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痛苦。

    全身像火烧一样痛苦,五内俱焚。

    特别是肺部,每呼吸一次,都像是吸入大量灼热的烟尘;每咳嗽一次,就会火星从气管中喷出。

    眼睑似乎肿了起来,如同坠着铅块,理查德睁眼很困难,只能半闭着眼睛,通过很窄的缝隙观察这个世界。

    耳朵听到的声音带着嗡嗡的回响,有时候像是来自遥远的天边,模糊得听不清楚,下一刻又像是在它的耳边咆哮,钢针一样直刺脑海。

    这种痛苦的感觉很熟悉,它以前经历过一次,而这次它的感官更加敏锐,甚至比那次还要痛苦。

    它的意识变得很模糊,恍惚间仿佛再次回到了实验室里。

    “艾琳,请冷静听我说,是曲霉病,你知道这种病有多么可怕。”

    “我的上帝!我们要失去它了吗?”

    “不,我们不会失去它,起码现在不会。”

    “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们有治疗曲霉病的方法,但那是为老鹰等大型猛禽设计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小心地探索,直到找到正确的剂量。听着,艾琳,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然后我们一起向上帝祈祷不要把它带走!”

    ……

    “艾琳,我很抱歉,药物治疗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

    “不!不!”

    “请冷静,艾琳!我们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刻。作为你的朋友和兽医,我建议进行开胸手术,将它胸腔里的霉菌刮掉。”

    “开胸手术?你在开什么玩笑!它是只仅有一磅重的鸟!”

    “听着,艾琳,这是我们最后的办法,你不想失去它,对吗?”

    “……是的,你是对的。由你来进行手术吗?我的朋友。”

    “不,我替你了联系国内最好的兽医,他们都是显微外科专家,他们会治好它的,我保证!”

    ……

    “艾琳,我带给你一个好消息——手术非常成功!”

    “太好了!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我……”

    “你在哭吗?艾琳。”

    “不,我……没有在哭。他们将那该死的霉菌清理干净了,对吗?它会好起来的,对吗?请告诉我!”

    “是的,艾琳,他们的手术非常成功,它很快就会回到你的身边——可能会有一些后遗症,但是它会好起来的。”

    “谢天谢地!”

    ……

    “doctor……”理查德喃喃说道。

    “理查德,你醒了吗?”

    一只手轻轻抚上它的后背,温暖、有力,带着无菌软性肥皂特有的碱性味道。

    头昏脑胀。

    它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睑,仔细辨认着眼前这个人。

    视野一开始有些模糊,它真的以为是记忆中的她出现了——可惜,虽然气质很像,但并不是。孙晓梦拥有和她一样的短发,还有一张更年轻的脸,属于东方人的脸,目光中闪动的关怀更是如出一辙。

    它的眼珠转了转,不若以往那么灵活,但仍然可以辨认出周围的陈设——不是实验室,只是间很普通的起居室,位于一家寻常宠物店的二楼。

    理查德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窗外已经一片夜色。楼下的施工噪音已经消失,大概时间不早,工人们担心扰民,今天的工作结束了。

    “doctor……”它挣扎着站立起来,有些踉跄。

    孙晓梦扶住了它,让它将大部分重量倚靠在她的手上。直到这时,她才惊觉它的体重是如此之轻,甚至还不到人类大脑重量的一半。如此娇小的身躯里,竟然可以诞生足以与人类相媲美的智慧,这本身就是大自然的奇迹了。

    而现在,奇迹正在消失,仿佛大自然试图修复进化链中小小的失误。

    “不要乱动,理查德,来吃些药吧。”

    孙晓梦捏着两粒胶囊伸到它的鸟喙边。

    “这是什么?”它问道。

    “你真的想知道?好吧,我把感冒胶囊里面原有的药倒掉,塞入了自己配的药,里面包括制霉菌素和环丙沙星,还有复合维生素,吃下去你就会好起来。”

    急性霉菌病的致死率非常高,因为从症状出现到死亡最短只有3个小时,若是发生在夜间,主人甚至可能来不及察觉——即使偶然察觉了,也来不及送医,这就是急性霉菌病的可怕之处。

    理查德是不幸的,同时也是幸运的,它发病时正巧王乾和李坤也在,第一时间向张子安打了电话,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此后,无论是王乾李坤的反复跑腿、孙晓梦的当机立断还是金二的飞车狂飙,其实都是在和死神赛跑,鹿死谁手还说不定。

    理查德盯着这两粒胶囊,数秒之后才张开鸟喙吃了进去。

    “不要咬,整个吞下去。”孙晓梦提醒道。

    理查德照做了,将两粒胶囊咽了下去。

    “太好了。”她长舒一口气。理查德这么善解人意实在是帮大忙了,她还担心它出于鸟类的本能会拒绝吞吃胶囊。

    这些药片都是孙晓梦借用张子安家里的案板与擀面杖细细地研磨成粉末,然后灌装入感冒胶囊里面,以方便理查德服用。若是按照将药混入食物一起服下的常规方法,见效太慢,恐怕来不及了。

    “来,喝点水吧。”她取来一只瓷制小酒杯——这是以前张子安父亲小酌时用的,一杯也就能装半两酒。

    此时小酒杯里盛的不是酒,而是略微带着一抹蓝色的清澈液体。

    “这是0.5%浓度的硫酸铜溶液,有毒,但可以治你的病,这在中国叫做‘以毒攻毒’。”

    孙晓梦见理查德盯着液体出神,以为它不敢喝,便向它解释道。

    “doctor,我会喝的,但这些救不了我。”

    理查德淡然说道,低头将硫酸铜溶液啜吸入口中。

    它明白,昔日的梦魇并未彻底根除,已然悄悄复苏。上一次,这些药没能救得了它,只得远赴千里之外进行显微外科手术,这一次同样也救不了它。它不认为在这家简陋的宠物店里有条件进行显微外科手术。

    出乎它意料的是,孙晓梦竟然也点头认同它的说法。

    “你说的没错,光靠这些确实救不了你。”

    尽管如此,她的脸上仍然洋溢着坚定的信心。即使是大洋彼岸那些拥有金字招牌的兽医们,面对曲霉病也没有她这样的自信。理查德不禁愣住了,甚至被她这种强烈的信心所感染。

    她微笑着伸出一支胳膊,示意它站上去。

    “来,让我们一起去走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