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走还是留
    宠物诊所开业以来,孙晓梦接诊过不少患有绝症的猫和狗,大部分主人都会选择将它们抱回家——这不能说是错的,毕竟连人类得了绝症,家属都有可能决定放弃治疗。

    少部分主人会选择给宠物安乐死,不让它们继续痛苦下去——这也不能说是错的,毕竟手术不一定成功,特别是癌症,即使暂时成功切除了癌变组织,癌细胞也随时可能转移。即使是人类,得了癌症之后也可能选择不手术,保守治疗。

    相比之下,吴月决定给小白做手术,这就显得更加难能可贵。小白不是什么名狗,只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京巴。吴月的家境同样是普通,不是什么土豪。

    孙晓梦怕她仓促之下做的决定以后会后悔,向她不厌其烦地介绍了手术的风险、感染的风险、并发症的风险、手术费和术后护理费的昂贵。

    吴月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缓慢而坚定地说,她选择手术治疗——做了手术,小白有可能活下去,不做的话,小白就只能等死了。她不想让小白死,哪怕毫无痛苦的死去也不愿意。

    孙晓梦感觉,那一瞬间吴月并没有把小白当成宠物来看待,而是把它看成是家庭的一员,一个相依为命的同伴。

    每见到一个这样的主人,孙晓梦都觉得被治愈了,觉得自己的工作是有意义的,只是这样的主人实在太罕见了。

    在她的工作中,接触更多的是满满的负能量,甚至有人在宠物被确诊患上重病之后就带着宠物离开,一出诊所就将生病的宠物遗弃……

    龙纤听完了,问道:“那吴月以后还会天天来?”

    “会的,应该会的。”孙晓梦回答,“至少要等平安度过术后感染期,那时吴月就可以每天自己为它抽尿了。”

    “希望小白能平安无事。”龙纤真诚地祈祷,“小白很幸运,能遇到这样一位爱它的主人。”

    “希望每只宠物都能遇到爱它们的主人。”孙晓梦喝完了咖啡,把杯子冲洗干净。

    “下一位预约的顾客是几点?”她问道。

    龙纤在电脑上查了查,“3点。”

    孙晓梦一听还有时间,就从衣帽架上取下外套,对她说:“我出去一趟,3点前我会赶回来。如果有未预约的顾客过来,你就……”

    “我就打电话!”龙纤抢着回答,“晓梦姐,你是要去奇缘宠物店?”

    “嗯。”孙晓梦脱下白大褂,换上外套。

    “诶——”龙纤意味深长地拉长声音。

    “不是你想的那样。”孙晓梦淡淡地一笑,懒得多作解释。

    “哦……”龙纤有些扫兴地垂下了头。

    孙晓梦弹了一下她的脑袋,“别打盹,也别玩手机,我随时可能通过监控来查岗。”

    “我知道了,晓梦姐!别弹我脑袋了,本来就不像你那么聪明,要是被弹得更傻可怎么办?”龙纤捂着被她弹到的位置求饶。

    孙晓梦离开了诊所,今天她穿得厚实,不惧寒风,却依然走得很快。以前她觉得星海很不寻常,但现在她的心神几乎完全被理查德占满,这只非洲灰鹦鹉的身上存在着某种奇妙的吸引力,令她忍不住想要去解开谜底。

    吴月把小白当成家人而不是宠物狗,孙晓梦也没有把理查德当成一只宠物鸟,而是一个有逻辑思考能力的智慧生物。

    她跟卫康教授不同,她只是个兽医,不是科学家,不是大学教授,没有想过利用理查德为科学做什么贡献,只是单纯地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甚至主动保守秘密,没有把自己的发现告诉过别人。理查德是一个智慧生物,她无法容忍将它当作小白鼠或者标本一样对待。作为一个智慧生物,它有权待在自己想待的地方,而不是被任何人强行带走。

    行近宠物店,她远远地看到了郭冬岳和张子安站在店门口说话。

    “下午好。”

    走到旁边,她跟他们打招呼。

    由于施工的噪音很大,他们一直没有察觉到她的到来,直到她主动开口。

    “好啊,你怎么现在跑过来了?”张子安大声问道,只有这样才能掩盖住施工的噪音。

    “暂时没顾客,我就出来散散步。”她撒了个小小的谎言,没有说自己是专程来看理查德的。

    她冲郭冬岳点头致意,郭冬岳同样回礼。

    “那两只红面鹦鹉学得怎么样了?”她知道郭冬岳过来肯定也很关心这个问题。

    “挺不错的。”张子安注视着她,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样,意有所指地说道:“你过来不是为了问这个吧?”

    孙晓梦脸一红,对郭冬岳说了声抱歉,把张子安拉到一边。

    “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他问。

    孙晓梦板起脸,严肃地说道:“我接下来要说的事,可不是在跟你开玩笑,请你认真听一下。”

    “行,你说吧。”

    “你知道理查德有多聪明吗?”她问。

    张子安想了想,“大概很聪明。”

    “像人一样聪明。”她强调道,“所以我有个请求。”

    “你说说看,我考虑一下要不要答应。”张子安不动声色地回应。

    孙晓梦委婉地说道:“你这里在施工,环境又吵又乱,能不能让理查德在这段时间先住到我那儿去?”

    “住到你那儿去啊……”张子安没有立刻否定,而是反问道:“住到你家,还是住到你的诊所?”

    “我的诊所,那里比较清静,又没有猫的威胁。”她如实以答,“晚上我虽然不在,但龙纤是睡在诊所里的,有她帮忙照顾。”

    “为什么偏偏是理查德?”张子安直视她的眼睛,“请不要骗我,也不要把我当傻瓜。”

    她一时为之语塞。

    “因为理查德跟我很亲近。”她总算想出个理由,“我也很喜欢它。”

    “但它是我的鸟。”张子安说。

    “不!它不是任何人的鸟!”孙晓梦反驳道,“它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一个有智慧的生命!”

    张子安摆摆手,“我不想跟你吵架,这样吧,你说理查德是有智慧的,那就让它来决定吧,是跟着你走,还是留在我这儿,如何?”

    “真的?”孙晓梦不敢相信他答应得这么痛快。

    “真的。”今天的张子安似乎格外认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