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各司其职
    张子安不清楚孙晓梦到底算什么水平,但她的药方得到了老茶的首肯,并以“学贯中西”来赞美她,他就决定相信她。他以前经常嘲笑她是个学霸书呆子,如今只能暗自庆幸她是个学霸书呆子。

    “就由你来治吧,我相信你。”他说道,随后又看了一眼神志不清的理查德,补充道:“我想理查德也相信你,愿意由你来治。”

    孙晓梦本身很喜欢理查德,身为医生——虽然只是兽医,面对这种情况只能当仁不让地挺身而出。她果断地说:“那好,我准备用西药救急,中药调理,尽快把它的病情稳定下来。”

    “行,我不懂,全听你的,你有什么吩咐的只管说。”张子安同样干脆。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他选择让孙晓梦来治,就必须让她充分发挥,不能畏首畏尾。

    “刚才说的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曲霉病是会传染的,必须要小心不要让那两只红面鹦鹉也染病,它们的体型比理查德小,抵抗力差,一旦染病就更危险了。所以,你去把它们转移到一间单独的屋子里,然后去超市买台紫外线消毒灯,连同电暖气一起放在它们的屋内。”孙晓梦语速很快。

    张子安一拍脑门,真是急糊涂了,差点忘了那两只!

    “我知道了。”他刚回身走出两步,便又停下,疑惑地说道:“你说……是不是那两只红面鹦鹉带来的病菌?”

    如果真是两只红面鹦鹉带来的病菌,他真是……扔了它们的心都有了。它们毕竟只是宠物,若因为它们而害死了精灵……

    他蓦然想起郭冬岳的母亲,当年她养的两只红面鹦鹉令郭冬岳感染了鹦鹉热,悔恨之下便将红面鹦鹉送走了。那时她的心情一定跟现在的张子安差不多,为了两只宠物,却即将失去更珍重的东西……那种悔不当初的心情像无数只蚂蚁般啃噬着他们的内心。

    张子安能考虑到这种可能性,孙晓梦当然也考虑到了。

    “应该不是。”她缓缓地摇头,“我一开始也这么想,但可惜不是。我虽然没去过凤鸣鸟舍,但以我家的养殖基地来推想,凡是这样的大型宠物养殖基地,对于消毒和防疫的控制总是最严格的,因为传染病一旦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按我估计,凤鸣鸟舍每次从外面引入一批鸟类,总会进行长时间的隔离期,确定没有带菌之后才会与原有鸟类混养,所以不会是这两只红面鹦鹉传染给理查德的……”说到这里,她语气一转,面色肃然地说:“恰恰相反,我认为是曲霉菌一直潜藏在理查德体内,悄无声息地分裂繁殖,直到理查德因为着凉而身体虚弱时才爆发出来而已。”

    居然是理查德自己带来的病菌?

    但是它一出现在滨海大学,就被他捕获了啊……那难道说这是它成为精灵之前就带有的病菌?只有这个能说得通了。

    张子安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却不敢确定,而且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我明白了,紫外线消毒灯是吧?我马上就去。”他暂且将杂念从脑海中摒弃,当务之急是先办妥这件事。

    “好的,速去速回……等下,还有熬中药的砂锅,你这儿有吗?”她拉住他的衣服。

    张子安:“……没有,我家一向是吃西药。”

    “那就再买个熬药的砂锅回来。那些中药的量不小,除了给理查德吃以外,同时还包括给两只红面鹦鹉做预防的分量。”她说。

    “行,我马上去。”

    超市离得不远,紫外消毒灯和砂锅也不难找,张子安有信心很快赶回来。

    “这里就先拜托你了。”他最后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理查德,快步下了楼。

    ……

    “呜~”龙纤举着一张处方单,手忙脚乱地换衣服换鞋。处方单上写着孙晓梦交待给她的中草药种类及数量。

    她刚换好衣服,王乾和李坤就气喘吁吁地推门而入。

    “就是那些药。”她指着提前准备好放在收银台上的瓶瓶罐罐说道,“李坤你拿给晓梦姐吧。”

    “好。”李坤拎着一个手提袋,把这些瓶瓶罐罐依次装进去。

    “这液体是啥?”他举起一个透明玻璃瓶对着灯光摇晃了几下,问道。

    龙纤已经戴好了外出用的口罩,含糊地说道:“硫酸铜溶液……”

    “卧槽!硫酸?”李坤手一哆嗦,险些把瓶子扔出去!

    “硫酸铜!不是硫酸!颜色都不一样好吗!你们中学化学怎么学的?”龙纤气得又扯下口罩,“别问东问西了,赶紧把药带到晓梦姐那里去!”

    “好勒好勒,别催了。”李坤自知理亏,不敢还嘴,把药全装入手提袋,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王乾单独留下来。他和李坤一向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无论是宿舍里还是外面都骠在一起,突然变成自己一个人,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

    龙纤比王乾和李坤大一岁,此时俨然以大姐自居,吩咐他道:“我现在要去买中药,你在这里看家,如果有顾客来,就说暂停营业,请他们改日再来,明白了吗?”

    王乾老实地点头答应。

    “好啦,我走了……”龙纤一迈腿,脚尖却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

    低头一看,饭桶横躺在地上,正用哀怨的眼神抬头望着她。

    不对啊!龙纤觉得很纳闷,她记得饭桶刚才不是躺在这里的。难道是它见她要走,故意滚过来碰瓷儿的?

    看到饭桶,她想起它的主人还在这里呢,再怎么说人家也是顾客,不能就这么把人家晾在这里不管。

    “金先生!”她跑到病房里,“金先生我要离开一下,您看……”

    她的意思是,诊所的主人要离开,您这个客人是不是应该主动告辞了?毕竟主人不在家的情况下,客人仍然赖在家里不太好,万一丢了东西算谁的?

    金二通过拍手,已经确认这些猫跟小雪的那只波斯猫完全一样,都会走“8”字的特技。

    “什么?”他过于专注,没有听清龙纤的问话。

    “我是说,我要临时出门一下。”龙纤委婉地表示。

    金二人情世故练达,当下就明白她的言外之意,看了看手表,“唔,时间确实不早了,我也饿了,这样吧,我改天再带着饭桶过来复查。”

    “行,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有突发状况。”龙纤陪笑着,领着他离开病房。

    “走了,饭桶,回家吃饭。”金二招呼哈士奇。

    饭桶听到吃饭,这才勉强打起精神,蔫蔫地跟在后面。

    龙纤以眼神示意王乾留在这里别乱跑,等着她回来,然后与金二一前一后走出诊所。

    “好冷!”她穿得不少,但刚一离开温暖的诊所,还是被冻得打了个哆嗦,赶紧把口罩戴上。

    听晓梦姐说明天要大风降温,现在果然起风了,一阵紧似一阵的秋风将满大街的落叶吹得四散飘摇,平添几许萧索之意。

    金二把飞行夹克的拉锁拉上,打开后车门让饭桶钻进去。

    “您慢走。”龙纤对金二说,“我也去打车了。”

    金二想了一下,扶着车门说道:“看你挺着急的,去哪?我送你一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