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学贯中西
    孙晓梦打通了龙纤的电话,凭着记忆对她吩咐道:“准备以下的药品,在诊所的药品柜里都能找到——制霉菌素、硫酸铜溶液、灰黄霉素、环丙沙星,还有复合维生素。”

    她每说一样,龙纤就在那边嗯一声,等她说完,龙纤就抢着说道:“制霉菌素、硫酸铜溶液、灰黄霉素、环丙沙星和复合维生素,对不对?”

    龙纤对自己的短期记忆力颇感自豪,在电话另一头抿着嘴等孙晓梦夸奖她。

    不料,孙晓梦只是平淡地嗯了一声,又继续连珠炮般说道:“接下来这些东西咱们药品柜里没有,你要去最近的中药连锁店去买一下:蒲公英2两、黄芩1两、桔梗1两、葶苈子1两、苦参1两、甘草半两……”

    “等等等等……”龙纤慌了神,一连串的“等”字令她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再也不敢托大,手忙脚乱地说道:“等下,晓梦姐,等我去拿支笔写一下。”

    兽医学校里几乎不会教中医相关的东西,龙纤也完全不懂这些中草药,其中某些字怎么写怎么念都不知道,更何况还涉及到剂量比例,必须要找纸笔写下来才行,不然转眼就忘。

    在孙晓梦等龙纤去拿纸笔的同时,张子安进入隔壁的卧室,看到王乾和李坤刚装好另一台电暖气。菲娜、雪狮子和老茶好奇地围在一边,感受到电暖气散发的融融暖意,不一会儿菲娜的眼皮又开始打架了……

    张子安看了一圈儿,没有看到星海在哪里,只有经常和星海一起玩捉迷藏的美短倒是安静地趴在角落里休息。

    他的心现在已经是一团乱麻,暂时管不了星海跑哪去了,事有轻重缓急,反正星海又不能独自离开宠物店,没在二楼某个房间就是在一楼。

    “师尊,找我们有事?”王乾和李坤注意到张子安凝重的面孔,在身上抹了抹手上的灰尘,随时准备为师尊分忧。

    “你们去一趟孙晓梦的诊所,跑步去,龙纤会给你们准备好一些药,李坤你拿着药先回来。王乾你在诊所待命,因为龙纤还会去其他地方买另一些药,等她买回来时,王乾你再把另一些药带过来。”张子安为他们分派任务。

    张子安说得井井有条,王乾和李坤听得明明白白。

    “没有不明白的地方就赶紧去吧,跑步去。”张子安一挥手。

    “是,师尊!”

    王乾和李坤没有疑问也没有多余的废话,噔噔噔地跑下楼。

    张子安走到窗边,看着他们两个呼哧带喘地奔往诊所的方向,直到没入夜色中。

    “发生了什么事?”菲娜睁开眼问道。

    “是理查德。”张子安回答,“它生病了,而且病得很重。”

    老茶沉吟着说道:“老朽适才隐约听到孙大夫提到了几味中药。”

    “没错,茶老爷子,我也听见了。”张子安侧耳倾听,孙晓梦仍在起居室里跟龙纤通电话,向她重复中药的种类和剂量,暂时没有分派给自己的事,于是就暂且陪着老茶说几句话。

    老茶点头赞许道:“孙大夫年纪不大,却是学贯中西,可谓是难得的青年俊杰!医武同源,医者,济世活人之法;武者,除魔卫道之技!老朽当年粗通药理,这蒲公英具有消痈散结之功效,黄芩则是清热解毒,葶苈子则是平喘消肿,桔梗宣肺祛痰,苦参利尿杀虫,甘草和中缓急、调和诸药,深谙‘君臣佐使’之道,此后成就不可限量啊!”

    张子安半句都听不懂,只能勉强陪笑。

    雪狮子倒是附和道:“这妹子不错,一看就是性冷淡型的,挺符合老娘的口味……”

    “打住!”张子安不得不提前中止雪狮子的危险妄想,“她家可是开宠物养殖基地的,小心她把你带回去当种猫用!”

    雪狮子吓得一缩脖子,“老娘才不要当种猫!”

    “对了,你们谁看见星海去哪了?”张子安没闲心跟它瞎扯淡,转头再次确认星海没在这间卧室里。

    “刚才还在这里的……”老茶讶异地望了望四周,“一转眼就不知去哪了……”

    “这样啊……”张子安点头。如果连警惕性最高的老茶也没注意到星海的行踪,那问菲娜和雪狮子也是白问。

    “你们先休息,我出去一下。”他离开这间卧室,把房门虚掩以保持室内温度。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可不想再有一只精灵意外感冒生病。

    他在二楼的其他屋子里找了找,都没有看到星海的影子。

    “星海。”他轻声喊道。

    没有回应。

    “星海,你在吗?现在不是玩捉迷藏的时候。”他又说道。

    依然没有回应。

    他走下楼梯,看到郭冬岳正在指挥工人们抓紧时间连夜施工。一楼被大瓦数汽灯照得灯火通明,连旮旯角落都是一览无余。他扫了一眼,一楼也没有星海。

    郭冬岳扯着嗓子问道:“理查德怎么样?”

    噪音太大,张子安摇头,然后摆手,重新走上楼梯。他也不知道理查德怎么样了,会怎么样,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孙晓梦的身上。至于郭冬岳怎么理解他的手势,就是郭冬岳自己的事了。

    一楼和二楼都找遍了,难道……

    张子安抬头望着天花板,难道星海跑到房顶上去了?

    以星海的能力,确实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这点,不过它去房顶上干什么?都入夜了,天气怪冷的……

    张子安正想搬梯子去楼顶一下,就听孙晓梦在招呼他过去。

    他只能先暂时放下星海这边的事,跑去问道:“怎么了,需要我帮忙不?”

    孙晓梦刚挂断与龙纤的电话,对他伸出两根手指说道:“两件事。一,理查德的病情只是我的推测,除非完成病理切片化验或者开胸检查,否则暂时没办法确诊,我只能按照这个方向来治。”

    说这些话的时候,她是以医生对宠物主人的态度来说的,有些话必须要交待清楚。

    孙晓梦平时讲话就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此时更是显得雷厉风行。

    “切片化验”和“开胸检查”这两个词听得张子安不寒而栗。他困难地点点头,表示心中有数。

    “曲霉病的死亡率非常高,我的水平有限,设备也不足,所以你考虑要不要送到大型宠物医院去?那里的医生经验更丰富,设备更齐全。”她提出建议。

    张子安摇头否定,理查德根本离不开宠物店,即使能离开,滨海市的几家大型宠物医院都比较远,理查德的病情发作非常迅猛,以外面道路的拥堵情况,等过去了再向那里的医生说明病情,那种大型宠物医院兴许还要排队候诊,估计时间就来不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