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咏春初传柔克刚
    张子安这逼装得也是惊险万分,深感庆幸自己决定出来教训一下这几个熊孩子。如果老茶晚出来一步,新装上的玻璃门又要被砸碎了,这大冬天灌西北风的滋味可不好受,再说他的感冒还没好利索。万一真被这熊孩子砸碎了,他索赔起来都麻烦,这社会毕竟对女人和小孩这样的弱者更为宽容。

    老茶眼疾爪快,在千钧一发之际飞身而出,轻飘飘地托住了小石头。它对小亦乐的所做所为十分不喜,闯了祸就想跑,作为男孩子一点儿担当都没有,少年叶问也没少闯祸,但从来都是一人做事一人当,没有闯了就跑的行为。

    它心中有气,故意炫技,没有单纯地接住小石头——虽然这对它是轻而易举,而是使用了一记黏手,将小石头的前进之势消解为旋转之势。

    张子安随后从店内赶出来,他看到老茶已经化解了危机,便刻意表现得闲庭信步般云淡风轻。他从小芹菜那里知道这些熊孩子沉迷亡者荣耀,还特意吟了一句游戏里张良的台词。

    他用余光瞟了瞟老茶猫爪中旋转的小石头,心中啧啧称奇,但他的惊愕没有表现到脸上,仿佛胸有成竹。

    老茶微微一笑,以仅能让他听到的音量说道:“子安,快要教到你黏手了,正好利用此机会让你一睹为快。不要想得太多,黏手不是什么高深莫测的武学,仅仅是咏春的一项入门功夫,老朽只不过是将其活学活用而已。老朽看了很多武侠电影,但电影里表现出的黏手令老朽大为失望。黏手并非如电影里那样是一种搏击手段,而一种提升手臂灵敏度、均衡感和方向感的方法,练成之后便可以洞悉对手的意向及动作。”

    它扫了一眼不远处那几名惊呆的小学生,见他们暂时没有靠近过来,便继续讲解道:“黏手强调力量的流动,托上压下,移左拨右。子安你仔细看老朽的肘部,是不是固定不动?”

    张子安不方便开口说话,只是注意观察了一下,轻轻嗯了一声。

    他见过很多nba球员能将篮球置于指尖上旋转,老茶此时的动作大概就相当于那个的升级加强版,并非将小石头完全停止再开始旋转,而是巧妙地施加了一个外力改变了小石头的运动状态。老茶的肘部很稳,一动不动。

    “这就是了。”老茶满意地说,“手肘固定不动,小臂和手掌则因时、因势而动,永远保持柔软与流动。不过,同样被外界视为柔拳,咏春和太极相似而不相同。咏春的黏手应该软如流水,而不是像太极拳的黏手一般软若棉花。换言之,咏春的黏手培养的是力量的流动感,因力的流动而洞察对手心理的流动,你可明白?”

    张子安微微颌首示意听明白了,虽然自己做不到。他对老茶的装逼境界有着高山仰止之感,自己的装逼相形见绌,显得太年轻太肤浅了。如果换成是武侠小说,此时的场景大概就是张三丰当着敌人的面教导张无忌太极拳的样子吧……

    但是同样姓张,他可没有张无忌那样现学现卖的悟性,只能借着隐身的老茶狐假虎威。

    即使如此,还是能把这些小学生唬得一愣一愣的。

    片刻之后,小石头由于摩擦力的作用,在老茶猫爪的肉垫上越转越慢,最终静止了。

    老茶见张子安已然明白,欣慰地笑了笑,猫爪一翻,小石头啪哒一下掉在了地上。

    ……

    小亦乐揉揉眼睛,用手指戳了戳旁边的男同学,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们看见了吗?”

    男同学们同样瞠目结舌,“看……看见了啊,刚才那石头在空中不动了……”

    “我艹!不会是见鬼了吧?”小亦乐的心里没底儿,嘴里连续爆粗口。他在家里一爆粗口就会被老妈拧耳朵,但是在外面爆粗口觉得自己很有范儿。

    “不知道啊……”他的同学们更是不知所措,还指望他拿主意呢。

    就在这时,小芹菜已经高兴地跑过去,“店长哥哥,你好厉害啊,这是魔术吗?能再表演一次吗?”

    另外两个女生对视了一眼,也好奇跟了过去。

    “哈哈!”张子安爽朗地笑了笑,“店长哥哥可是很厉害的,这只是雕虫小技而已,不值一提!”

    小芹菜和两个女生满脸的羡慕,其中一个女生还捡起小石头看了看,确认只是个普通的小石头。

    “切~”小亦乐被抢了风头,撇撇嘴,一脸不爽地说道:“还店长哥哥,真不要脸,明明看年纪都是大叔了……”

    张子安脑门上的青筋都蹦出来了,他再次确认这小子绝对是个欠揍的熊孩子,自己明明是永远的18岁,怎么会是大叔?

    小亦乐眯起因为打游戏而有些近视的双眼,仔细打量了一下张子安,觉得他很眼熟,好像是在哪见过……

    突然,他想起来了,这个男人曾经在某天傍晚在路上拦住了自己,然后被自己狠狠耍了一顿。

    难道……难道他是来报复的?

    小亦乐有些害怕,今天可没有母亲陪在身边,万一这个男人要是动手打自己……

    他看了看左右,天已经有些烟了,今天他们放学之后没有立刻回家,而是跟着老师一起讨论校庆表演的节目,因此时间有些晚了。现在已经过了下班的高峰期,虽然路上的人流少了,但他自忖如果大声喊救命的话,还是能引来很多人。因此他的胆气有些壮了。

    “我记得你!上次你拦住我,我还没找你算账!这次你又搞的什么鬼?”他指着张子安叫道。

    张子安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哦,原来是你啊,妈妈的乖宝宝,怎么今天你妈没有接你放学?不担心你迷路么?”

    小亦乐被激怒了,他涨红了脸叫道:“我是男子汉!才不是妈妈的乖宝宝!”

    “只会欺负女孩子的男子汉,真光荣啊!”张子安咂着嘴说道,继而对小芹菜温和地笑道:“这两位是你的同学吧?是不是来参观宠物店的?”

    小芹菜见到刚才那神奇的一幕,信心顿时足了,她拉了拉自己左右的两位女同学,介绍道:“这是小晴,这是川川,都是我的好朋友。这位就是我说的店长哥哥,他店里的宠物会说话的!”

    小晴和川川怯生生地向张子店点头致意,“您好,我们是小芹的同学……那个……小芹说的是真的吗?”

    “你们好!既然是小芹菜的朋友,随时欢迎来我的店里玩,无论买不买宠物都没关系。至于小芹菜说的是真是假,你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张子安故作神秘,同时瞟了一眼小亦乐,嘲讽般朗声说道:“当然,胆小鬼就不用进去,看那样子都吓尿裤子了。”

    小亦乐和三位男同学赶紧低头看了看裤裆,确认没有湿,他们又羞又恼,抗声说道:“谁……谁不敢进去啊!进就进,有什么大不了的!心……心怀不惧,方能翱翔于天际!”

    张子安听了,心里也是一万匹羊驼驼呼啸而过,这些熊孩子沉迷游戏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了,连这时候都不忘了念句台词壮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