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不同的路
    张子安收起了恶作剧的心,轻轻地拍了拍小芹菜的肩膀。

    “小芹菜,早上好啊。”

    即使如此,小芹菜还是吓了一跳,小小地哇了一声跳起来,眼睛瞪得溜圆,戒备地望向身后的人,认出是张子安之后,她才呼地一下松了口气。

    “什么啊,原来是店长哥哥,吓了我一跳。”她抚了抚胸口说道。

    “哈哈,小芹菜刚才的样子好有趣,下次有机会再来一次如何?”张子安跟她开玩笑。

    “千万不要啊!”小芹菜信以为真,挥舞着两条小胳膊,语气惶急地说,“店长哥哥是大人,不要欺负小孩子啊!”

    被她称为大人,张子安顿感自己的形象高大上,在店里各个精灵面前抬不起头来的他终于扬眉吐气,翻身作主。

    “好吧,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他笑道,“小芹菜好像很怕吓啊,是不是也不敢看恐怖片?”

    “最讨厌恐怖片了!”小芹菜脸色都变了,“学校里有些男生特别讨厌,有时候在课间还会拿恐怖片吓我们!”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啊,正是处于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淘气起来连太上老君的胡子都敢拔下几根来。张子安想起自己小时候,那时虽然没有手机等电子设备,但确实有些男孩子会从外面抓来毛虫或者甲虫什么的吓唬女孩子。那时的张子安还是比较老实,既不会跟着男孩子们做这种事,也没有勇气替女孩子们出头。

    “这样啊那有没有去告诉老师呢?”他问道。

    “我告诉老师了,老师把他们的手机没收,让他们的家长来领,然后他们就说我是打小报告的”小芹菜很委屈地说道。

    张子安挺同情小芹菜的,安慰道:“没关系,小芹菜做的对,让他们随便说去吧。”

    话虽如此,他也知道小芹菜远远达不到宠辱不惊的程度,即使是他也达不到这种圣人的心境,因此这个安慰能起到的效果很有限。

    小芹菜还是点点头,脸上稍微有了些笑意,“我妈妈也是这么说的。”

    “没错,这就是成熟的大人所说的话,你那帮小屁孩同学说什么,你就不用在意了。”张子安赞同地说道。

    “嗯,我知道了。”她乖乖地点头。

    “那么,小芹菜今天也来店里喂小铃和耳朵吗?”他腋下夹着泡沫保温盒,边走边问。其实这也算是没话找话,因为他预想会得到肯定的答案。

    “唔今天今天就算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小芹菜居然拒绝了。她低着头,像小男孩一样一边走路一边踢着石头子,语气像是很困惑,又很为难。

    咦?真正的问题居然出在这里?

    张子安认真起来,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是你妈妈不让你来了?”

    如果小芹菜妈妈不让她来店里,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出于什么考虑,那张子安也会尊重她母亲的意见。他并不希望因为对宠物的喜爱而影响到她们母女的感情。

    “不是我妈妈是”她吞吞吐吐,大概是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

    “不方便说吗?”张子安一听不是她母亲,底气就足了。只要不是她的至亲,凭什么不让她来宠物店啊?

    “是我的同学们”她稍微扬起小脸,委屈地说道:“我在学校跟同学们讲,店长哥哥家里的小铃和耳朵会说话,他们全都不信,还笑话我是个傻子”

    “呃”

    张子安没想到这一出,暗叫自己失算了。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没什么心机,特别是像小芹菜这样的纯真孩子,有好东西不藏私,总想和大家分享,因此她会告诉同学仓鼠与垂耳兔说话的事也在情理之中。她做的没错,一点儿没错,错就错在张子安当时没有以大人特有的心机来提醒她,不要把仓鼠与垂耳兔说话的事告诉其他人。

    张子安不能因为星海做好事而责备它,同样也不能因为小芹菜的纯真而责备她多嘴。在小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大人的言行会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他们,因为小孩子实在是一种很会观察、很会模仿的生物。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家长和大人不能以身作则,那小孩子学坏,或者提前变得圆滑世故,只是分分钟的事。

    同样的,张子安也无法指责理查德。他说了一个小小的谎言,而理查德代替仓鼠和垂耳兔开口说话,帮他圆了谎,这错了么?没错。

    谁都没错,要怪只能怪张子安自己思虑不周,没有考虑到小芹菜向别人透露的可能性。不过即使他提醒小芹菜别对其他人说,恐怕也很难,毕竟小孩子的嘴巴不是很严,再说难道让她连妈妈也要瞒着?

    小芹菜低着头垂手而立,盯着自己的鞋尖,像是犯了错误等待责罚一样。

    张子安注视着小芹菜脑后那对会周期性移动的小辫子,这是她妈妈为女儿精心设计的,也许只有真正关心小芹菜的人才能察觉到。他相信小芹菜的妈妈是全心全意爱着女儿的,任何可能会影响她们母女感情的事,无论可能性有多小,他都不会去做,这是原则和底线。

    因此,即使时光重来,他也无法对她说出隐瞒的话。

    小芹菜见他久久没有说话,悄悄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不安地垂下头,甚至把头垂得比刚才更低。她从未见过店长哥哥露出如此苦闷的表情,心里不由地惶恐害怕起来,肯定是因为自己做了错事,无论何时脸上总是和蔼可亲的店长哥哥才会伤心和生气。如果店长哥哥发了脾气,会不会把她赶走,再也不让她去跟小铃与耳朵玩耍了?

    她忐忑地上下磨蹭两只鞋尖,泪水于眼眶中汇集,视线变得模糊,随时可能哭出来。

    张子安确实是很苦闷,他面对两条截然相反的路。一条路是向她坦诚自己骗了她,告诉她你的同学们是对的,仓鼠和垂耳兔不会说话,自己以前只是跟她开了个玩笑。这条路很简单,可以轻易地推卸责任,玩笑嘛,谁说不能跟小孩子开玩笑?

    然而,小芹菜可能由此而对大人失去信任。

    张子安只能选择另一条难走的路

    a

    ,(+),

    还在找”宠物天王”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