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老司机不开车
    江千雪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握着鼠标,百无聊赖地浏览着网页。波斯猫雪球趴在她的大腿上安静地打盹。

    她已经在电脑前坐了一个小时,把望海阁的美食旅游版块翻了好几遍,没发现有什么值得一去的新地点。这也是常有的事,毕竟她对直播地点的要求比较高,不愿意随便找个地方滥竽充数,而滨海市又不是什么大城市,新奇有趣的店铺不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键盘下面压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了几行字,是热心网友们提供的建议,其中某几行被记号笔勾掉了,这表示她去踩点过了,达不到她的直播标准。网友们已经急不可耐,强烈要求她随便播点什么,哪怕直播给雪球铲屎也行。

    她松开鼠标,手指纸条上缓缓下移,停在了一家名为“朝物夕拾”的店铺上。这家店铺也是网友提供的,一开始她猜不到这是家卖什么东西的店铺,经过网友提醒后才知道,原来是专门卖二手商品的。不过这家店里的二手商品都是很罕见的东西,甚至有些是绝版货,因此价格不菲。

    讲道理,这家店铺是仅剩的最佳选择了,小雪明知如此,却始终对要去买二手货提不起劲儿。以前她去旧书店做过直播,但旧书跟旧物终归是不同的。

    不过待着家里也是很无聊,母亲总会唠叨一些有的没的,把耳朵都磨出了茧子,所以小雪跟懒癌斗争了半天,还是决定去逛一趟看看。

    “雪球,你乖乖待在家里,我出门一趟。”她把雪狮子从腿上抱到床上,握起拳头捶了捶有些酥麻的双腿。雪狮子最近体重增加得很快,跟刚买回来时不可同日而语了,有了成年大猫的风采。

    “喵。”雪球向她走了两走,似乎是想跟她一起出去。

    “雪球留在家里吧,你的毛太容易脏,最近那家宠物店又没有开业,没办法给你洗澡,所以先忍忍吧。”小雪亲昵地用额头顶了顶雪球的额头。

    她穿上厚厚的羽绒服,戴上围巾、手套和毛线帽,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再拿上必不可少的手机和钱包,离开了卧室。

    由于早知道父亲不在家,小雪大大方方地穿过客厅,从正在打电话的母亲面前走过。

    “大冷天的,干什么去?”母亲放下电话问道。

    “随便逛逛啊,总待在家里闷死了!”小雪冲母亲挥挥手,“妈你也出去走走吧,跟别家老妈一起跳个广场舞什么的,别总闷在家里。”

    “你倒是教育起我来了?”母亲被气乐了,“以为我跟你一样野?再说大冷天往外跑,多容易感冒啊!我告诉你,你要是感冒了,可别给我喊难受!”

    “放心吧,感冒不了,看我穿得多厚!”小雪拍拍羽绒服,“我走了啊,拜拜!”

    不等母亲再说什么,她就拉开门跑了出去。

    “真是……野丫头!”母亲气得一拍桌子,重又拿起电话,“喂,刚才说到哪了?”

    小雪哼着她自创的无名曲调,一路蹦蹦跳跳地往别墅区的门口方向走。

    这个高档别墅区占地广阔,却格外清静。小区中央的人工湖里飘满枯黄的落叶,被风一吹如麦浪起伏。

    以往的时候,小雪走在小区里,偶尔还能遇到几位出来散步的老人,自打入冬以来,全都躲在屋里猫冬了,即使出门也是乘坐豪车代步。小区里本来就没有几个年轻人,和小雪年龄相当的就更少了,大部分都是如她父亲一样的中年人。至于传说中嚣张跋扈的富二代……也许是存在的,不过她还真没见过。

    淡淡的伤春悲秋之意只是短暂地笼罩了小雪的心头,便被她以天生的乐观和开朗驱散了。她知道只要离开别墅区,进入真正的烟火人间,便不再萧索落寞。

    另外她也不讨厌冬天,因为冬天就意味着她的生日快到了,又能收到好多生日礼物,生日的前后几天父母也不会再念叨什么,可以过几天轻松安逸的舒心日子。如果下雪的话更好,可以在自家门口堆上几排的雪人,像是专用的卫队,一向是她在冬天的保留节目。

    滴滴!

    她正在胡思乱想之际,身后传来清脆的汽车喇叭声,回头一看,是一辆加长奔驰缓缓从后面驶来。反正没什么人,她不自觉地走在了马路中央,此时挡住了这辆奔驰的去路。

    小雪往旁边走了几步,闪开了道路,稍微有些好奇地盯着奔驰车那漆烟如墨的后车窗,想知道里面坐的是哪位邻居——她对这辆车的车牌号很陌生,不记得以前在别墅区里见过。只可惜车窗的私密性很好,任她把眼睛睁得再大,也无法透过车窗看进车内。

    她让开去路,奔驰车却没有驶过,而是在她身边缓缓停下来。

    车窗落下,由于车厢内较暗,她还没看清里面坐着的是谁,就听到嗷的一嗓子,从车窗里探出一只狗头,冲着她吐着舌头挤眉弄眼。

    “哟,这不是饭桶吗?”小雪惊讶地说道。

    她经常遇到金叔叔在小区里遛狗,跟这条名为“饭桶”的哈士奇熟得不能再熟,小区里也仅有这一条哈士奇,无论如何不可能认错。雪球和饭桶非常不对付,见面就打,不过是雪球单方面地追打饭桶……别看饭桶的体型大得大,却是外强中干,格外的怂!

    紧接着,她噗嗤一下,指着饭桶笑出了声,“饭桶,你脖子上戴的那是什么鬼东西呀?”

    她看到饭桶的脖子上套了个奇怪的东西,看上去像是向日葵里钻出了个狗头!哈士奇的长相本来就很二,套上这玩意之后更是二上加二,二的二次方,等于四!

    饭桶把狗头探出车窗四下看了看,没有见到那条可恶的波斯猫,连猫的气味都很淡,它正高兴着呢,却被小雪的一句话戳到了痛处,不由地呜咽一声,用了无生趣的哀怨眼神望着她。

    小雪嘿嘿直乐,越看越有意思,丝毫不顾及饭桶的心情。

    乐了一会儿之后,她哎呀一声,想到既然车里有饭桶,那金叔叔肯定也在啊。

    “里面是金叔叔吗?”她对着昏暗的车内问道。

    一只大手伸出来,把饭桶的狗头往旁边拨了拨,腾出一块儿位置,金二的脑袋也从车窗里挤出来,向她打招呼道:“是小雪啊,我还以为你把金叔叔我忘了呢!”

    一人一狗的脑袋并排看着她,这场景莫名的喜感。

    “金叔叔早上好。”她规规矩矩地向他道早安,不过她的脑子里随即冒出了问号。

    “金叔叔,你今天是要去办正经事了吗?”她好奇地问道。

    金二闻言一愣,“为什么这么问?另外我平时干的难道不是正经事?”

    “因为你没有开车啊,我还是第一次看你坐车出门呢。”小雪抿嘴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第二个问题,因为根本不用回答啊,父亲江天达整天都说金老二不务正业,说他的公司这么下去吃枣药丸,但金叔叔自己显然不担心这个问题。

    “你说这个啊……”金二叹了口气,“说来话长,我就长话短说吧,原因很简单,前几天我久违地浪了一把,结果驾照的分被扣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