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似是故人来
    小雪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没心没肺,她知道父母都很爱她,无论唠叨还是训斥都是为她好,想让她过上更幸福的生活。尽管她明白,但她并不愿意走上父母为她选定的路——成为一个大家闺秀,然后嫁给个门当户对的富二代,或者白手起家的青年才俊,作为全职太太相夫教子,过着令人羡慕的豪门生活……

    她还没有玩够,她还想体验更多的人生,她还没有看清自己未来的方向,不想糊里糊涂就决定自己的命运,特别是不想被别人决定她的命运。

    小雪有愧于父母,所以她听母亲说跟阔太太们搞好关系对父亲的生意有帮助,便在心里留上了意。此时她听说张子安的猫学会了新特技,顿时惊喜交加。

    有些观众也从奇缘宠物店里买过猫和狗,更多的主流人群则是平时无暇养猫,只能靠图片和视频来吸猫的云养猫人士,他们对会表演特技特技的小猫更感兴趣,毕竟不用掏钱。

    张子安摩拳擦掌,要抓住这个难得的免费广告机会。每一位直播观众都是潜在的顾客,而且其中不乏土豪。

    “店长先生,这次的新特技是什么啊?跟走‘8’字类似的?”小雪代表观众问道,同时她自己也想知道。

    张子安挺胸昂头,以一副很讨打的表情说道:“关于新特技,你们尽管猜,谁猜到算我输!”

    观众纷纷开始猜测,大部分都是猜新的步法,比如绕圈、打滚、握手、鞠躬……虽然也有人猜跳舞的,还有更狂放不羁猜唱歌的,但张子安才不会承认自己输了。

    等大家的猜测告一段落,张子安做了个“请安静”的手势。

    弹幕暂时稀薄下来,无论是位于手机屏幕后面还是电脑显示器后面的观众们,全都聚精会神地望着张子安与幼猫们,想看看他能玩出什么新花样。

    张子安拍了三下巴掌,幼猫们顿时停止了玩耍嬉闹,齐刷刷地扬起头望着他。

    “music!”理查德喊道。

    张子安又拍了一下手,同时启动了音乐播放器,《小苹果》鼓点强烈的伴奏从手机扬声器里流淌而出。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幼猫们迈开小短腿,呆萌呆萌地踩着鼓点翩翩起舞。由于跳舞比走“8”字要难得多,张子安每天都会让它们练习一下,因此它们跳得比宋白在的那天要更加娴熟流畅,抬腿、甩尾、挥爪的动作更加到位、更加整齐划一。

    小雪和观众们已经看呆了,完全被这萌出天际的舞蹈所折服,连心都要融化了!

    音乐声停下的时候,无论直播间里的观众还是小雪,都痴痴地回想着刚才的一幕,迟迟无法回过神来。

    “刚才谁录视频了?50块微信红包求转发视频!”有人最先反应过来。

    “我要死了!快被这些小猫们萌死了!”

    “铜球!”

    “万吨铜球!”

    “我是穷学生啊,收到的人能不能给我转发一份啊?好人一生平安!”

    “蓝瘦香菇……我就今天没录,结果错过无数个亿!”

    “我录了!大家表急,留下邮箱,我来给大家发!免费的,不要钱!”

    刹那间,无数的邮箱地址从屏幕上滑过,各种颜色、各种字体、各种字号,伴随着“好人一生平安”的祝福,看得人眼花缭乱。刚才那个让留邮箱的好心人,看到这场面也要哭了,几百个邮箱,只能一个字母一个数字地输入,又不能批量导入邮箱地址簿,这特么的要发到猴年马月去?

    有人感慨道:“看到这弹幕密度,我还以为姓苍的老师重新下海出片有人发种子呢……”

    另外有些人比较机灵,提醒道:“你们都傻啊?请装逼犯店长重新让幼猫们表演一遍不是更好?大家都可以录下来,不用求别人转发了!顶多大家配合他多装装逼呗!”

    “好主意!反正让他装逼又不会掉块肉!”

    小雪受到观众们的催促,同时她很想再看一遍,便又向张子安提出请求。

    多表演一遍还是两遍的对张子安无所谓,但不能无限制的重复下去,否则就没完没了,于是他装作很不情愿的样子,在小雪的再三央求下,才勉强答应了。

    这次观众们做好了相应的准备,录像的录像,呼朋唤友的呼朋唤友,好多人把同宿舍的舍友或者正在上自习的同学拉过来一同观看。

    明快的节奏再次响起,幼猫们的舞蹈依然如刚才般令人痴迷不已。

    由于有了心理准备,这次观众少了一些震惊,更多的是对于幼猫舞蹈细节的讨论,争论哪个动作是出自哪个偶像组合。群众们纷纷表示眼睛不够用了,觉得哪只猫都很萌,更有人如赵淇般发下宏愿,立志赚大钱,终有一天会把这些猫全买下来……

    观众们的反应完全在张子安的预料之中,他趁热打铁,适时插入广告说道:“本店现在已经推出会员卡,成为会员之后可以有免费升级特技的机会哦,以后还会有更精彩的特技等着大家,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

    “真是悲哀,明知办会员要被诈骗犯店长坑,但还是只能乖乖地去办!”

    “店长,会员多少钱啊?看在小雪的份上,能不能便宜点儿啊?”

    “别做梦了!这鶸店长是出了名的吝啬和铁公鸡,去茶楼喝茶都要坑人家一杯白水……指望他降价,还不如太阳从西方出来……”

    张子安正待回击这些对自己的污蔑,却见门口的自动玻璃门突然向两侧滑开,门外走进一个有些眼熟的中年妇女,张子安发誓肯定见过她,但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小雪一见有别的顾客上门,就自觉地闪到一边,让张子安先应付客人,不能耽误人家做生意。

    “老板,我又来了,还记得我不?”邓洁讪笑着说道。

    她拎着一个没有品牌的帆布包,穿着一件素色的旧款羽绒服配烟色长裤,脸上不施脂粉,从头到脚的衣着打扮都很朴素,是个走在人群百分百会被淹没的普通妇女。

    这个“又”字提醒了张子安,他指着她“啊”了一声,突然想起来了。

    “您以前来过是吧?”他揉捏着太阳穴,仔细回忆道:“我记得是和另一位姓刘的阿姨一起来的?”

    邓洁不好意思地摆手,“我是来过一次,不过是自己来的,和那位大姐只是恰好在店门口碰上。”

    张子安打开了回忆闸门,她的容貌与一段记忆对上了号。

    说起来,邓洁是宠物店的前五名顾客之一,除了小芹菜和赵淇之外,就是她和另一位叫刘文英的中年阿姨了。张子安记得刘文英,因为她是赵淇的邻居,来过店里两次,第一次是跟着赵淇来维权的,第一次就是与这位邓洁一起来的。

    那时张子安只卖出了唯一的一只猫,还是卖给了赵淇,店里的生意处于难以为继的状态,随时可能关门倒闭,每位进店的顾客都给他留下了较深的印象。邓洁当时嫌店里的猫太贵,犹豫很久之后便离开了,说是回家跟老公商量一下再决定,此后就再也没出现过。

    回家商量一下——这句话也算是很常见的借口,张子安也用过,一般是要买比较贵重的物品时,架不住营业员的热情推销,便用这个借口来脱身。因此当他听到这句话之后,就知道邓洁九成九不会再来了,算是一笔没有做成的生意。虽然惋惜,却也无可奈何,他不想靠降价来吸引顾客,从此邓洁的样貌就在他的脑海中淡忘了,直到今天才重新想起。

    那么,她为什么又来了呢?

    从初秋到初冬,漫长的两个来月时间,难道她终于跟老公商量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