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无意冒犯
    早上,手机闹铃按时响起。

    宋白翻了个身,伸长胳膊摸索着关掉了闹铃,像死鱼一样趴在床上,胳膊无力地垂下,等待十分钟第二次响铃再起。作为一名vlogr,他也算得上是半个数码极客了,而数码极客的通病就是夜猫子,越到晚上越精神,而早上起床就很痛苦了。

    只是第二次闹铃还没来得及响,他垂在床角的手指就蹭到了某种带很多毛的东西。

    他吓了一跳,猛然睁开眼睛,心脏都漏掉了半拍!以往看的各种恐怖片一下子全涌进了脑海,将自己代入恐怖片里的倒霉主角。

    等他带着一身冷汗看清楚眼前的东西,才发现自己的手正好搭在烟花的后背上。

    烟花懒洋洋地蜷缩着身体,睁眼看了看,又不在意地闭上——这家伙赖床的属性倒是和宋白也有些像。

    猫可以赖床,宋白不行,他还要上班养活自己,交房租,并且用不多的余钱购置新数码设备。

    他久违地提前取消了闹铃,按下电脑的开机键,披上衣服走到厨房,咕嘟咕嘟灌了一杯凉水,稍微清醒了过来。回到卧室,烟花依然趴在猫窝里睡。

    烟花似乎比宋白想象的要乖得多,喜欢玩滑板,对满桌子的数码产品没有兴趣,另外也很喜欢猫窝。

    宋白打了个呵欠,抓了抓头,落下不少头皮屑,不过被他无视了。

    电脑已经启动完毕,进入桌面。

    上班之前还有些时间,他习惯性地搬来梯子进入youtube,登录后台的分析工具,观察一下vlog的订阅量。

    “订阅数量2726,嗯……”他回想了一下,“比昨天增加了74个……还不错。”

    岂止是不错,这似乎是他开始玩vlog以来最高的单日增幅记录……不过嘛,订阅数与视频的名字也有些关系,他发现如果视频名字能蹭上热点,那一天的订阅增幅就会较快,所以不能单从这点便断言什么。

    点开最新一期的《over the great wall》,他看到浏览次数目前是357,点“赞”的人数是77个,点“踩”的人数是28个,从比例上来说,无数“赞”还是“踩”都比平时高。

    一般来说,人们看完视频也就算了,马上会被另一个视频所吸引,除非是特别喜欢或者特别讨厌,才会去点“赞”或者“踩”。平均十个浏览者里只不到一人会去点“赞”或“踩”,而这段视频“赞”和“踩”的比例已经接近于浏览者总数的1/3,这是个异常高的比例。

    宋白看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距离上传完成只用了12个小时,平时他新发布的vlog视频24小时的浏览量也就是两三百次左右。

    他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将页面往下面,看到了观众的留言。

    最顶上的一条留言是:“哇哦!帅呆了!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吧?谁能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

    这条留言底下有5个回复:

    1,“醒醒!”

    2,“显然是假的。”

    3,“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能随身带着。”

    4,“我觉得是真的,它们跳舞的过程很连贯,看不出有剪辑的痕迹。”

    针对第4条回复,又有人半开玩笑般回复:“是呀,我看porn时也觉得很连贯,看不出剪辑的痕迹,曾经因为自己没有那些猛男们持久而深深地沮丧。”

    宋白会心地一笑,作为男人,他秒懂了这条机智的回复。

    他将视线下移,继续浏览其他的留言。

    第二条留言:“无意冒犯,但是从视频上看,拍摄者和所在地都是在中国,这令我对它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

    留言底下有两个回复:

    1,“哥们儿,你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2,“无意冒犯,但你知道我讨厌的词是什么?‘无意冒犯’!”

    宋白的好心情顿时跌落到谷底。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视线投向窗外,平复一下呼吸。

    说真的,视频的真实性受到质疑,他并不感到意外,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他也不相信一群小猫能够踩着鼓点跳出整齐划一的舞蹈。

    正常的质疑没关系,他可以接受!事实上youtube上几乎每个大火的视频都会受到真实性方面的质疑。人们会对不是亲眼所见的东西产生怀疑,这很好,没问题。

    然而,质疑的理由竟然仅仅是因为视频拍摄者来自中国,这令他感觉格外愤怒!

    他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曾以为自己对这样充满恶意的留言已经产生了一定的免疫力,然而此时憋闷到吐血的心情提醒他——并没有,他仍然无法做到心如止水。

    那28个“踩”,显然都是出自质疑者之手。

    这条粗鲁而不讲道理的留言也激怒了其他人,第2个回复者针对“无意冒犯”的评论就是看不惯留言者那高高在上的语气,套用了留言者的句式来讽刺留言者。

    宋白也听说过,很多美国中学生都极度讨厌“无意冒犯,但是……”这个句式,因为当你说出“无意冒犯”之后,紧跟的“但是”就表明你马上就要冒犯别人了。这是个自以为礼貌但实际上很不礼貌的句式。

    烟花睁开了眼睛,弓着腰打了个呵欠,跳出了猫窝,小跑着离开房间,直奔放置于厕所内的猫砂盆。宋白还担心要不要教烟花如何使用猫砂盆,看来是多虑了,烟花在宠物店里已经适应了同款猫砂盆和猫砂,省下很多事。

    过了一会儿,宋白通过转移注意,调整了一下心情,再次将目光投注在评论上。

    第三条留言:“有谁是像我一样被封面上的那只小猫吸引过来的?”

    下面有两条回复:

    1,“我是。烟色的小猫很可爱,摸镜头的动作也很可爱。”

    2,“我也是,太可爱了!我的心都快融化了!另外你们注意到没有,这只烟色的小猫也在视频中出现了呢,在那群小猫里的第二排第三个。整个视频我反复看了好几遍,第一遍时就被吸引住了,看第二遍和第三遍时我的眼睛始终是盯在这只烟色小猫身上。”

    烟花在猫砂盆里解决完生理问题,颠颠地跑了过来,在他家居服的裤腿上蹭了几下,然后又喵喵叫了两声,抬起头望着他,像是在要早饭吃。

    宋白弯下腰,用手指刮了刮它的小脸,“烟花,你已经有国外的粉丝了啊。”

    烟花听不懂他的话,歪着脑袋不满地瞪着他,仿佛是在说:粉丝是啥?可以吃咩?

    “好吧,好吧,马上给你弄早饭吃。”他笑道。

    宋白又看了一眼时间,平时他还可以继续磨蹭一会儿再弄早饭吃,不过今天他还要给烟花准备一整天的食物,只能提前关闭电脑了。昨天晚上不算,今天是他正式养猫的第一天,万事开头难,他不想把时间搞得太紧张。

    他把昨天晚上的剩米饭,连同一个鸡蛋和一根香肠做成了炒饭,三下五除二地填饱了肚子。吃早饭的时候,烟花一直在蹭着他的腿要吃的。他琢磨了一下自动投喂器的用法,给投喂器里面灌装进猫粮,给饮水盆里换上新鲜的凉白开,跟烟花打了声招呼,让它好好看家别惹祸,这才换衣服出门。

    直到抵达公司时,他的心情仍然没有彻底好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