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鸡鸣狗盗
    张子安起得太早,此时东方天际仅仅是晨曦初露,从二楼起居室的窗户向外望去,只有零星几家住户亮着灯,不知道是早起上班还是下夜班晚归,抑或是秉烛夜读。

    星海蹲坐在窗外透进的微光里,小心翼翼地放下了猫爪,银灰色的眼睛与天空里残留的几颗亮星交相辉映。

    “喵呜~理查德不是在教它们说话。”它说道。

    “不是在教它们说话?”张子安没明白,理查德是解语鸟,全身的本事都长在了嘴上,如果不是教它们说话,还能干什么?

    星海先是摇头,继而又点头,“是,也不是。”

    “喵呜~星海不懂,也讲不清楚,但是理查德需要子安的帮助,也需要医生的帮助。”它为难地说道。

    “医生?”张子安怔了一下,星海认识的医生只有一个吧?

    “就是经常来店里的那个孙晓梦?”他向星海确认。

    星海使劲点头,“喵呜~白衣医生。”

    “这样啊……”张子安仍然不理解,但是他把事情记下了。他没有更进一步的询问,因为如果知道得太多,反而会对未来望而生畏。比如你提前知道今天出门时将首先用左脚跨越门槛,当你走到门槛前时,就会小心地计算着步伐,以保证未来不会改变——这样活得太累了。

    他知道理查德需要帮助,不仅是他的,还有来自孙晓梦的帮助,这就够了。

    而且他还知道,理查德没有满足于仅仅教红面鹦鹉说话,而是暗自准备搞个大新闻,所以他还是装作不知道比较好。

    孙晓梦……似乎从郭冬岳提到鹦鹉热和饲鸽者肺开始,孙晓梦就跟这件事扯上了关系。

    “喵呜~就是这样。”星海说。

    “好啦,我知道了,星海去玩吧。”张子安突然坏笑着说:“要不要我告诉你那只猫藏到哪去了?”

    “喵呜!喵呜!星海不要听!子安总是耍赖!”星海趴在地上,双眼紧闭,用两只猫爪拢住自己的耳朵。

    “好吧,我不说了。”张子安灰溜溜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什么时候给星海留下了总是耍赖的固有印象了?一共也没耍几次赖嘛……捉迷藏的时候偷看几眼,这叫耍赖么?当然不能算!

    “喵呜~”星海睁开一只眼睛,确认他没有说话,这才飞快地跑出了起居室。

    张子安换上运动服,在起居室里练了一会儿拳,直到全身大汗淋漓才停了下来。

    他快速冲了个澡,把头发吹干,将昨天的衣服换下来扔进洗衣机,这才再次来到楼下。

    菲娜睁开眼睛,他不等它催促就说道:“知道,一会儿就去拿你的早饭。”

    星海和那只美短仍在楼上楼下地追逐,雪狮子趴在矮一层的猫爬架上,对着菲娜的尾巴犯花痴。隔了一夜,按压式茶壶里的水大概快凉了,他准备一会儿重新给老茶烧一壶开水。

    “子安。”老茶冲他挥了挥猫爪。

    “茶老爷子,什么事?”他快步走过来。

    老茶用猫爪捋了捋胡须,望着理查德说道:“子安,你可听说过‘鸡鸣狗盗’的典故?”

    张子安想了想,“好像是说古代的某个狗大户养了一堆门客,其中一个会学鸡叫,另一个擅长钻狗洞偷东西?”

    “呵呵,正是如此。”老茶欣然点头,“不过咱们这里改成了‘猫盗’。”

    张子安听得一愣,“茶老爷子,我没听明白……”

    老茶呵呵一笑,伸出猫爪指着鸟笼中的理查德,“鸡鸣。”

    它平移猫爪,指着犯花痴的雪狮子,“猫盗。”

    张子安恍然大悟,指着自己的鼻子,“狗大户?”

    早知道就不提狗大户这几个字,现在成挖坑自己跳了!

    “咳咳,这个嘛……”老茶干咳几声,随即正色说道:“鸡鸣狗盗在后世虽是贬义,但本领并无高下之分。当年的孟尝君若无鸡鸣狗盗之助,恐怕尸骨早寒。”

    张子安领悟到老茶是在提醒他,不要轻视和冷落理查德和雪狮子,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需要借助于它们的特技。

    “我知道了,茶老爷子。”他恭听训示。

    导航精灵早就说过,精灵等级只代表信仰之力的强弱,然而术业有专攻,具体到某件事上,高等级的精灵未必强于低等级的精灵。当解语鸟出现在雷达上时,张子安的心里确实闪过一丝轻视的念头,觉得只不过是个最低等级的精灵,即使没捉到也无所谓。不过这几天的经历令他暗自庆幸,幸亏捕获到解语鸟,否则就只能对郭冬岳的事爱莫能助了。

    老茶总是像个睿智的长者,适时地提点于他。

    张子安已经知道理查德很有一套,但是雪狮子……

    菲娜在最高层的猫爬架上打盹,垂下的尾巴随着它的呼吸有规律地摇摆。雪狮子陶醉地盯着菲娜的尾尖,时不时地舔一下舌头,像是在强行抑制自己抱住亲亲的**。

    张子安觉得,有菲娜在,雪狮子大概是没什么用武之地了,它无非擅长策划偷东西,他总不能让它去干坏事吧?那么除了偷东西以外,雪狮子还能做什么呢?

    算了,他决定先不想了,顺其自然吧。

    孟尝君能养一大堆门客,他张子安难道还养不起几只宠物?就算雪狮子除了卖萌和犯花痴以外什么也做不了,他也不会对它差别待遇……问题是雪狮子总对他差别待遇啊,整天开口闭口就是臭男人……

    “臭男人!看什么看!再看阉了你!”雪狮子察觉到他的目光,扭过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亮出爪子作势恐吓。

    张子安故作神秘地一笑,对它说:“你不觉得嘴里有什么怪味么?”

    “怪味?”雪狮子抿着嘴仔细感受舌头上传来的味道,随即脸色变了。

    “呸呸呸!这是什么味儿!”雪狮子恶心得脸都皱起来,“你这魂淡趁老娘睡着时干了什么?”

    “什么也没干。实话告诉你,你早上在梦里舔的是毛毯。”

    “毛……毛毯……”雪狮子咂了咂嘴,舌头的倒刺上确实勾挂着一些细小的绒毛,而且从味道上判断并非同类的毛发,而是透着人造织物的苦涩。

    “你这魂淡居然敢不叫醒老娘,看老娘以后找你算账!”它顾不上其他的,连滚带爬地从猫爬架上跃下来,一头扎进水盆漱口去了。

    鸟笼里,理查德和两只红面鹦鹉都沉默了。

    小紫和豌豆黄警戒地盯着他看了几眼,发现他没什么威胁,用鸟喙互相梳理羽毛。

    理查德突然展开了翅膀,用本来的声音说道:“灰,我是灰。”

    小紫和豌豆黄盯着它看了一会儿,用只能勉强分辨的沙哑声音说道:“灰……”

    ,(+),

    还在找”宠物天王”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