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Yesterday_Once_More
    理查德气急败坏地瞪着两只红面鹦鹉,它不理解为什么它们这么笨,明明很简单的发音,它们就是学不好,发出的音节四不像。

    它有些后悔,一时冲动接下了这个任务,现在发现难度略高。实在是太复杂太艰涩了,比印欧语系的语言难上几个数量级,即使发音正确但是声调不对,也会令别人无法理解。

    音段,包括音位与超音位——音位是元音与辅音,决定了一个字词的基本发音,这点全世界的语言大部分是相同的。超音位则不然,超音位包括语音的重音、鼻音、语调、音变和节奏等诸多方面,汉语在这方面千变万化,令人难以琢磨。

    小紫和豌豆黄怯生生地站在它面前低着头,就像是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

    理查德看见它们这个样子,也就不忍心训斥它们,毕竟从客观上来说,它们的学习速度已经非常快了,比它自己当年要快得多。

    回想起最初的日子,它的记忆有些模糊,一方面是时间久远的关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那时它还没有因为信仰之力而成为精灵,仅仅是一只普通的非洲灰鹦鹉,被拿来当作宠物贩卖的。那时的它与其他的灰鹦鹉没什么区别,要说有,唯一的区别就是遇到了她。

    她从宠物店里买了它。

    是啊,宠物店,说起来它跟宠物店还是真是有缘,理查德回想着。它在宠物店里遇到了她,成为精灵后又出现在另一家宠物店,虽然两家宠物店隔着半个地球,但似乎有一条奇妙的红线将它们联系起来。

    它不知道她是怎么从一大堆鹦鹉里选中的它——种类?体型?羽色?或者是张子安经常提到的眼缘?可惜它没有向她问过——没来得及问,尚未学会问。

    理查德第一次听到“眼缘”这个词,就是从张子安的口中听到的。“眼缘”这个词在英语中不存在准确对应的词语,勉强要翻译的话,顶多用“命运的邂逅”、“一见钟情“、沉入爱河”之类的词语组合指代,然而以上词组都太过臃肿肤浅,无法像“眼缘”这个词那般精巧而韵味绵久。

    它知道自己不应该吓唬小紫和豌豆黄,然而若不是这样,鸟类好动的本能就会令它们就无法集中精神——只有集中精神学习才有效率,这是常识。

    理查德仍然记着它离开宠物店被带进实验室时的紧张与恐惧,面对那个穿着白大褂的陌生女人,忐忑不安地揣测她想要干什么,杀了它,还是吃了它?它很想告诉她,自己并不好吃,肉质偏柴,羽毛难拔,骨头又多……

    虽然她努力表达了友善之意,但那时它的大脑一片混沌,无法理解她的善意,反而更觉得害怕,甚至连笼子都不敢离开。笼子虽然禁锢了它的自由,却也是它的庇护所。

    更令它紧张的是,在场的不仅只有它和她,还有其他的鹦鹉——一只名叫“梅林”的长尾鹦鹉,体型虽然比它小一些,气势却相当强硬,以敌视的目光审视着它,把它看作领地的入侵者和抢食者。

    理查德不自觉地把长尾鹦鹉梅林与店里的几只猫作了比较。在它看来,店里最可怕的猫当属菲娜,一言不合就翻脸。只不过菲娜的视线与梅林不同,从未把理查德当成是具有威胁性的对手。

    她为了安抚它的情绪,给它端来了水和食物,但是它太过紧张害怕,几乎整整一天滴水未沾,粒米未进……饥饿、干渴、对于新环境与新伙伴的恐惧,轮番折磨着它。

    好在第二天她就察觉到原因所在——鹦鹉也是一种领地观念很强的生物,需要有自己的空间,特别是当来到一个新环境时。于是,她把长羽鹦鹉梅林带到了别的房间,让理查德独处一室,好言安慰。

    渐渐平静下来的理查德确确实实地感受她所释放出来的善意,其中包含的怜悯与关怀是绝无虚假的。她不停地轻拭眼角,反复念叨着“可怜的小家伙”,并陷入了深深的自责——由于她的经验不足与处置不当,令它遭遇了预料之外的恐惧与不安。

    看着这样的她,理查德心中不知为何突然生出了莫大的勇气,它想要告诉她,这不是你的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它不知道这句话是从哪里听到的,也许是宠物店里,也许是其他什么地方。它想把这句话说给她听,但是它说不出来,它不会说话。它只能鼓起勇气钻出笼子,跳到她的手臂上,低头蹭蹭她的白大褂,希望能把意思传达给她。

    她惊喜地笑了,脸孔变得柔软,像是看到了无比珍贵的礼物。她伸出另一只手,想要给它梳理一下蓬乱的羽毛,中途却又停下,担心再次吓到它。

    理查德想要证明自己不是胆小鬼,它扑腾着翅膀试着飞起来,然而它忘了鸟笼就在旁边,翅膀不小心卡在了笼子的铁栅栏之中,刹那间,鲜血和痛苦交替袭来。它在尖叫,她也在尖叫,闻讯赶来的其他人乱成一团,七手八脚地为它包扎处理。

    很疼,非常疼,至今它仍然记得那剧烈的痛感。

    它与她的第一次正式接触,有一个不错的开头,和一个无比糟糕的结尾……

    楼下传来的嘈杂声将理查德从往昔的回忆中唤醒。它甩甩脑袋,试着将这些记忆暂时驱除出脑海——自从它成为精灵后,这种事变得越来越困难,与她相处的每分每秒都是那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如同昨日发生的一般。

    理查德振奋起精神,扬起一只翅膀指着陈列的厨具,对小紫和豌豆黄说道:“锅!锅!锅、碗、盆!”

    它知道自己并不聪明,它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对她的拙劣模仿而已。

    厨房的门被推开,理查德以为是张子安回来了,立刻换上一副脸孔,嬉皮笑脸地望向门口。它不会再悲伤和软弱了,因为不会再有人像她一样用细腻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它。

    站在门口的不是张子安,而是抱着美短的孙晓梦。

    同样的一袭白大褂,同样是一双理性与智慧的眼睛。

    恍若yesterday_once_mo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