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引经据典
    赵淇和宋白是下班之后过来的,等他们离开后,天色已近傍晚。张子安看了一会儿工人装修,就回到了二楼。

    他不觉得宋白的vlog那可怜的数百次浏览量能在youtube的视频海洋里掀起什么浪花,3000块钱到手才是正经,明天早餐又可以加个卤蛋了。

    “师尊,按照您的吩咐,我们已经把婴儿床搬到您卧室里去了。”王乾和李坤正好从卧室里出来,向他禀告。

    “嗯,辛苦了。现在还没开业,事情少,你们就先回去吧,今天就不留你们在这里吃饭了。等开业以后就忙了,到时候会给你们涨工资。”张子安点头,打发他们离开。

    王乾急着表忠心,“弟子为师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张子安已经听得耳朵里起茧子,根本没应这茬儿,正想回到卧室里,却被李坤从身后叫住了。

    “对了,师尊,弟子有件事不知当不当讲……”李坤吞吞吐吐地说道,心中犹豫是不是要把那件事说出来。他担心师尊会责怪自己小题大做,让师尊看不起。

    “什么事?有话就说。”张子安见他面色有异,便停下脚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李坤对王乾使了个眼色,王乾心领神会,马上明白了李坤想要说什么。

    “师尊,前一阵子,有个不认识的男人在路上拦住了我们,就是您出门的那天。”王乾说道。

    张子安比他们更吃惊,“咦,还有这种事?是要劫财还是要劫色?”

    李坤:“……师尊你想到哪去了,我们哪有财和色可劫?”

    张子安愈发困惑,他不明白为何会有人当街拦住这两个又中二病又穷的苦逼大学生,“那他拦住你们想干什么?发传单还是卖光盘?”

    “咳!师尊,现在已经没人卖光盘了……”李坤看了看左右无人,小声说道。

    王乾接过话茬儿,一本正经地说:“师尊,那个人自称也是开宠物店的,想花钱请我们把您驯猫的绝技偷出去……当然,先不说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高级驭兽术,就算知道也绝不可能说出去!”他指天划地赌咒发誓。

    张子安倒是来了兴趣,认真地问道:“那人是哪家宠物店的?”

    “这个……”王乾和李坤面面相觑,“这个我们没问……”

    李坤抱着脑袋回忆道,“那人好像是姓……姓黄,对,是姓黄没错,叫黄铭禹,对吧?”

    “对,就是这个名字。”王乾从旁佐证,“他穿着一身平价西装和皮鞋,模样普通,看上去像个房产中介。”

    “哦,其他的还知道什么?”张子安追问。

    王乾和李坤搜肠刮肚地想了想,没想到其他有用的信息,只好如实回答:“其他的我们就不知道了……”

    张子安略感失望。

    “师尊,是弟子无能!”王乾和李坤汗颜,早知道就不断然拒绝了,和那个人虚以委蛇套套话也好,若是能套出些什么来,今天就能在师尊面前受到夸奖了。

    “算了,就算你们问,他大概也不会说。”张子安沉吟了一会儿。其实这种同行之间互相刺探和挖墙角的事情很常见,并不意外,他早应该想到有其他人会对驯猫的秘密感兴趣。

    “师尊,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李坤问道。

    “不怎么办,该吃就吃,该喝就喝,整天提防这些人会失眠的。”张子安淡定地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如今他倒是很庆幸,王乾和李坤有无药可救的中二病,不会被金钱利诱而出卖他,否则事情就麻烦了。背后捅刀子总是最让人心寒的。

    王乾和李坤心中赞叹,师尊果然是师尊,不愧是半步金丹期的大能,时时刻刻不忘装逼,这种处变不惊的淡定和洒脱真不是一般人能学得来的!想来那黄铭禹不过是个小角色,杂鱼而已,不值得师尊正眼相看。

    “师尊,那我们就先走了啊。”他们向张子安告辞。

    “嗯,去吧。”张子安摆了摆手,暂时将这事忘在脑后,信步走回卧室。

    正如他对王乾和李坤所言,这种事很常见,无须挂怀,只要自己人不出问题,苍蝇就叮不了无缝的蛋。

    郭冬岳按照张子安的要求,把二楼的起居室和张子安的卧室打通了,然后将室内重新布置了一下,终于可以让星海、老茶连同理查德一起住了进来,不用继续留在一楼跟幼猫幼犬们为伴。不过有个问题随之而来——老茶睡得晚,星海起得早,理查德总是嘎嘎叫,吵得人睡不着。贪睡的菲娜已经濒临暴走的边缘,再不解决这个问题就出事了。

    老茶和星海都好商量,唯独理查德,张子安必须跟它再次约法三章。

    “一,其他人睡觉之后不许叫;二,其他人全起床之前不许叫;三,不许在卧室里乱扑腾。”他伸着三根手指说道。

    “前面两个本大爷倒还理解,最后一条是什么鬼?”理查德不服不忿地说道。

    “根据孙晓梦所言,你们鹦鹉和鸽子总是制造出大量的尘羽,长期共处一室对健康有影响,所以你家伙在卧室的时候不能扑腾。”张子安郑重警告它。

    “嘎嘎!太在意这些细节会找不到男朋友的。”理查德不以为然地说。

    “我才不找男朋友!”张子安无奈地说,“等你惹恼了菲娜,你就后悔莫及了,勿谓言之不预也。”

    “先不提这个,本大爷刚才听那个女人在楼下嚷嚷什么来着?”理查德很感兴趣地问。

    张子安几乎把那个小插曲忘掉了,只惦记着自己赚了3000块钱,闻言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你说赵淇啊,她一向喜欢大惊小怪,没事瞎起哄……那什么,我昨天不是请菲娜教给那些幼猫们跳舞么,然后选了一首歌作为伴奏,结果赵淇今天一听就跟她家的猫一样炸毛了,说什么太俗太low……”

    “什么歌?放来给本大爷听听。”理查德追问道。

    张子安掏出手机,进入音乐播放器,开始播放《小苹果》。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

    “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等歌放完了,张子安退出播放器,愤愤不平寺说道:“就是这首歌,明明是首鼓点明快的歌曲,正适合幼猫们跳舞用,赵淇却说太俗!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她不喜欢,她算老几?”

    理查德在听歌时一直闭着眼侧耳倾听,此时睁开眼点头赞同道:“这一次,本大爷不得不承认,你这个白痴说的没错。”

    “咦?什么情况?”张子安本来是借助大放厥词来掩饰自己的心虚,觉得也许这首歌真的有点俗?没想到居然得到了理查德的首肯。

    理查德清了清嗓子,“最起码来说,这首歌的歌词并不俗,英语里有个词组:the apple of someones eye,你这个白痴大概没听说过吧?知道是什么意思不?”

    “不知道。”张子安老实地回答,他想了一下,又试探着说:“某人眼里的苹果?是说某人特别爱吃苹果么?”

    他觉得光说个“不知道”显得很没面子,于是从字面意思上来理解。

    “嘎嘎,本大爷就猜到你不知道!”理查德像个好为人师的老学究一样,在桌子上挺胸抬头踱步而行,“告诉你吧,这个词组的意思可没那么简单,它的意思:某人最宝贵的东西,心中挚爱!apple在这里并不是指苹果,而是指人的瞳孔,这个说法最早可以追溯到一千多年前艾尔弗雷德大帝,后来又被詹姆士一世大帝在《圣经》中钦定。”

    张子安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尼玛这也钦定啊?

    理查德继续说道:“所以嘛,‘你是我的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这句歌词非但不俗,反而可以说是引经据典,能写出这句歌词的人是有一定学问的,起码不是像你一样的英语白痴。”

    张子安只当没听见它最后一句的冷嘲热讽,提出异议道:“但也有可能是凑巧蒙的吧?”他才不相信写个歌词还能引经据典。

    理查德忽略了他的异议,“不论怎样,如果那个叫宋白的人打算把歌词翻译成英语展示给国外,这首歌可能最适合不过,因为英语国家的人们可以理解为何小苹果是心中挚爱,特别是那些爱猫成瘾的人,一定能引起他们的共鸣。”

    “这样啊……”张子安走到窗边仔细想了想,“我果然是个天才?”

    理查德:“……你是怎么得出这个荒谬的结论?”

    “很惭愧,我只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随便选了首歌,居然就和舞蹈画面成为天作之合!”张子安暗自窃喜,美滋滋地说道。

    他心里琢磨着,也许可以重新评估一下宋白的vlog火起来的可能性?

    理查德冷冷地戳破他的美梦,“写歌词的人也许是凑巧蒙的,但你百分百是蒙的!不过嘛……”

    “不过啥?”张子安听出它话中有话。

    理查德扫了一眼正在和美短玩捉迷藏的星海,“自古以来,苹果在西方就象征着好运与健康,也许你这个白痴的运气还真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