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独在异乡为异客
    在英国留学的那段时间里,孟离品尝到了孤独的滋味。

    诚然,从物理和生物的角度讲,他并不孤独,白天有学校、老师和同学,晚上寄宿家庭也很热情周到,然而这一切终归代替不了真正的家。徜徉在异国的土地上,呼吸着异国的空气,吃着异国的食物,耳中听到异国语言,这一切都让孟离很不适应。

    在他离开国内之前,也曾踌躇满志,下定决心在国外学业有成之后,尽量留在当地找工作,不回国了。国内有什么好呢?食品安全、空气质量、一些长期得不到解决的社会乱象……然而等他真的来到国外,却怀念起那些令他深恶痛绝的东西——空气质量再差,却很熟悉,食品安全再差,至少好吃,社会乱象又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适应不了环境的并非只有他一个。他们同一批出来的人里,好几个就因为环境的突然变化而迷失了自我。

    寄宿家庭很热情。虽然他始终无法融入,但不得不承认,那一家人非常热情好客,没有把他当成外人看,只是他将自己禁锢住了,总觉得有隔阂,总觉得他们是在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他。

    那家里养着一只小狗,他起初并未在意,因为国外养宠物的实在很多,太普遍了。另外他不认识这是一种什么狗,在国内从没见过。他问过之后才知道,它叫朱莉,是一只可卡犬。

    寄宿家庭的那家人实在很好,他们可能看出孟离有些不开心,就分配给他一个任务——每天一早一晚带着朱莉去外面散步。

    这项任务轻松但是很费时间,可卡犬属于猎犬,比普通的犬类更活泼更精力充沛,每次散步时间都很长,同时还要肩负起捡屎的重任。

    孟离以前没养过狗,对养狗没有期待但是也不排斥,不过很讨厌在大街上走路踩到狗屎的感觉。不过他来到寄住的这个英国小镇才知道,由于养狗的人多,英国的狗屎泛滥状况一点儿不比国内好多少。

    朱莉的样子跟展示柜里的这只很像,都拥有一对又大又圆的褐色眼睛,轮廓分明的脸颊令它在不叫的时候看起来像是个严肃的老年哲学家。孟离经常忘记它其实是一只年轻的雌性犬,总是以“老朱”来称呼它。

    可卡犬的毛很长,特别好动,喜欢钻来钻去,这就导致在外面遛狗时,朱莉的毛会被草丛和荆棘勾住,疼得它呜咽哀鸣。当孟离替它将缠住的毛发解开,它就会开开心心地舔舔他的手表达谢意,然后很快忘记疼痛,继续在乱草间钻来钻去。

    最开始的时候,孟离只在寄宿家庭的附近遛狗,渐渐地越走越远,甚至一路走到这座小镇的郊外。一来二去,沿路的居民也都认识了他,经常会有熟悉不熟悉的人向他打招呼,偶尔还有人牵着狗追上他,和他一起遛。

    日子就这样平淡地过去了,直到他学业结束时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值得记住的大事。毕业后他改变了初衷,决定回国,回到并不完美却很熟悉的祖国。上飞机的前一天夜里,寄宿家庭为他在后院的草坪上搞了个热闹的送别会,很多认识或者素未谋面的小镇居民都来参加了。

    他准备了很多礼物,与这家人逐一拥抱并表示感谢,同时也向朱莉告别。朱莉大概是不知道他就要走了,还咬着他的裤角把他往外拖,催促他已经到出门散步的时间了。他拍拍它的头,从它的嘴里抽出了裤角,用跟它说了再见,反正它也听不懂。朱莉没有继续纠缠,看了他一眼就跑到送别会上去跟其他人带来的狗追逐打闹。

    第二天一大早,由于要赶去大城市的机场坐飞机,他很早就摸烟起床,悄悄地拖着行李箱走出家门,搭上出租车离开了。

    没有什么不舍,只有对回国的期待占据了他的内心。

    直到他登机,坐在飞机的座位上,透过舷窗望向忙碌的机场时,他的心中才生出一丝怅惘。真的要离开了啊……

    空姐正在进行起飞前的最后检查和通告,提醒乘客飞机即将起飞,请将手机关闭。

    这时他的手机恰好响了起来,令周围的乘客侧目而视,空姐向他友善地微笑,提醒他关闭手机。

    孟离大窘,慌忙将铃音关闭。其实这不是电话的铃音,而是他上的闹铃,每天的这个点儿,都是他牵着朱莉外出散步的时间——他有时候埋首于功课会忘记,哪怕只是晚几分钟,朱莉就会焦躁不安,在家里团团乱转,寄宿家庭的男主人或者女主人则会毫不客气地敲门,提醒他去完成他的工作。这可能是英国人特有的刻板和守时?

    一来二去,他也很不好意思,就上了手机闹铃以防自己再忘。当闹铃响起的时候,只要外面没有风霜雨雪,他会放下手头的功课,换好衣服,拿上牵引绳和铲屎工具按时出门,朱莉也会雀跃着等在门口。给它系好牵引绳之后,与其说是他牵着它散步,倒不如说是它迫不及待地拽着他离开家门……

    孟离抱歉地向周围的乘客笑了笑表示道歉,将这个每天必响的闹铃取消掉了,因为已经没必要再响了。

    他的手指放到了电源开关上,正要长按以关机,这时他收到了寄宿家庭的男主人发来一条信息。信息里有一张照片,朱莉蹲在他的房门口,探出一只爪子搭在房门上,回首望着镜头,眼神里满是迷惘。信息里附有很简短的一句话:它还在等你出门。

    直到这一刻,压抑已久的情感爆发出来了。他想起寄宿家庭长期以来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想起小镇居民的友善与热情,想起带着朱莉每天散步的时光,他突然流下了眼泪。

    旁边的乘客以为他生病难受,急忙唤来了空姐,而他只能在泪水中微笑,说自己没关系,只是舍不得离开而已。

    孟离一直认为自己没有融入英国的生活,其实真的只有他自己这么认为,无论是朱莉还是寄宿家庭,都已经把他当成了家庭的一员,没有把他当成客人,这才会支使他去做这做那。

    他突然很后悔,至少应该在早上说一声再见,自己的表现一定像是个懦夫。

    在空姐的再三提醒下,他虽然很想回复什么,但还是关上了手机。

    飞机起飞,离开了曾经陌生如今熟悉的国度,飞向曾经熟悉如今陌生的祖国……

    讲到这里时,张子安听到孟离的衣兜里响起了手机声。

    孟离掏出手机,将闹铃界面关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