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坦白
    暗红的太阳在地平线苟延残喘,随时可能被黑暗吞噬。 .vo.

    笔直的街道,一个小小的身影呼哧呼哧地奔跑着,斜射的阳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小亦乐已经忘了自己来宠物店的初衷,他不停地奔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在父母开始吵架之前赶回去,无论如何不能让父母分开。

    啪!

    他跑得太急,天色昏暗,他眼睛又有些近视,不小心踩到一个空塑料包装袋,脚下一滑摔倒了。好在冬天穿的衣服厚,他虽然被摔得很疼,但是没有受伤。若是父母在场,他一定会撒娇般大哭起来,等父母哄他时趁机要些好处,但是今天他只是咬着牙默默地站起来,拍拍衣服的土,一瘸一拐地继续跑。

    宠物店离他的家并不远,穿过十字路口,从小道里斜插过去,大概步行十几分钟到了,若是跑着的话,可能也十分钟。

    一路跑进小区,他看到自家新买的合资轿车停在楼下——不出意外,父亲和母亲都已经到家了。出来遛弯的老爷爷老奶奶看到小亦乐都厌恶地皱起了眉头,谁都知道这小子顽劣不堪,连狗都嫌弃他。

    小亦乐喘息着爬家住的五楼,掏出钥匙开门,由于又累又紧张,捅了两下都没捅进锁眼儿,直到第三次才顺利打开门。

    他连钥匙都没来得及拔,把书包往地一扔,直接跑进去。

    屋里静得吓人。

    “我……我回来了!”他大声说道,生怕自己回来晚了。

    “回来了?赶紧去洗手,吃饭还要等一会儿。”母亲谷乐系着围裙从厨房里探出头。

    “我爸呢?”亦乐看了看客厅里,没有父亲田亦的身影。

    谷乐冲书房的方向努努嘴,没好气地说:“一回来扎进书房了,把活儿都推给我干!凭什么?大家同样的班,我挣得不他少,凭什么家务活全是由我来做?谁不想一回家坐下来看电视啊……”

    她胸有怨气,说话的声音自然有些大,而且她本来是想让田亦听见,借此表达自己的不满。

    小亦乐急得直挥胳膊,“妈!妈!别说了!我爸工作很辛苦……”

    “不,今天我还偏要说了!”谷乐一听更来气了,把围裙一扔,叉着腰说道:“他工作辛苦,我还辛苦呢!是不是他平时都这么跟你说的?说你妈那里的工作特轻松?”

    “不是这样的……”小亦乐急得都冒汗了,他后悔没有向那只黑白小猫多问几句,现在根本不知道怎么插话。

    恰巧在这时,书房的门被拉开了,隐约听到声音的田亦沉着脸走出来,带着怒气说道:“你说什么呢?”

    “我说——”谷乐向来吃软不吃硬,田亦给她甩脸色,她不会忍气吞声,当下把眼睛一瞪要发脾气。

    小亦乐紧闭着眼睛,用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大声喊道:“我有事要跟你们说!”

    他这突然的一嗓子反倒把父母吓了一跳,刚腾起的怒气被吹到了九霄云外,他们愕然对视,都想从对方的眼睛探询出原因来。

    小亦乐喊了出来,胸口郁结的焦虑和苦闷都随着这一嗓子发泄掉了。他的胸膛一起一伏,每呼吸一次,勇气仿佛增加了一分。

    他对黑白小猫的最后一丝怀疑也烟消云散——它是对的,父母确实会吵起来,如果依照他平时独自回家路的磨叽,等他到家为时已晚。

    “亦乐,你想说什么?”田亦最先回过神来,声调变得较为正常。

    谷乐没有说话,却也关切地看着他。

    事到如今,再想后悔也来不及了,即使小亦乐这个熊孩子也知道,如果他现在说没事,是逗你们玩的,他们的怒气恐怕会变本加厉地爆发出来,像黑白小猫说的那样,翻出一些陈年旧账,如孩子的教育问题……

    他低着头走过去,拉起父亲的袖子,把父亲牵到沙发坐下,然后又把母亲拉过来坐在父亲对面。

    “稍等一下。”他走进厨房,从茶叶罐里胡乱抓了一把茶叶放入父亲常用的茶杯里,用开水沏茶,端回客厅,摆放在父亲面前的茶几。

    “您今天工作辛苦了。”他笔直地站着,对父亲鞠躬说道。

    田亦今天的心情确实很糟糕,他在工作遇到了很不顺心的事,他本以为十拿九稳的部门经理位置被别人抢走了。他一时冲动,回到家把自己关进了书房写辞职信,却又听到谷乐在客厅里絮絮叨叨个没完——怒气和怨气一下子冲到了脑门!

    他走出书房是要跟谷乐吵架的,他已经憋不住了,必须要找个目标发泄一下,无论什么都行,而老婆显然是最佳的目标。

    然而,小亦乐的表现却让他的脑子一下子变得很空,已经积成疙瘩的怒气与怨气像冰霜遇到烈阳般消融,融化成暖流涌进他的心窝里。

    这是儿子第一次为他沏茶,第一次向他表示问候,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儿子长大了,懂事了!相下之,工作是否能升职又算得了什么呢?这次不行,下次不是依然有机会吗?

    另一方面,谷乐虽然同样也很高兴,但她的心却隐约有些刺痛,连儿子都认为父亲的工作要更辛苦一些吗?难道她平时为家庭付出的一切都被无视了?

    小亦乐又走到她面前,鞠躬说道:“妈,对不起。”

    “对不起……为什么对不起?你又调皮了?是不是老师又让请家长?”谷乐的急脾气又来了。秋的时候悄悄塞给老师送了500块钱的购物卡被退了回来,她本来觉得心里没底儿,这孩子还净给老师添麻烦!

    正在品味幸福的田亦对她的态度很不满,沉声说:“你急什么?先让孩子把话说完。”

    谷乐瞪了他一眼,暂时把脾气压住了。

    田亦把小亦乐也拉到他旁边坐下,柔声说道:“亦乐,别害怕,有什么事说出来。”

    得到父亲的鼓励,小亦乐更增添了一些勇气。他摇摇头,“老师没让请家长,不过我有些事要跟你们说,一些你们不知道的事。”

    “你说吧,爸爸妈妈都听着,不会打断你。”田亦把手搭在他的肩膀。

    小亦乐把头垂得很低,潜藏已久的情感和话语如同开闸的洪水般涌出,虽然由于激动而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但大体还是能听明白的。他讲了很多事,包括他调皮捣蛋而没有被发现的事,包括他在学校欺负同学而同学却敢怒不敢言的事……

    最后讲到了那天傍晚发生的事。他坦承了自己的想法,当时他认为母亲不关心自己,打算跑过马路藏起来以惩罚母亲,让她焦急,让她服软,等她急得不行时再出来,为自己争取一些好处——他是这么打算的,结果却被宠物店的店长给拦住了,然后他灵机一动,借着污蔑那个男人不怀好意,同样再次博得了母亲的关心。

    谷乐和田亦听得直皱眉头,他们平时的工作忙,但自认为对孩子的教育还是很到位的。有时候他们听同事讲述一些熊孩子的事迹还嗤之以鼻,没想到自家的熊孩子谁都更熊!特别是听到最后一件事的时候,他们惊得后怕不已。

    “让你过马路时要等绿灯,要走人行横道,千万不要跑,你这孩子怎么是不听啊!”谷乐急得都喊起来。

    田亦打断她,“先别说这个。”

    他转头问小亦乐,“亦乐,这是真的?具体是哪天的事?”

    由于一下子涌入了太多冲击性的事情,谷乐有些头疼,她扶着额头讲道:“我跟你说过啊,你看你这记性,是不是都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

    田亦现在没心情跟她争论这些细枝末节,再次询问小亦乐,“好好想想,这是哪天的事?”

    “是我妈的手机屏幕摔裂的那天,第二天她买了台新手机,然后你们商量着买车……”小亦乐低声回答。

    田亦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回事,当时谷乐讲述的是有男人陌生半路拦住小亦乐,她以担心步行下学有危险为理由,执意把买车提了日程。田亦当时觉得有道理,虽然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太宽裕,但还是同意了。他万万没想到故事的真实版本并非如此,若不是那个男人及时拦住小亦乐,以小亦乐平时所表现出来的莽撞,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我真是没法说你了……”他对谷乐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不把事情搞清楚胡乱冤枉人,这会让好人寒心的。”

    谷乐明知自己有做错的地方,但嘴还是抵触地说:“换了你在场,你能相信一个陌生人?”

    “至少我不会随便冤枉人……”田亦摇头,当机立断说道:“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不要再提了,现在咱们要想想补救的办法……所有被亦乐欺负过的同学,咱们三个都要一起去登门道歉。至于宠物店老板……赶个周末,咱们一起去一趟吧。”

    谷乐咬着嘴唇,虽说她觉得再次面对宠物店老板很不好意思,却没有提出异议。

    小亦乐窥视着他们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们……不会骂我吗?”

    “我们不会骂你,因为这不是骂你几句能解决得了的。这些事我们也有责任。”田亦拉着他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不过亦乐你知错能改,依然是好孩子,爸爸妈妈很高兴,会陪你一起改正这些错误。以后的日子,一定要像今天一样向我们敞开心扉,好吗?”

    “好!”小亦乐的眼泪夺眶而出。

    谷乐走过来,将父子二人拥入怀。

    ://..///40/4088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