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解码与编码
    ..,宠物天王

    第二天一大早,张子安如往常一样,在闹钟响起之前就已经醒了,顺手关掉了闹钟,一转头看见菲娜和雪狮子还在睡。他放轻脚步离开床铺,菲娜的眼皮动了动,不知道是在做梦还是听到了他的响动。至于雪狮子,那睡得叫一个死沉死沉,一点儿都没有猫类的警觉。

    “陛下……陛下……您的毛好香好顺滑哦,奴家真想一辈子为您舔毛……呼……呼……”雪狮子换了个姿势,把毛毯抱得紧紧的,舌头一伸一伸地舔着毛毯,口水把毛毯都浸湿了一角。

    张子安决定不叫醒它,等它醒来之后再告诉它残酷的真相。

    走进卫生间简单地洗漱过后,他放轻脚步下了楼。

    老茶和星海因为昨天在游戏里睡得很饱,早早的就已经醒了。老茶把电视声音调到很低,在看早间新闻。星海有些无聊地在屋里转来转去,听到张子安下楼的声音,立刻精力充沛地小跑过来,“子安,今天起得好早!”

    张子安伸了个懒腰,说道:“自从跟茶老爷子练拳后,每天晚上几乎都是脑袋一沾枕头就睡着,然后一觉到天亮,睡眠质量炒鸡好。现在醒了就起床,不像以前,醒了之后还要在被窝里挣扎半天。”

    “喵呜~星海不明白,不过感觉子安好厉害!”星海歪着头说。

    如果换成别人或者别的精灵,张子安一定认为是在嘲讽他,但既然是星海说出来的,那一定是真心实意。想到这里,他莫名有些自豪,心里美滋滋的。

    回想起从前还在上班的日子,张子安和每个上班族单身狗一样,明明是起床困难户,但就是越到晚上越精神,夜里12点之前绝不睡觉。自从继承了宠物店,他的作息时间也慢慢变得规律和健康——星海来了之后,他不再晚睡;菲娜来了之后,他吃外卖的次数大大减少;老茶来了之后,由于每日的练拳,他的睡眠质量越来越好,感觉睡一小时顶得上过去睡两个小时。

    至于理查德……

    说理查德,理查德就到!

    它扑腾着翅膀落在张子安的肩膀上,呜呜地闷叫个不停,因为它的鸟喙被张子安拿细绳绑住了,省得它一大早就吵吵闹闹,把他人吵得睡不着觉。

    理查德的眼神里尽是幽怨之色,仿佛在说:your_grandfather!为何要绑上本大爷的嘴?绑上嘴的解语鸟还是解语鸟么?

    张子安伸出三根手指在它眼前,“咱们约法三章,能做到的话,我就不绑你的嘴了。”

    理查德深谙能屈能伸的道理,连连点头,意思是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先把绳子给本大爷解开。

    “一,只要店里还有谁在睡觉,你就不用大清晨聒噪个不停,即使要说话,也必须把声音放低。”

    理查德点头。

    “二,当有外人在场的时候禁止污言秽语,败坏我的形象。”

    理查德不以为然地歪了歪脑袋,不过还是点头同意。

    “三,”张子安指着放在一张空展示柜上的鸟笼,“这活儿可是你接下来的,所以就要由你来负责,如果完不成的话,我看你也别叫解语鸟了,干脆叫大话鸟得了。”

    他对于训练鸟说话完全没有心得,再加上时间紧任务重,通过常规方法是不可能来得及教会两只红面鹦鹉说话的,只能敲打一下理查德,督促它来完成。

    理查德挺胸扬头,轻蔑地扫了一眼鸟笼,抬起一支翅膀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意思是:小菜一碟,你就瞧好儿吧。

    张子安这才把它鸟喙上的细绳解开,反正是个活扣,很好解。

    理查德先呸呸两口,活动了一下舌头,张口正要大放厥词,张子安警告似的把三根手指往它面前一晃,它才把一些脏话咽了回去,又把它特有的大嗓门放低了些。

    “杰夫这个白痴,太小瞧本大爷了。”此时它的傲慢与自大更甚往常,“你可知道解语的‘解’字作何解释?以你那平坦如镜的脑皮质层,大概是不会了解的吧?”

    “等一下!”

    这句话实在太伤人自尊了,张子安反驳道:“至少比你聪明吧?你那脑容量才跟核桃差不多大,有什么资格说我白痴啊!”

    “啧啧,照你这么说,大象和鲸鱼早就统治世界了。”理查德轻蔑地说,“算了,想你也不知道,所谓智慧是一种很复杂的东西,跟你说你也听不懂。还是说正题吧,所谓的‘解’,英wen就是decoding,与之相对的编码就是encoding。人类的语言、鸟类的语言、猫的语言、狗的语言,包括计算机语言,其实都只不过是一些代码而已。语言交流的过程,从本质上说无非是解码与编码的双向过程。本大爷这么说已经够浅显直白,你这个白痴能理解吗?”

    张子安从小时候学说话到现在,从没把“说话”这件事想得这么深,此时听得如坠雾zhong,却又隐约觉得很有道理。

    语言交流这件事,在人类社会里简直是再普通不过了,很少有人会去细思其本质。我们每天都会说话,从早上起床后的第一声早安开始,日常生活的每时每刻都离不开语言,即使某些最资深的死宅,只要不想饿死,同样需要用语言和wen字来与其他人交流,甚至当我们躺在床上,向深爱的人互道晚安沉入梦乡之后,偶尔还会迸出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梦话。

    语言是无处不在的,向别人表达爱意与恨意,向世间宣示真理,忠实地转述与记录历史……全都离不开语言。人类的wen明就是建立在语言基础上的,其重要性恐怕仅次于空气、水和食物,但其给人的存在感却远不及这些东西。

    正因为语言太平常太普通了,人们往往会忽略它的重要性,不去思考它的存在意义与本质。

    张子安认真思考着理查德的话,突然产生了一个疑问:“你说计算机语言也跟其他语言没什么区别?”

    “当然。”理查德不假思索地回答:“计算机语言其实相对来说更简单、更严谨、更有逻辑,它的本质与其他语言并无不同,区别仅仅在于它是在电脑里完成的,而普通语言是在你我的大脑里完成的。”

    还在找”宠物天王”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