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如有神助
    仿古设计的天泽大药房,漆成暗红色的木制药柜紧紧依墙而立。

    快到打烊的时间了,顾客渐渐稀少,穿着旧式长袍的员工们终于露出轻松惬意的笑容,眼神不时地瞟向挂钟。

    蓦然间,一辆在路灯映射流光溢彩的高级轿车停在了药房门口。车门打开,金二当先跳下车,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对着夜空放声长嚎——“哦哦哦哦哦!”

    金二实在太爽了,好久没有在市内开过这么爽的车了,简直就是腾云驾雾一样的感觉!虽然肯定要吃一大堆超速罚单,但是无所谓啊!

    药房的员工们都吓了一跳,心说这人是神经病还是狼人变身,怎么一言不合就嚎起来了?要说是狼人变身也不对,今天又没月亮。看来估计是神经病!

    龙纤头昏脑胀地从副驾驶位置上爬出来,这一路上她的心跳频率没有低过每分钟180次,觉得自己随时可能猝死。

    她捏着孙晓梦的处方推开药房的玻璃门,扑到柜台上说道:“给……给我准备这些药,麻烦快一点,鸟……鸟命关天!”

    药房的员工们听得很费解,不知道哪只鸟的命能关天。处方上的药并不难配,他们很快就将这些药打包,龙纤付了款,立刻提着药出门。

    金二正叼着一根烟喷云吐雾,眯起眼睛回味刚才的感觉。他平时不怎么抽烟,但现在只有抽烟才能令他体内的肾上腺素暂时平息。

    他看到龙纤从药房里出来,立刻把抽了一半的烟扔在地上踩灭,拉开车门想坐回驾驶室。

    “等一下。”

    一道烟影伴随着龙纤的声音飞过来。

    金二下意识地伸手接住,发现是龙纤拎着的药包。

    “拜托你把这些药带到奇缘宠物店吧,我自己打车回去。”龙纤的脸上浮现惊惧与后怕的表情,“坐出租车要钱,坐你的车要命啊!”

    “这样啊……好吧。”金二觉得有些惋惜。就算是秋名山车神也需要一帮队友在身后喊“666”才比较爽。

    龙纤目送那个疯子老司机驾车离开,才抚着胸口放下心来,挥手招来一辆出租车,返回灵愈宠物诊所。路上她发了一条微信给王乾,告诉他计划有变,让他不用等了。

    金二没有原路返回,因为那样没意思,他选择了另一条返程路——原路距离中华路北口的宠物诊所更近,而返程路距离中华路南口的奇缘宠物店更近。

    而且他想试试看,离开了原路,他的运气会不会消失。

    由于时间稍晚了,路上的行人和车辆比来时更少,电动轿车的车速平稳地线性提升,全封闭的驾驶室里没有发动机的轰鸣声,只有低沉的胎噪和风噪,同样也没有副驾驶位置上小姑娘的尖叫。

    “第9个……”他盯着由远及近的交通灯说道。

    红色的交通灯。

    金二非但没有减速,反而像来时一样继续提升油门,两侧的景物、车辆、行人一晃即逝,他的眼中只有前方的交通灯,就像是一头死盯着红布的公牛。

    同来时完全一样,交通灯在他驶近后及时地变成了绿色,而左右方向的交通灯则提前由绿色闪了三下之后变成了红色。

    特斯拉轿车划开空气,嗖地一下穿过了十字路口。扰流板急速牵引气流,卷起马路上的落叶纷飞狂舞,直到轿车的尾灯消失在夜色中仍未平息下来。

    第10个……

    第11个……

    当他驶近中华路时,已经连续穿过了16个绿灯!

    红与绿的机率差不多各占二分之一,那么连续16个绿灯的机率……金二觉得自己一辈子的好运可能都用完了。

    他瞟了一眼放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药包,又看了看标有“前方中华路1km”的交通指示牌。

    他不想就这样停下来,还想继续开。他想看看今晚的好运会持续到哪一刻。

    至于这些药,晚送一会儿也没关系吧?无非是一只鸟而已。

    中华路南边的十字路口出现在视野里。

    红灯。

    金二轻蔑地笑了笑,红灯在他眼里跟绿灯没有区别。

    今晚的他,如有神助!

    倏然间,他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一个似乎有些不劲儿的东西!

    “卧槽?”

    金二瞪大了眼睛,“为什么四个方向全是红灯?”

    中华路南口的十字路口,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全是红灯,红得吓人,仿佛在滴血。

    红灯似乎已经持续很久了,东西南北四条斑马线后面全都停着好几辆车,把路口堵得满满的。司机们从车窗里探出头互相询问。他们跟金二一样懵逼,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交通灯如果坏了,能不能闯红灯?不能的话岂不是要这里等一辈子?还是要绕路而行?

    金二只能刹车,否则他就要撞上斑马线后面的车了。

    体内激荡的肾上腺素逐渐消退,他明白,今晚他的好运已经结束了。

    就在他的车速进入正常范围之内时,前方的交通灯变绿了,等候已久的老司机们仿佛得到了发车的许可,雀跃着启动了汽车,阻塞已久的车流终于被疏通了。

    当特斯拉轿车平稳地停在宠物店门口的同时,张子安正好拎着紫外线消毒灯和砂锅从另一个方向走回来,与打开车门的金二碰了个正着。

    “你怎么还追到这儿来了?”张子安纳闷地说,他以为金二是为了看驯猫而来的。

    金二懒得多解释什么,激情过后的他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最好能在睡梦中重温今夜的每个瞬间。他把药包放在车顶上,拍拍车顶示意张子安取走,自己又钻回了驾驶室。

    张子安看了看是几小包的中药,正是孙晓梦指名要的那些,不由地更纳闷了。

    时间不容他多想,他跟郭冬岳打了个招呼,快步走向店内二楼起居室。

    “买回来了?”孙晓梦一见他就劈面问道。

    “锅、灯、药!”张子安示意给她看,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这三个字连着念起来发音好像是“郭、冬、岳”,果然他被理查德影响得不浅!

    快些好起来吧,理查德!

    等你好了,我保证一定跟你污个痛快!

    孙晓梦不明白他为什么发笑,不过检查无误之后就长舒一口气,说道:“总算赶上了。接下来交给我吧,你先去休息一下,一会儿我会让你盯着熬药。”

    张子安觉得最没理由休息的就是自己,可他实在帮不上什么忙。

    他离开起居室,回到自己的卧室,赫然发现星海正在跟美短玩捉迷藏。

    “咦,星海,你刚才去哪了?”他问道,“我怎么没找到你?”

    星海停止追逐,歪着头说道:“喵呜~星海在玩捉迷藏!刚才藏起来啦!”

    “哦。”张子安释然笑道,“星海捉迷藏玩得越来越厉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