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穿短裤的狗
    灵愈宠物诊所。

    孙晓梦独自坐在她的办公室里,托着下巴沉思。

    在她的面前,电脑屏幕亮着,显示着一份关于动物行为主义的英文pdf文档,同时还开着翻译软件,一份打开的word文档里光标闪烁,内容是pdf文档的翻译。

    在她右侧的窗台上,一盆吊兰沐浴在秋日柔和的阳光中茁壮成长,给这个简洁安静的办公室增加了一份生气。

    在她的身后,几乎铺满整个墙壁的定制书柜里,各种专业书籍塞得满满的,一些字典那么厚的大部头书籍放在下面,普通的学术书籍放在一抬手能够到的上方,中间的黄金位置是最新的期刊和杂志,英文的都有。如果将来搬家的话,光这个书柜就会费很大劲。

    说她在沉思其实并不准确,更应该说是神游物外,让大脑完全放空,进入一个很空灵的状态。她很享受这种状态,从繁忙的诊所事务和学习充电中暂时解脱出来,让大脑得到休息。

    咚咚!

    她的办公室门被敲响了,将她空灵状态中唤醒。

    “请进。”她搓了搓手掌,将搓热的手掌置于脸颊上,让僵硬的脸颊变得柔和起来。

    王乾和李坤推开门,没有进来,只是站在门口说:“晓梦姐,除了这间办公室以外,其他地方我们打扫完了,你要不要检查一下?”

    孙晓梦唯独没有让他们打扫这间办公室,因为她的办公桌上放着“病人”的病历,她怕他们弄乱了。而且这间办公室平时只有她自己进来,一点儿也不脏。

    “不用检查了,干完了你们就可以早些回去了。”她对他们的工作状态很信任也很满意,诊所的清洁工作比较繁重,而他们干得很好。

    一开始的时候,她对王乾和李坤的中二言论很反感,一度想让他们别来了,但是后来她发现他们工作起来倒是很认真负责,由于有在宠物店打工的经验,对宠物的照料也很拿手,可以说是瑕不掩瑜,也就慢慢习惯了他们的存在。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他们打了声招呼,轻轻把门关上了。

    他们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又跑到收银台那里找龙纤套近乎,看得出来他们挺喜欢这个新来的护士。要说原因嘛……应该是龙纤很有耐心,能容忍他们的中二言论,虽然以孙晓梦看来,龙纤也只是在随意敷衍而已。

    又过了一会儿,他们的说话声也消失了,大概是已经离开诊所回大学上课去了。

    咚咚!

    门又被敲响了。

    “请进。”

    龙纤推开门,探进个脑袋,“晓梦姐,吴月来了,我带到手术室去了。”

    “好的,我马上到。”

    孙晓梦从电脑上查询了一下行事历,从办公桌的文件架上抽出一份病历,夹在腋下快步走出办公室,拐了一个弯之后来到了手术室。

    “孙医生,你好,我又来麻烦你了。”

    手术室是一位拎着航空箱的中年妇女,衣着打扮素雅,合体的米黄色毛呢大衣和浅蓝色的围巾,和她的气质很相衬,无论是举止还是谈吐都显得十分有教养。

    “吴女士,你一向这么准时。”孙晓梦向她亲切地笑了笑。

    吴月是她的一个长期客户,最近一段时间每天都来。

    “每天都麻烦你,很是过意不去。”吴月很客气地说道。

    “瞧您说的,这是我的工作。”孙晓梦对她很有好感,不仅是因为她的气质和谈吐,而是因为她的决定。

    孙晓梦看了看窗外,“今天天气不错,不过好像天气预报说明天要变天,大风降温什么的,您可要注意保暖,小心别感冒了。”

    “是么?多谢提醒。明天我多穿些。”吴月温和地笑着。

    “也要注意给小白保暖。”孙晓梦提醒道。

    “是呀,没错呢。”吴月把手里拎着的航空箱放在地上,打开箱门,从里面抱出一只白色的京巴来。

    京巴瞪着烟白分明的大眼珠,向孙晓梦讨好似的吐着舌头,看上去还挺精神。

    “小白,你好吗?”孙晓梦搔了搔它的下巴,它汪汪叫了两声,很享受她的亲近。

    小白是一只普通的京巴,屁股上穿着一个狗类专用的短裤——这本来很正常,很多主人都会因为一些原因给狗穿上短裤,比如说狗的生理期时,或者不想给自家的狗绝育又不想让它喜当爹或者喜当妈时,又或者当狗生病时……

    孙晓梦把小白抱到手术台上,吴月将手搭在它身上轻轻安抚,防止它乱动。小白很乖地趴卧着,不乱动也不乱叫。它第一次来时可不是这样,看见怪模怪样的仪器和冰冻的不锈钢手术器械,吓得几次想要逃跑。

    打开文件夹,翻看小白的病例,虽然内容她几乎已经能背诵出来了,但是出于尊重,她还是认真地看了一遍。

    “小白的饮食和排便正常么?”她戴上了一次性胶皮手套,开始了例行的问诊。

    “正常,全是按照你制订的饮食标准来的。”吴月认真地回答道。孙晓梦是按照小白的年龄和体重制订的营养餐,重量精确到克。小白最近的精神不错,大概就是这份营养食谱的功劳。

    “那就好。”孙晓梦从白大褂的兜里掏出小手电,拧亮之后仔细观察小白的瞳孔、鼻头、耳道,然后捏起它的下巴观察它的舌头和喉咙。

    她冲吴月点头,表示一切正常。

    孙晓梦给小白脱下了狗类短裤,短裤下露出医用棉布和医用纱布,环绕小白的腹部一圈儿,用医用胶带固定住,附近的毛被剃得很短,隐约可见粉色的皮肤。一小截透明的塑料管从棉布下钻出来。

    吴月别过头去,不忍心看。

    她从药柜里取出凡士林,涂抹在肛温计,给小白测体温。每天见面,小白跟她已经混得很熟,几乎把她当成了二号主人,只是稍微哆嗦了一下,却仍然老老实实地趴在手术台上,没有反抗和逃跑。

    两分钟后,孙晓梦抽出了肛温计,观察一下温度。

    “怎么样?”吴月揪心般问道。

    孙晓梦再次冲吴月点头,微笑着说:“体温正常,小白的状态不错。”

    吴月呼地长吐一口气,自从见面后第一次放松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