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厨房里的声音
    孙晓梦从她的诊所离开后,低头猛走了一阵,才发觉自己出来得太匆忙,只披着白大褂出门了,忘了穿外套。 ww.od.外面的风还是挺冷的,白大褂被风吹得紧紧贴在身,寒气像无数的针头一样轻而易举地扎了进来。

    她把白大褂的所有扣子都系,然而于事无补,白大褂本来不是御寒用的。

    要不要回去穿外套再出来?

    她犹豫了几秒钟,回头看看,已经走出五十多米,一来一回也挺麻烦的。

    最关键的是,诊所旁边的汽配店也开门了,穿着脏兮兮工作服的老板和员工呼啦啦地拉起了卷帘门,开始今天的营业。汽配店里的那些男人,盯着她看的目光令她不太舒服,她甚至经常隐约听到他们在背后谈论她的窃窃私语。回去再回来,相当于在目光的枪林弹雨额外走两个来回……

    算了,还是走快一些吧,走快一些身暖和了。

    初升的朝阳照在她身,将她质朴的黑发染成了流行的亚麻与酒红的混合色调,多了几分时尚气息。

    事与愿违,大概是由于逆风的原因,随着脚步的加快,她反而感觉更冷了。

    她想起刚才张子安进门后脱下了外套,他穿得很单薄,外面一件夹克里面一件休闲衬衣,却似乎并不觉得冷,而她好歹还穿着毛衣,却被冻得够呛。

    左侧的马路对面突然响起一阵鞭炮声,吸引得路过的行人驻足流连。

    她侧头望过去,原来是一家小饭馆新开张,用的是无硝烟的电子鞭炮。她记得以前这里是水果店来着,一段时间没留意,居然转让了啊。不过也无所谓,她不喜欢来这种小饭馆吃饭,觉得不卫生。她是开车下班,平时解决午饭的办法是买超市里的便当,用微波炉加热一下,虽然味道平平,但至少干净。

    小饭馆开张了,却暂时没有生意门,这也可以理解,现在又不是饭点。

    孙晓梦的步伐加快,因为缘宠物店已经在望,感觉像是最后的冲刺阶段,冲进去能暂时躲开寒风了。

    在这时,两辆车一前一后停在了宠物店门口。车门拉开,从车里跳下几个男人,她认出其一个是郭冬岳,因为梳马尾辫的男人太好认了。

    郭冬岳一见宠物店的卷帘门关着,先是一愣,继而走到门边拉了拉,确认是了锁,立刻像是感觉麻烦一般紧锁双眉。他从兜里掏出手机,准备拨号。

    “喂!”孙晓梦远远地喊了一声。

    其他几个男人正在大声说话,郭冬岳没有听见她的喊声,或者是听到了但不知道是在喊他。

    孙晓梦想起自己没有郭冬岳的电话,不然给他打个电话好了。她小跑了几步,再次喊道:“喂!郭冬岳!”

    郭冬岳这次听到了,看向声音来源,认出了她。

    她举起手晃了晃,希望他能看到她手里的钥匙,明白她是来给他开门的。

    他看明白了,收起了手机,向其他几个男人说了些什么。他们应了一声,从车里拎出各式各样的装修工具。

    半分钟后,孙晓梦终于走到宠物店门口。

    “还好赶了。”她呼出一口白气,身体由于运动而不那么冷了。

    郭冬岳向她身后望了望,“张子安呢?”

    “他在我的店里,有顾客找他买宠物。”孙晓梦一边回答,一边拿钥匙开锁。

    锁开了,没等她动手,其他几个男人帮她将卷帘门拉起来,并将装修工具全都带进了室内,四下打量宠物店内部的布局。

    菲娜从猫爬架站起来,威严地打量着这些陌生人。由于菲娜的尾巴从眼前消失了,雪狮子从花痴状态清醒了过来,回头一看进来的几乎全是臭男人,便向菲娜建议道:“女王陛下,这些是装修工人,为了避免您尊贵的毛发蒙尘,咱们还是去楼吧。”

    菲娜看出他们没什么恶意,这才从猫爬架跃下来,回头警告般地瞪了他们一眼,甩甩尾巴当先了楼,雪狮子紧随其后。

    老茶将茶杯里的茶水饮净,关电视,将茶杯倒扣过来以防进灰,也了二楼。

    郭冬岳带来的这几位装修工人很是惊讶,这些猫居然像是懂事一般,不用他们驱赶自己离开了施工现场。郭冬岳见识过理查德之后,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大为提高。

    孙晓梦自从进店之后在四下寻觅星海的踪迹,然而令她有些失望的是,星海好像没在一楼,除了刚才的几只猫以外,只有一只美短懵懂地蹲在角落里。

    “怪,怎么落下了一只美短?”她纳闷地自语道。按理说,张子安店里的宠物已经全都暂时搬到她的诊所里,所以这只美短是怎么回事?另外店里卖的宠物都是幼兽,而这只美短却早已成年,从品相看,似乎不是从她家的养殖基地里引进的。

    她走过去,轻轻抱起美短,快速检查了一遍它的身体——很健康,没有伤病的迹象。

    “这里要施工了,我把你带到楼去吧。”她轻抚它的小脑袋,把它抱在怀里,走二楼。

    孙晓梦这还是第一次来到宠物店的二楼,了楼梯之后四下打量一眼,有些犹豫要把这只美短放到哪儿……

    “锅!锅!锅、碗、盆!”

    “还没记住?锅、碗、盆!”

    “过……玩……”

    咦?

    孙晓梦听得一怔,这是谁和谁在对话?

    她记得张子安的父母已经去世,没在这间店里见过其他的常驻人口,那么是张子安的亲戚、朋友或者同学来拜访或借住么?也不对啊,如果张子安的亲朋好友住在这里,为什么还会把楼下的卷帘门锁,又为什么拜托她来开门?这于理不合啊,把卷帘门从外面了锁,万一店内失火可怎么办?

    不会是……小偷吧?

    也不像,小偷难道没有听到楼下的动静么?

    声音是从厨房里传出来的。

    厨房门半掩着,她迟疑着没有决定是不是要进去看看。

    在这时,星海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了,回头望了她一眼,似乎是在向她暗示着什么,然后探出一只猫爪,轻轻推开了厨房的门。

    ://..///40/4088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