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咳嗽
    张子安敢答应孙晓梦的要求,一是因为有游戏系统的限制,理查德想走也走不了;二是因为他始终认为强扭的瓜不甜,就像他曾经问过老茶想不想离开一样,就像雪狮子离开了原主人一样,精灵们有着自己的意志和尊严,是去是留要由它们自己决定,勉强不来的。

    孙晓梦跟着他穿过一楼,她注意到郭冬岳带来的这些装修工人非常有素质,在工作中特别注意防尘和减少施工噪音,因此施工环境并不如她想象中那般恶劣。

    张子安在楼梯那里安了个门帘,多少能起到阻挡灰尘的作用。

    “我说你这里好冷,温度跟外面差不多,你不冷么?”孙晓梦抱着胳膊问道。她上次来就发现这个问题,只是忘了说。另外她上次来的时候只是干冷,由于施工需要大量的水,今天店内又潮又冷。

    张子安取笑道:“反正我不冷,你身体太虚了吧?”

    换成是以前的他,可能也会觉得冷,但现在他跟着老茶习练咏春,身体素质越来越高,虽然离武侠小说里寒暑不侵的地步还差得远,但至少比普通人更耐寒。

    孙晓梦摇摇头,像提醒吴月一样提醒他,“天气预报说明天大风降温,小心冻感冒。”

    “多谢,不过我没事。”张子安满不在乎地说。

    他们掀起门帘进入二楼的走廊,所有的房间都关着门,张子安一指起居室,“理查德在这里面。”

    推开起居室的门,理查德正站在窗台上远远地向外眺望。

    “下午好,理查德。”孙晓梦问候道。

    理查德转过头,由于是逆光,她看不清它此时的样子。

    “下午好,doctor。你今天换了衣服。”

    孙晓梦低头,“哦,你是说白大褂?今天外面很冷,穿那个出门会感冒的。理查德喜欢白大褂吗?”

    理查德重新望向窗外,“不,doctor,我喜欢的不是白大褂。”

    张子安默默地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

    孙晓梦有些手足无措,今天理查德的态度似乎有些冷淡,是不是因为她这几天没过来,所以它生气了?

    她缓缓走过去,看到它没有反对,就站在它旁边,顺着它的视线往外看。

    理查德在看宠物店后面的那块绿地,由于已经深秋,绿地里一片枯黄之色,只有长青的松柏依然故我。几只麻雀落在绿地里的长椅上,竞相啄食被风吹来的草籽和干瘪的野果。

    “理查德喜欢鸟吗?”她问道。

    理查德点头,“我是鸟,doctor。”

    我是鸟,所以喜欢鸟不是很正常么?她如此理解。

    “被关在屋子里很难受吧?噪音、灰尘、还有猫……想不想出去玩玩?换个环境?”她试探着问。

    理查德正想回答,突然从长椅旁边的枯草中闪电般蹿出一只野猫,将一只倒霉的麻雀按在了爪子底下,其他麻雀惶恐不安地尖叫着四散飞逃。野猫低头,再抬头,长椅上只剩下一滩血迹和几根羽毛。野猫舔了舔嘴唇,冷冷地盯着墙头上的另一批麻雀,重新蹿回草丛里消失了。麻雀们那并不发达的大脑很快将这恐怖的一幕忘在了脑后。

    孙晓梦:“……”为什么这么巧?

    “doctor,你……”理查德的表情像是在笑,似乎是想要安慰她,然而它的话被一连串的咳嗽声打断了,“咔、咔、咔、咔、咔……”

    它的咳嗽声有些像是小孩子的咳嗽,只不过更加短促尖锐,胸腔快速起伏,每咳嗽一下,那簇红色的尾羽就会跟着上下甩动。

    鹦鹉的咳嗽和打喷嚏不太容易区分,张子安以前没怎么接触过鹦鹉,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愣了一下问道:“这是在咳嗽还是打喷嚏?”

    他当然问的是在场唯一的兽医。

    孙晓梦皱起眉毛,相当确定地说:“是咳嗽,不是打喷嚏。”

    “不会有什么事吧?”张子安从沙发上站起来。

    “理查德,你还好吧?”孙晓梦凑近理查德,关切地问道。

    “没事,doctor,只是……你知道的,灰尘太大。”理查德停止了咳嗽,若无其事地说道。

    孙晓梦转头问张子安:“理查德之前咳嗽过么?”

    “这……没有吧。”张子安不太确定地说,因为这几天他都在忙着跟施工队沟通装修事宜,无暇顾及其他的事。而且理查德在训练两只红面鹦鹉时不喜欢别人打扰,除非它叫他过来帮忙的时候。所以他实在不清楚它之前咳嗽过没有,反正这是他第一次听到。

    “我很好,doctor,不用担心,只是呛到了。”理查德的声音和平时没什么不同,字正腔圆,既不沙哑也不带鼻音。

    “……”孙晓梦不太满意张子安略显敷衍的回答,但是理查德说的没错,粉尘确实有些大,毕竟是在装修中,她刚才穿过一楼的时候,也被粉尘呛得咳嗽了几声。

    “你这个屋子里太冷了。”她再次提到这件事,“不能想办法弄得暖和些吗?”

    张子安是真没觉得冷,不过他想起好几天前的早晨,理查德就在抱怨冷,当时他以为它是在像平常一样开玩笑,也就没往心里去。说起来它祖籍非洲,身上既没有穿衣服也没有长毛,确实是宠物店居民里最先会感到冷的。

    “好,一会儿我就去超市买电暖气。”他说道。

    他前几天插电试了一下才发现,去年冬天父母留下的电暖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坏掉了,不能制热,他一直想去买几台新的,每个屋放一个。但这几天事情实在太多,他总是忘了。

    “不要等一会儿,现在就去买吧。”孙晓梦语气里带着抱怨的意味,“你皮糙肉厚不怕冷,宠物们可受不了。”

    张子安一想是这个道理,有免费的苦力干嘛不用?

    他打通了王乾和李坤的电话,让他们两个去超市买电暖气,要名牌的、制热性能强的,价格不是问题,反正能用好多年,等他们买回来他给报销。

    张子安打电话的时候,孙晓梦再次问理查德,“真的没问题吗?”

    “我很好,doctor。”理查德坚称。

    等张子安挂断电话,孙晓梦正想再说什么,她自己的手机也响了。

    “喂?”她接通电话。

    “晓梦姐,有个顾客的狗腿骨折了……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顾客的狗的腿骨折了,挺急的,你赶紧回来吧。”龙纤在电话里焦急地说,从背影音里还能听到一位男顾客的大声抱怨——“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行,跟顾客说一声,我马上就回去。”孙晓梦知道龙纤还是太嫩,一遇到事情就六神无主,离独当一面还差得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