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病情危重
    理查德歪着头躺在桌子上,胸口的羽毛乱蓬蓬的,可以想见它前一刻还在烦闷无聊地搔啄,下一秒就支撑不住倒下了。它的眼睑半闭着,平时灵动狡黠的小烟眼珠呆滞无神,目光的焦点没有落在任何一处地方,总是因为自命不凡而高高翘起的暗红色尾羽无精打采地垂落……若不是它的胸腹还在快速地起伏,还不时地抽搐翅膀,张子安真会以为它已经死了。

    即使张子安完全不懂医学,通过常识也知道理查德的状况非常严重,搞不好会就危及生命。他只能眼巴巴地注视着孙晓梦的脸,希望能从她的表情上知晓一些端倪。

    孙晓梦面容冷峻,鸟类在宠物里是出了名的脆弱,前一天还好端端的第二天就可能毫无征兆地死亡,而且鸟类的肢体语言远没有猫和狗那样丰富,即使它们生病了主人也很难察觉。

    天色越来越暗,起居室里只开着一盏看电视时用的低瓦数氛围灯,她抬头望了望天花板,“太暗了,把灯全打开。”

    张子安惊觉到自己粗心,赶紧把天花板上的吸顶灯开启,还把手机的闪光灯切换成手电筒模式帮她照明。

    孙晓梦检查完理查德的症状,正想进一步测量它的生命体征,习惯地一摸口袋,不由地脸色一变,“我的听诊器……”

    宠物诊所可以接待急诊,但一般不会有上门急诊,她一直习惯了在仪器齐全的诊所内等候顾客上门,更何况她很关心理查德,关心则乱,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手头空空如也,什么仪器都没有。

    下午的时候,她听到理查德咳嗽,就生出帮它诊断一下的念头,同样是因为手头没有听诊器而作罢。她觉得回诊所拿了听诊器再过来一趟也不迟,但是被临时上门求诊的金二和哈士奇给耽搁了。

    她的话刚开了个头,张子安就把她的白大褂扔给了她,“兜里有听诊器。”

    长时间受到老茶的言传身教,潜移默化间他多少也学到了老茶“泰山崩于顶而色不变”的养气功夫,即使紧急情况下也能保持思维不乱。刚才他临时返回诊所就是想到了这一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理查德是不能离开宠物店的,那么就只有把孙晓梦的常规诊断仪器带过来才行。

    孙晓梦接过听诊器戴上,将听诊头置于理查德的胸腔,不时左右小幅度,仔细聆听它的内在呼吸状况。

    张子安把嘴闭得紧紧的,不敢说话,连唾沫都不敢咽,生怕自己干扰到她的诊断。

    听诊器中传导过来的呼吸声异常沉闷,有些像是拉风箱,又像是夹杂有很多气泡的泉水涌出地面,这是典型的湿性罗音,再结合理查德的胸部触压时似乎有水肿现象来判断……

    孙晓梦的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在手机灯光的照耀下晶莹闪亮。起居室里的电暖气工作正常,室内的温度正在提升,而她进来没有脱下外套,甚至还裹着围巾,不过最重要的是她初步判明了理查德的病情,一个可怕的念头重重击中了她的心房,甚至令她有些头晕目眩。

    她摘下听诊器,抬手制止了张子安的发问,用手指按压着额头,帮着自己理清头绪。

    几秒后,她脸色苍白地注视着张子安的脸,紧咬着下唇,齿缝间挤出几个字:“可能是急性曲霉病。”

    什么急性还是慢性曲霉病的,张子安听得一脸懵逼,他不懂也不关心这个,只是急切地说道:“能治好吗?”

    很多生病宠物的主人都会问这句话,连张子安这个总是不走寻常路的人都不能免俗,孙晓梦在这一瞬间觉得他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同样有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她没有立刻回答,因为这个问题本来就不好回答,谁也不敢断言某种重病能不能治好,如果贸然下了断言能治好,但最终没能治好怎么办?

    她又低头凝思了几秒,便掏出自己的手机,拨打龙纤的号码。

    ……

    孙晓梦和张子安匆匆离开后,金二诧异地询问龙纤:“他们两个有什么急事?怎么一个电话就走了,连句话也不交待?”

    龙纤晃晃脑袋,“我不清楚啊……”

    “你不清楚?”金二郁闷了,“你不是这里的护士么?”

    虽然驯猫人走了也能参观这里的猫,但他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我刚来呀,现在还是实习呢!”龙纤也很委屈,“晓梦姐是这里的老板,她想干什么不用向我交待啊……”

    金二颇为无语地看着这位和小雪差不多年纪的姑娘,总感觉自己像是在欺负人家似的,叹口气说道:“算了,带我看看会做特技的猫吧。饭桶,过来!”

    戴上伊丽莎白圈的饭桶完全萎靡不振了,趴在地上一动不想动,用生无可恋的眼神望了主人一眼,非但没过去,反而换了个姿势肚皮朝天,仿佛在耍赖一样。

    金二:“……”你丫也太给我丢人了!

    他知道自家这憨货的心思,无非是想博取他的同情,让他把伊丽莎白圈给它摘掉。

    摘掉是不可能的,好不容易给它戴上的,而且这也是为了它好,不然以它连屎都想舔几口尝尝是咸是甜的馋相,绝对用不了多一会就把夹板给拆掉。

    “算了,让它在这趴着吧,你领我进去看看。”金二说。

    龙纤只是听王乾和李坤说过会表演特技的小猫,她自己还没有亲眼见过。诊所里来来往往的病猫病狗多,孙晓梦怕交叉感染到张子安的宠物,一直禁止她去参观,连孙晓梦自己都不去那间病房,只在每天开业前委托王乾和李坤进去清洁消毒。龙纤正好利用这个机会一饱眼福,因此她兴冲冲地领着金二进了寄养宠物的病房。

    刚打开病房门,她的手机就响了。

    一看是孙晓梦来的电话,她就觉得药丸!如果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孙晓梦才不会刚离开没多久就打回电话来。

    “喂?晓梦姐,有什么事吗?”她接通电话。

    孙晓梦在电话那边简洁地说:“放下手头一切事情,用最快的速度从药品柜里准备以下的药,我马上派出王乾和李坤过去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