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奇缘怡红院
    说来邪门,黄金鼻环落地的刹那,店里的幼猫们就像失去了束缚的枷锁,又像是令它们害怕的某种猛兽消失了,很快重新变得活跃起来,互相推掇着滚作一团。

    王乾和李坤傻傻地站在一边,他们只听到金色猫和斗笠猫互相喵喵叫了几声,斗笠猫就把雕像上的鼻环给扯了下来。

    还不等他们的脑子转过弯来,张子安和小雪一前一后进入店内,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鼻环,已经裂成了两半。

    “呀!”小雪惋惜地惊叫一声。新买的礼物还没放热乎就损坏了,任谁都要心疼,更何况在她看来,金黄色的鼻环是猫神雕像上画龙点晴的一笔。她弯下腰,想捡起鼻环看能不能想办法把它修复。

    她的小手离得还远,就看到一只猫爪子重重地按住了鼻环。她吓了一跳,抬眼望去,菲娜冷冷地瞪视着她。小雪有些怵这只金色猫,她知道它生起气来有多可怕,悻悻地缩回了手,以眼神示意张子安,问他怎么办。

    张子安也愣住了,倒不是因为鼻环,而是菲娜和老茶齐聚于猫神雕像的旁边,神色肃然,显然刚才发生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特别是他注意到鼻环的截断面如刀劈斧锯般整齐,即使拿普通的刀来砍,也砍不出这种效果来——店里唯一能做到这种事的,就是老茶,而老茶一向是谋定而后动,绝不会冲动行事。所以这件事并非如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这是怎么回事?”他直接问王乾和李坤,“我说过要是碰坏了,以后你们就没工资了吧?”

    王乾和李坤差点给跪了,他们齐声喊冤:“真不是我们干的啊!我们把雕像放下时它还好好的!”

    他们倒不是在乎工资,而是若连这样的小事都办砸了,失去师尊的信任可怎么办?

    “那是怎么回事?”张子安追问。当着外人的面,他不方便直接问菲娜和老茶。

    他们两个把刚才的事简单说了说,只是他们的所见所闻,说得毫无头绪。

    张子安略一思忖,发现小雪还着直播,知道这件事暂时不宜深究,便啪地拍了下大腿,“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不仅是王乾李坤和小雪,连菲娜和老茶也好奇地盯着他,看他能得出什么结论。

    张子安指着地上的鼻环说:“三无产品,质量太差!”

    这个理由有些牵强,却也无法反驳,毕竟除了老茶和菲娜之外,没人碰过这个鼻环,不清楚它到底是否结实。

    只有小雪因为自己送的礼物被说成是三无产品而垂头丧气。

    张子安马上又安慰她道:“不过这尊雕像本身还是很好的,少了鼻环更顺眼了,你们不觉得么?”

    王乾和李坤唯张子安马首是瞻,他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听,就算张子安指鹿为马他们也不会提出异议。

    小雪困惑地歪了歪头,“是这样吗?”

    她不懂得什么高深的鉴赏知识,本身又没有特别强烈的主见,被张子安一顿似是而非的忽悠,硬是告诉她这只猫雕像本来就不应该戴鼻环——鼻子上穿环这种事,不符合我们提倡的和谐社会。

    菲娜无语横了他一眼,把鼻环踢到角落里,纵身跃上了猫爬架,雪狮子紧随其后。虽然张子安说的是歪理,但猫神雕像本不该戴鼻环这点还是让他给蒙对了,只有邪神崇拜者供奉的猫神才会戴鼻环。

    直播间里的观众不明白具体情况,七嘴八舌地议论纷纷。

    好歹把这件事暂时蒙混过去,张子安询问小雪:“我这里还没正式开业,你过来是要直播什么?”

    “啊,我都差点忘了,听说店长先生这里有一只会说话的神奇鹦鹉?”小雪的好奇心很快压倒了疑惑,迫不及待地问道。

    “没错。”张子安也想尽快转移话题,对着楼上喊道:“理查德,下来接客!”

    直播间的观众们为之喷饭!

    “我也是醉了,这尼玛是奇缘宠物店还是奇缘怡红院啊!理查德又是哪位清倌人?”

    “喂!妖妖灵吗?我要举报有人涉黄!”

    话音未落,只见一道灰影从二楼扑腾着翅膀飞下来,落在张子安的肩膀上,一双贼溜溜的烟眼珠上下打量着小雪。

    张子安洋洋得意地炫耀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嘎嘎!本大爷就是理查德,谁要翻我的牌子?**大的来!”

    张子安大窘,严肃地训斥道:“你怎么说话呢,当着人家女孩子的面,胡言乱语什么!”

    理查德在众目睽睽之下更加兴奋,顾不上张子安对它的警告,朗声吟诵道:“说鸡不说吧,文明你我他。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此言一出,直播间立马陷入暴风雨前的宁静,紧接着就爆发出排山倒海般的密集弹幕!

    “一点儿不意外!这鹦鹉绝逼是性骚扰店长养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店长!”

    “不对啊,店长好歹只骚扰女生,这鹦鹉似乎是在骚扰男生啊!”

    “阔怕!店长觉醒了不为人知的癖好!小雪暂告安全!”

    “这只基佬鹦鹉666啊!字正腔圆,跟人说话一模一样!”

    小雪害羞地扭过了脸,只将手机镜头对准理查德,她的额头都冒出了细汗,从小到大就没听过这么多花样百出的污言秽语,心说张子安怎么教出了这么一只污鹦鹉。明明很多正常的词语,从鹦鹉的嘴里说出来就变了味儿,特别是那些耳熟能详的古诗,简直是……

    她虽然不想听,却又忍不住不听,总觉得好像新世界的大门在打开一样……

    张子安一看这只破鸟要发疯,只得咳嗽一声,再次转移话题说道:“插播一则广告!最近本店的猫升级了新特技,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

    小雪惊讶地扭回头,待脸上的羞红消失便问道:“咦?店长先生你是说真的?特技还能升级?”

    有时候她母亲邀请别墅区里的其他全职主妇们来家里作客,聊天喝茶打麻将,作为余兴节目,便会让小雪带着雪球来表演走“8”字。这些官太太富太太们都是精神世界空虚寂寞冷的角色,不少人养着猫,而且不止一只,都是些特别名贵的猫。雪球虽然仅是一只挺常见的波斯猫,却在这些阔太太面前大出风头,让她们羡慕不已。

    她母亲私下里跟她说,跟这些阔太太们搞好关系是很重要的,枕边风有时候甚至能决定生意的成败。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雪球只会走“8”字,看得多了未免有些审美疲劳。

    如果能让雪球学会新的特技,那就再好不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