猫作为使者叼来了某位小朋友留在幼儿园的图画日记,宛如熨斗般将记忆的皱褶熨平,令他再次回忆起幼年的时光。没错,那个时候他在母亲生日时也向母亲背诵过这首诗,虽然他当时年纪尚幼,对这首诗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只记得站在母亲面前背诗时很不好意思,等诗背完后,母亲一把将他拥入怀中,而他则害羞地推开母亲跑掉了……

    在郭冬岳沉浸于过去的遐思时,张子安已经悄悄离开了房间,与菲娜一起蹲在房门外的走廊上,注视着墙壁上小孩子的涂鸦,一时谁也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楼下传来雪狮子不耐烦的叫声:“喵喵!陛下您还好吗?”

    “本宫这就下去。”菲娜以恰到好处的音量回应道,随后迈腿走下楼梯。

    当它迈下第一阶的时候,张子安的声音从它身后传来:“闪亮的东西?”

    菲娜停顿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高傲而矜持地一步步走下去。

    它是菲娜帕丽丝十三世,不朽神国的守护者,无须向凡人解释它的意志。

    还在找”宠物天王”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